首页>文化>云海
秋天是一首谁都能唱得来的歌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10月28日08:20

  邓荣河

  立冬之前,秋韵不凡。

  秋天是首歌,一首大气的歌。立秋是舒缓的前奏,不紧不慢,南疆北国相继进入角色;秋分是高潮,长城内外,黄河两岸,到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寒露是结束,在秋风瑟瑟中,沐浴着清凉的露水,悄悄做结。

  秋天是首歌,元曲一般散漫,宋词一样婉约。绵绵的秋雨,说来就来了。淅淅、沥沥、斜斜的秋风里,飘着些合辙押韵的长短句;点点、滴滴、茫茫的天地间,荡着些不紧不慢的情绪。小小的花伞,无力撑圆天净沙里的秋思;娇俏的水花,载不动柳永的叹息。秋雨如烟,飘渺着徐再思的惆怅;秋雨似雾,迷蒙着清平乐的村居。

  秋天是首歌,一首热闹非凡的欢歌。不远处的田间,遍野的地瓜秧缠绕着,热热闹闹地交流着。当然,话题只有一个:该以怎样的方式,让每一寸土地都忘却饥饿。性急的早已耐不住寂寞,肥沃的黄土被撕裂开一道道纹沟。然而一切还急不得,地瓜的收获要等到下了秋霜以后,它们只能在地下继续叽里咕噜地等待着。齐整的玉米,简直就是最靓丽的仪仗队,挺拔着一种骨子里的执着。身为北方人,我没见识过郭小川笔下南方的甘蔗林,但我对北方的青纱帐再熟识不过——那是一种斗志昂扬的绿,那是一种藏龙卧虎的密。一说话就脸红的红高粱,这次终于大方了一次潇洒了一回——肩并着肩,手拉着手,把鲜艳的红旗插遍了原野。

  秋天是首歌,一曲无可奈何的离歌。“秋来吟更苦,半咽半随风”。对于秋的到来,第一个高兴不起来的就是秋蝉,其次就是蚱蜢。秋的到来,意味着秋蝉的歌唱生涯一天天走向结束,谢幕的同时,也为聒噪的一生画上一个小小的句号。田间的蚱蜢更是发慌,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四下猛冲猛撞。对于已经过惯了北方生活的大雁小燕们,这只脚刚拔出金灿灿的喜悦,那只脚就不得不面对背井离乡的告别……

  秋天是首歌,既有美声元素贯穿其中,又不乏民间小调的艺术风格;既可以齐唱合唱,也可以独自引吭高歌。总之一句话,秋天是一首谁都能唱得来的歌。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