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幽幽大运河 从古时流向未来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01月15日09:05

  “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余里地无山。”这是唐代诗人皮日休在《汴河怀古》中描写大运河的诗句。

  往前追溯,大运河的开凿,至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

  三条运河彼此相连,但历史背景各异——第一条是隋代贯通的,以洛阳为中心,北到涿郡(北京),南到余杭(杭州)的隋唐大运河;第二条是在元代裁弯取直的京杭大运河(元明清大运河);第三条是从杭州到宁波的浙东运河。

  现如今,“汇文明活水 促区域协调”的大运河正逐渐成为宣传国家形象、展示中华文明、彰显文化自信的亮丽名片。

大运河 图《华章大历史:唐宋帝国与运河》

  历史的河

  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为了争霸中原,利用长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疏通了古水道,开凿了邗沟。此后,秦、汉、魏、晋和南北朝又陆续施工延伸河道。

  隋朝是大运河形成的最重要阶段。公元605年,隋炀帝下令开通济渠,公元608年又开永济渠,逐步形成以北京和杭州为起始点,以洛阳为中心,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河流的水运大动脉。

  元代以后,随着北京成为国家政治中心,大运河的航运目的地也由洛阳转至北京。元代对大运河水道“裁弯取直”,大大缩短了航运里程,形成了京杭大运河。

  再加上以洛阳为中心的隋唐大运河,从宁波入海的浙东运河。自此,中国大运河全长近3200公里,这是世界上距离最长、规模最大的运河。

  千百年间,伴随大运河的通航,极大促进了中国南北经济的交流和发展,也促进了运河沿岸经济繁荣和城市兴起。

  大运河是隋唐时期的经济命脉,也使洛阳一跃成为国际性的大都市。大运河开通后,洛阳担负着南粮北运的任务,同时也成为南北贸易的重要商道。每天到洛阳运粮的漕船、运送货物的商船、送乘客的船只,可谓“舳舻相继”,以至于经常堵塞河道,政府不得不专门设置“都水监”进行管理。

  扬州与大运河有着天然的缘分。这里因运河而生,也因运河而兴、因运河而盛。唐朝期间,漕运开始兴旺发达,作为大运河上首座运转枢纽,扬州更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千古名句流传下来。作为当时中国最繁华的商业城市、东南第一大都会,当时俗语“扬一益二”,描述的就是扬州繁华的情景。

  杭州作为大运河的终点,也由一山中小郡逐渐发展成为船舶云集、商贾辐辏的水陆扼要之区和东南物资集散地。

  现代的河

  滔滔奔涌数千公里,大运河几经荣衰,曾经繁忙也有过沉寂,却始终生生不息。它与横亘东西的万里长城一撇一捺、一刚一柔,形成一个大大的“人”字,成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和生生不息的文化象征。

  2500多年来,大运河在维护国家统一、繁荣社会经济、推动民族融合、促进文化交流、兴盛沿线城市等方面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然而,时至近代,随着现代交通的发达和漕运的停止,大运河的航运功能逐渐衰退,昔日的辉煌与荣光,也无声湮没在历史尘埃里。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大运河建设,指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

  2014年6月,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

  大运河所承载的厚重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大运河沟通融汇了京津、燕赵、齐鲁、中原、淮扬、吴越等地域文化,孕育滋生了水利文化、漕运文化等文化形态,沿线物质文化遗产超过1200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450余项,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高度富集的地区。

  未来,通过文化产业等形式,大运河将持续为人们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

  在推进区域协同发展的当下,建设大运河文化带还成为探索区域协同创新合作、推动区域间平衡发展的重要路径。大运河纵跨8省(直辖市)及34个地级市和150余个区县,统筹协调难度极大。按照“河为线,城为珠,线串珠,珠带面”的思路,近年来,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工作不断强化,并深入推进河道水系治理、持续加强生态环境修复,通过以文化为引领、优化顶层设计、创建跨区域协作平台和常态化协作机制,串珠成链,持续打造我国文化产业和旅游业发展的战略脊梁带,将为我国区域协同合作提供示范样板,推动区域间更平衡更充分发展。

  此外,通过进一步发扬大运河生生不息的奋斗进取精神、与时俱进的创新协同精神、海纳百川的融合共生精神和忠义诚信的使命担当精神,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生态良好、航运畅通、文化璀璨……大运河,未来更加可期。

  (作者:王亮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