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吴海村:一个“变”字主导的创富传奇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08日10:55

  吴海村是鲁西南平原腹地的一个小村庄,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从一个年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的偏僻村庄,到年人均收入18000元的小康村;从以传统的粮棉种植为主的农业种植结构,到闻名遐迩的“金针菇之乡”;从“金针菇之乡”,到羊肚菌、榆耳菌等高端食用菌基地;从食用菌种植到菌种培育、技术输出,种植基地遍布周边省市。无疑,吴海村打造了一个创富传奇。

  同周边乡村一样,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吴海村1600多亩耕地每年轮番种植冬小麦、玉米。“没别的,那个年代就是穷,种粮食只能混个肚儿圆。没有多余的钱花,这种状况持续了很多年。”自2001年起任村支部书记的张华良说。

  张华良还记得,那时他家只有3亩多耕地,要养活全家四口人。2008年和2009年,他为了生计,在农闲时还要带着村里年轻人去10公里外的县城做建筑工。他坦言,那时挣钱不多,经济上十分紧张。

  现年39岁的村民吴开廷在2005年结婚时,两口子只有一亩多耕地,家中两位老人需要赡养,当年孩子也出生了。“人多地少,指望着地里那点收入,一家人就要饿肚子。”那段在外面打零工的艰辛,他至今不想提及。

吴海村村民种植的猴头菇。图片由金乡县气象局提供

  56岁的周不修是吴海村食用菌种植的带头人,同时也是金乡县晨雨菌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尽管他属于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但对当年的贫穷仍记忆犹新。初中毕业后,这位菌业公司的董事长因家中贫困交不起200元的学费而失学。一本偶然得到的《农业知识》杂志使他走上了食用菌栽培之路。1979年至1989年,他试种平菇,然后种植10年银耳,种植17年金针菇,再到如今成立菌业公司。谈及为何要做食用菌栽培,周不修说:“一个字‘穷’,穷则思变,总得变啊,要给农民找一个出路。”

  一个“穷”字,让村民苦不堪言,却也坚定了他们“变”的决心。低附加值的粮食作物是不能种了,他们开始改变传统农业种植结构,由以粮为主转变为种植棉花、西瓜、食用菌等经济作物。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把“钱袋子”装满。

  与此同时,周不修的大棚种植金针菇技术已经成熟,并在自家耕地试种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在他的示范带动下,吴海村开始大规模种植金针菇等食用菌,一度达到300亩,产值上千万元。尤其是市场行情最好的2011年和2012年,亩均收入六七万元,吴海村也成了远近闻名的“金针菇之乡”。

  吴海村富起来了,这个1200余人的村子在2001年人均收入尚不足2000元,到2018年全村人均收入达18000元。仅金针菇种植一项,村里一些种植大户年收入就达二三十万元。张华良笑着对笔者说:“我们村是有名的富裕村,50岁以下的男村民没有光棍,小青年们特别好找老婆!”

  投资20余万元新建的文化广场和村道绿化亮化工程,村民宽敞大气的新居,家门口停放的轿车,很多年轻人在县城购买楼房,这无不彰显着吴海村的富足。

  张华良说,早些年,村子治安很不好,打架、斗殴、偷盗的人很多。“穷,又没有挣钱的项目,年轻人整天聚在一起,容易滋事。现在,村里很少发生治安案件。人人都忙着抓生产,挣大钱,没有闲功夫滋事了。”

  贫穷催生了吴海村传统农业结构的调整,而市场利润的多少又催生了食用菌产品的升级换代。

  从平菇、银耳、金针菇等普通食用菌,到如今的羊肚菌、榆耳菌、黑皮鸡枞菌等高端食用菌的栽培,十几年时间,吴海村在最初的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后,又追逐市场的脚步,不断调整,增强抗风险能力,谋求更高、更稳的经济收入。

吴海村村民种植的珍稀菌种榆耳菌。图片由金乡县气象局提供 

  “任何产品都有盈利周期,食用菌也不例外,种植面积跟风式无限制扩张,必将造成供大于求,市场价格下行。”30余年在食用菌市场的摸爬滚打,周不修对其市场规律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

  在他的带领下,十几年间,从种植结构的变化到种植技术的升级、产品种类的微调,吴海村紧跟市场的脚步从未停歇。

  吴开心是村里的食用菌种植大户。今年,他种植了5亩金针菇,保守估计收入大概有20万元。张华良说,“他是村里的食用菌种植能手,懂技术,尽管今年金针菇市场行情不如去年,但他家的收入不比去年差。”

  谈起食用菌种植,吴开心说:“我种植食用菌,非常关注天气,尤其是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中长期天气预测,对未来的天气心里有数,管理起来才靠谱。”

  2009年,吴开心在周不修的帮助下,开始种植金针菇。“我也种植过平菇、银耳,一开始效益都比较好,后来种的人多了,价格也就下降了。金针菇也是这样,种植黄金期已经过了,但我技术过硬,现在还能赚些钱。”吴开心决定,再坚持种植一年金针菇,目前,他已经开始学习新菌种栽培技术。“我现在正在关注黑皮鸡枞菌,随时准备上新的品种。”

  在金乡县晨雨菌业开发有限公司,周不修对笔者说起了自己转型开展羊肚菌、榆耳菌等珍稀菌种种植研发的规划。“吴海村致富源于金针菇种植,但近年来,市场价格下滑严重,而且金针菇基料和后期加工造成环境污染,当前政府对环保要求比较高,是转型的时候了。我们要在变中求生存,求发展。”

  据周不修介绍,目前新鲜的羊肚菌市价每斤约100元,经过脱水加工的菌干市价每斤约1000元,每亩产值十余万元不成问题。同样,原产东北三省的榆耳菌、黑皮鸡枞菌价格较高,目前市场供应紧缺,他很看好这些菌类的种植前景。

  在周不修的菌业公司高标准食用菌种植大棚里,羊肚菌刚刚出菇。“目前,基料配制、种植条件、种植技术已经成熟,我有信心打造江北最大的珍稀菌业基地。”周不修说。

吴海村的羊肚菌大棚。图片由金乡县气象局提供 

  土地为吴海村贡献了财富,也成为限制财富迅速积聚的桎梏。

  吴海村只有可利用耕地1600亩,人均不足1.3亩。其中,适合种植食用菌的耕地仅300亩左右。

  如何突破土地的桎梏,吴海村人第三次面对“变”的需求和挑战。

  周不修对“变”有着执着的追求。“我大半生四起四落,都与食用菌种植有关。”他说,在自己四起四落的人生经历中,重复着一个“变”字,“起”给他带来了巨大财富,“落”使他倾家荡产。对此,周不修的看法是:“人生起起伏伏是正常的。要站起来,必定先蹲下来。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珍稀菌种的培育和管理对温、压、湿、风等气象要素要求特别高,是特别娇贵的物种。周不修要求公司和基地技术人员针对菌类不同生长期的气象要素进行详细记录,同时他准备在基地的大棚内建立温室小气候观测站,实时了解气象数据。他说:“食用菌类是低温作物,喜湿喜阴,气象条件是重要影响因子。食用菌种植户很关注天气趋势预测。”

  近两年来,周不修一直在考虑产业升级和规范化问题。“要建立现代化企业,从单一的种植向输出技术、输出人才转型。只有这样,吴海村才有更光明的出路。”周不修说,在菌业公司,他采取“3+3+3+1”股权模式,参与管理的人员持有30%股份,出资者持有30%股份,负责技术、销售的人员持有30%股份,经理持有10%股份。公司里没有打工者,都是股东。

  “在全国各地建立珍稀菌种基地,天南海北地种植食用菌种,借鸡生蛋,靠技术挣钱!”周不修的理想并不遥远。他坦言,寿光市三元朱村的蔬菜种植发展模式就是他的目标。

  2018年以来,利用菌业公司研发基地,周不修共培养50余名专业技术人才。他的目标是到2020年,培养人才500名,届时,全国珍稀菌类种植基地都有吴海村人的身影。

  目前,周不修的菌业公司已在河南驻马店、清丰,山东鱼台、济宁、菏泽等地建立了珍稀菌种基地,吴海村的专业技术人员驻守在基地,传授技术,真正实现了靠技术挣钱。周不修的微信朋友圈里,上传的大多是各基地食用菌种植的信息。公司目前注册生产鲁菌仙子、金羊肚、周不修、金大亿等4个珍稀菌品牌,行销全国。

  笔者了解到,吴海村所在的化雨镇政府也不断加强引导,给予该村大力支持。去年仅菌种培育生产线,镇政府就投入了80万元。

  谈及未来食用菌产业发展规划,化雨镇人大主席李辉说,要以吴海村为核心,在全镇推广食用菌种植,形成菌种培育、技术输出、大棚建设、产品加工、销售、物流“一条龙”的食用菌产业集群。

  后记:30年来,依靠一个“变”字,吴海村村民打破了人们对于农民思想固化、因循守旧的传统认识。这些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以“致富创富”为内在驱动力,审时度势,择机而变,用自己的独特智慧书写了一个村庄的创富传奇。(孙彦 张慧)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8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