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泉上有个竹泉村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02日09:39

  唐红生

  正月去山东沂南县一个小村的姑妈家拜年,由于路途较远,好几年没有前去探望。这次见面,一家人特别高兴,留我住上几日。下午,表弟说带我到竹泉村转转,我立刻赞同。

  虽然春寒料峭,但毕竟过了雨水节气,风也变得柔和了许多。田野里的冬麦向远方铺展开去,似乎正在搭建一个绿色的舞台,等候一场春之盛会。

  到竹泉村已近黄昏,古村依山傍水,一条小河从村前缓缓流经,走过青石拱桥,即进入村庄。也许是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气氛中,又或是游人已散去,小村呈现一种宁静与祥和,让我的内心也充满平静。

  池塘边柳树歪斜,古拙苍老,沐浴着夕阳,简洁素雅的树倒映在一池碧水中。对岸,隔着枝丫可以看见“竹泉村”三个红红的大字,几处山泉正从石上流下,形成了几帘瀑布,哗啦啦的声响在水面荡漾开去。

  走过“竹泉村”的牌坊,广场一侧是古戏台,一看便知有些年头,红红的灯笼和中国结在风中摇曳,十分喜庆。挂在栏柱上一串串黄灿灿的玉米,洋溢着农家丰收的喜悦。望着飞檐翘角、雕花斗拱的戏台,我追寻古村的历史,竹泉村顾名思义,因村中有一清泉,泉边多竹而得名,据说这里有着四百年的历史,早在明朝时叫泉上庄,清乾隆年间改名为竹泉村。

  青石板小道边,竹林幽深,暮归的鸟儿叽叽喳喳,这多半是麻雀的叫声,不免勾起我儿时在农村老家的记忆,缕缕乡愁涌上心头。小时候,每当夜幕降临,竹林中的鸟儿好不热闹,调皮的我和小伙伴摇晃竹子驱赶它们,玩兴正浓时听到大人们喊着我的名字,催着我们回家吃晚饭。我们悻悻走出竹林,这时,村子里炊烟四起,弥漫着浓浓的烟火气息。

  鸟儿似乎倦了,没了声响,我突感静谧。风过林间,竹叶沙沙作响,竹音袅袅不绝。泉水叮叮咚咚,如春风抚琴,似天籁之音。走在鹅卵石铺接的路上,泉水纵横交错,或在路旁,或在路当中,或潺潺而去,或曲折回旋,充满诗意和灵气。流水在低洼处形成大小不一的池塘,如颗颗珍珠装点着村落。

  辘轳、水车,这些与水有关的器物是断不可少的。摇上几下辘轳,嘎吱声中铁链绳索随之缠绕而升,一桶清澈的甘泉被提了上来,用手指轻轻地撩一撩,感到特别清醇。水车却无需人转动,自顾吱吱呀呀,永不停息,水车不歇,我却可以驻足细细品味古村的神韵,嗅着竹叶的清香、泉水的甘味、泥土的芬芳,感觉无比清新爽朗。

  路两旁的房屋此起彼伏,错落有致。石墙青瓦,或土坯茅屋,因岁月而老旧,古朴浑厚。在竹林的掩映下,一家一户一小院,屋檐下挂着玉米、大蒜、辣椒串,院中摆放着碾子、纺车、耕耙,加之木栅栏、丝瓜架,一切都泛出农家生活的原味。

  泉依山出,竹因泉生,人临泉居。于是,石浸润了,村灵动了,生机和祥瑞充盈了。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灯次第点亮,为小村抹上了迷人的色彩。站在“梅缘”古建筑处,万绿丛中,几株红梅,幽香袭人。此刻,我的心境正如眼前一副楹联所题:“今世有缘梅做伴,他生无悔竹为邻。”仰望夜空,月明星稀,皎洁的月光正倾泻而下,这种清净与明朗让人如何不沉醉。

  依翠斋、听泉斋……一间间民宿透出温馨的灯光,单这名就很吸引人。我突然对表弟说,我们住上一宿吧。表弟说也好,这样可以吃到沂蒙煎饼、芝麻火烧、乡野小菜等乡村风味。而我除了这些,更想静享一回疏竹筛月、竹影摇窗、品茗听泉的山村乐趣,清晨再和鸟儿一起醒来,学学郑板桥“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鱼竿”,那将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2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