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要闻
科学管理重大科技项目知识产权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日期:2021年10月26日10:26

  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刘影 万劲波

  近日,《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印发,明确要求“优化国家科技计划项目的知识产权管理”。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突飞猛进,科技创新成为国际战略博弈的主要战场。中国科技创新正在从跟踪学习型向创新引领型转变,更加强调基础性、原创性和引领性。作为一种法定权利,知识产权既是激励创新的政策工具,又是赢得产业竞争主动权的重要手段。在创新发展全局中,知识产权管理是基础制度,是推进科技创新、促进创新驱动发展、深化国际科技合作的制度保障。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国家财政资助的重大科技项目,体现了国家意志和国家战略需求,形成的知识产权成果特别是技术相关的专利或技术秘密等,代表着最前沿的科技创新产出和国家自主创新能力的最高水平。重大科技项目要坚持问题导向和需求导向,针对不同类型重大项目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新挑战、新需求,健全知识产权管理流程,努力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重大需求牵引的基础研究项目需要加强知识产权前瞻布局。专利权保护发明创造,而基础研究作为科学发现不在专利权保护的客体范围内。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对科技的需求愈发强烈,基础研究参与主体更加多元,投入更加庞大,更强调需求拉动、应用牵引。基础研究需求导向越来越占主导地位,与应用研究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转化周期越来越短,需要与应用研究、技术开发交叉融合、融通发展,相应地,知识产权布局也要前置到源头创新阶段。

  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项目需要高质量的知识产权产出。科技攻关就是要从国家急迫需要和长远需求出发,在人工智能、量子信息、油气勘探开发、高端芯片、基础原材料等重点领域突破瓶颈,将高质量的科技成果转化为高质量的知识产权产出,才能更好地形成先进生产力,切实转化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成为创新竞争的利器。

  创新联合体牵头的重大科技项目要厘清知识产权共有规则和归属问题。组建创新联合体是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产业链创新链深度融合的关键一招。知识产权规则能起到避免各类创新主体“貌合神离”的粘合剂作用。近年来,中国不断健全完善政策法规,力图跨越科技成果转化“死亡之谷”,但在利益分配机制、权利共有规则以及如何提升源头供给质量等关键问题上,仍有待深度破题。

  以战略思维制定知识产权战略规划。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同步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和知识产权战略布局,实现关键核心技术重大突破。在科技项目立项之初,加强知识产权与科研互动协同融合,为科研活动提供知识生产图谱。针对重点领域重大科技研发项目制定发布知识产权管理指南,明确方针原则、重点问题、注意事项和目标效果等。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同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运用。面向重点产业加强知识产权战略布局,在一些传统产业知识产权洼地上努力实现“突围”,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上力争形成知识产权高地。

  以系统思维制定知识产权申请策略。持续跟踪全球技术发展路线,设立技术跟踪挖掘、时间流程管理、申请策略研判、应用场景模拟和保护维权一站式知识产权管理。对标对表国际诉讼和许可谈判要求,力争形成未来能与竞争对手进行诉讼对抗、经得起许可斡旋的高价值专利组合。在专利申请策略上,不是所有的技术都适合专利化,要做到权利化和隐秘化并重。对于具有易被模仿、迭代周期长等特点的技术创新,可以通过形成专利池等知识产权的方式来保护;对于不易模仿、迭代周期快或不适合被公开的技术创新,要通过技术秘密等其他方式保护。

  以经济思维制定知识产权运营策略。引导多元化资金投入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许可活动,吸引企业和投资机构参与科技成果创造及转化过程,稳步加大以科技要素为主的信用贷款、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证券化、保险贷款等金融产品创新力度。发挥专利、软件、算法、品牌、标准、商誉等无形资本在科技成果商业化过程中的作用,促进各类有形资本、无形资本规范健康发展。准确界定科技成果的内涵与外延,统筹提供优越的技术服务和高质量的成果供给,将技术服务、技术委托、技术咨询等列入成果转化范畴,扩大科技成果供给。引导高校科研院所、新型研发机构等各类创新主体转变专利申请初衷,以未来能够转移转化或系统保护为目的选择将技术权利化。在保护好自己知识产权的同时,加强定向转化。

  以全球化思维制定知识产权保护策略。科技领军企业、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国家科研机构、国家实验室是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中坚力量,是知识产权创造的主力军,也是知识产权维权的先锋。对标对表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在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下界定好、维护好合法的正当权益。转变传统知识产权保护和维权思路,不能仅以防守为主,要攻防结合、以攻代防。大学、科研院所、国家实验室要设立申请、管理、保护、运用一体化的知识产权综合管理部门。科技领军企业要积极参与和主导国际标准制定,形成自主可控技术生态。

  以底线思维防范知识产权流失风险。对影响国家安全、公共利益的重要知识产权成果进行调查和评估,针对可能流失的各种风险和场景做出应急预案。一是要防止由于前期专利布局不足或申请质量低等因素而被竞争对手提前反制,例如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我国领先的新兴技术;二是要防止在产业技术标准的制定上被别人抢得先机,如量子通信、数字经济等我国蓬勃发展的新兴产业;三是要在科研活动中防范知识产权侵权风险,避免技术成熟度前期的原创成果流失外溢。

  (原标题:科学管理重大科技项目知识产权)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颜昕)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