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深度
花期预报3年,沿途“风景”如何?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12日17:58

  中国气象报记者 孙楠

  2016年,花期预报作为新生事物首次被人们热议。但彼时,“粗线条”成为它的代名词,尤其是“樱花三月中下旬”“牡丹三月底至四月初”这些关于时间的表述,相比邻国日本精确到天的樱花预报确实有很大差距。

  当时,本报对网友“理解和批判参半”的花期预报进行了报道,认为我国花期预报正在从无到有的探索中,难以精细化的最直接原因是缺乏物候数据,相关指标和模型不够精细。更深的问题在于,专业气象服务面临有限服务能力和无限需求的矛盾。

  3年里,我们持续跟踪花期预报进展。今天,越来越多的气象部门涉足花期预报。

  那么预报精度如何,之前的困境又是否突破了呢?

  物候观测积累做后盾——

  花期预报由“旬”到“天”

  3年前,各地气象部门尝试花期预报,多苦于没有物候观测资料。

  上海植物园高级工程师王玉勤认为,彼时的花期预报更应该叫大致预测,花期预报要积累庞大的物候观察、气象等方面的基础数据,建立模型,结合经验,做出预报。“如果在气候较有规律的情况下,对某种花卉连续观察3年,基本可以找出它开花和天气之间的关系。”

  中国科学院有站网布局相对完整的物候观测,气象部门针对水稻、小麦等经济作物有农业气象观测布局,但观赏类花卉的物候资料较少,散落在民间和研究机构,难以收集。

  3年前,花期预报业务相对成熟的湖北省气象局,正是因为共享了武汉大学“樱花教授”肖翊华从1947年开始观测的樱花开落数据,建立了气象因素与花卉生长期模型,将预报精确到天。

  这些年,各地气象部门通过不同渠道收集数据。如北京市气象局通过项目带动,开展了3年的樱花花期观测;上海市气象局共享了市桃研究所的物候资料;江苏省徐州市气象局收集了丰县一家农场物候爱好者的观测资料。

  有了数据分析,就有了可以量化计算的模型,气象部门针对当地特色花卉,建立了不同时段积温、日照、降水、土壤水分等因素与花卉生长期之间的模型,再综合考虑城市热岛效应、雾霾对光照的影响、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进行订正。

  如此一来,以“旬”为单位的花期预报逐渐精细到以“天”为单位。

  但总体而言,物候资料还是相对缺少,一些地方气象部门还依靠“打电话”核实开花情况。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首席慕建利认为,在现有气象观测业务框架下,没有专门针对观赏类花卉的观测体系,无论是像日本那样设立专门的樱花观察员,还是建立试验基地开展观测,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

  谁为花期预报买单——

  尚待培育的赏花经济市场

  2016年,市民之所以吐槽花期预报粗线条,是因为对标日本。

  日本樱花季意味着巨额经济收益。在不到半个月的花期中,数百万民众聚集在全国各大公园,毫不吝惜地购买大量食品、饮料和野餐用具;商店和市政部门都要依靠准确的开花预报来筹备一年一度的盛事;海外旅游在这段时间也达到价格峰值。

  反观国内,尽管赏花旅游近些年逐渐升温,但无论是规模还是品牌都远不及日本。

  记者采访了多家旅游公司。“每年花季开始前,我们会推一些专题,但日本樱花游无疑还是最吸引人的,因此主要会参考日本樱花前线的服务信息。”“国内赏花线路少有人问津,更多的模式是本地人休闲旅游。”

  开展花期预报服务的气象部门,大多是为了满足当地政府或公园管理部门的需求。

  徐州市气象局服务中心主任张仁祖介绍,从2010年开始,他们就为丰县50万亩梨树进行花期预报。历史资料显示,梨花盛开的最早日期是3月25日,最晚是4月10日,相差半个月,当地政府通过梨花节发展旅游和招商引资,因此每年3月10日之前,便会询问花期。“预报误差不会超过两天。”他说。

  北京市气象局为玉渊潭公园提供公益性樱花花期预报气象服务专报。一天不差的概率达40%,只差一天的高达70%,预报成为公园决策樱花季开始日期的重要依据。

  但在很大程度上,专业气象服务体制机制的限制仍没有解决,一些地方的花期预报变成“习惯性动作”,很难更好地拓展和满足市场需求。

  贵州省气象局气象服务中心首席杜正静坦言,他们做旅游气象服务主要关注恶劣天气的防御,花期预报只能作为附加产品,少有经济效益。

  赏花旅游不成规模,但各赏花旅游点都在探索。贵州毕节的百里杜鹃旅游点有花期预报的需求,但难以支付合理的费用。这也是为何少有气象公司从事花期预报,他们大多认为花期预报的商业模式还不够明朗。

  生态农业新价值——

  探路乡村振兴美丽中国

  赏花经济实际上还有更广泛的内涵。比如,城市里的观赏型樱花、桃花和农村的结果型品种不同,广大农村的樱花、桃花很多都是当地特色产业,是村民收入的来源。

  上海市气象局气候中心农业气象科首席李军认为,花期预报除了可以丰富城市居民的生活外,还能够促进乡村振兴、提高农民收入。根据花期预报,农村可以结合农家乐,开展特色赏花游,农民还可以售卖一些多余的枝条。“为农村经济提质增效。”

  今年3月,上海市气象局气候中心专家赶赴奉贤区青村镇吴房村黄桃产业园及庄行油菜花种植区开展黄桃、油菜花实景小气候观测站建设。吴房村是上海9个乡村振兴示范村之一,“奉贤黄桃”是当地特色农业名片。观测站的建设能为黄桃等花期预报以及整个生长期的农业气象服务提供技术支撑。

  张仁祖同样赞成这一观点。“花期预报不仅当地旅游有需求,农民同样需要,对他们授粉起到参考作用。还能为今后的采摘活动开展一条龙服务。”

  如此看来,尽管我国当前的赏花游不像日本樱花游那样撬动全球旅游市场,但“赏花经济”激活了生态农业新价值,除了给旅游业带来营业额的增长以外,赏花游客也带动了当地餐饮、服务休闲等相关产业,尤其是让很多农民吃上了“旅游饭”,挖掘出我国美丽乡村依山傍水的自然风貌,提升乡村价值。

  随着乡村振兴和美丽中国建设的不断深入,赏花游也会继续深化内涵,培育市场。届时,花期预报或许能产生更大价值。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12日三版 责任编辑:苏杰西)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