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深度
梵净山:一个生态孤岛 如何成为基因“海洋”?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03日16:18

  中国气象报记者杨春竹 通讯员 鲁颖  

  沧海桑田,漫长的14亿年时光,历经地震、火山、冰川、洪水的考验,梵净山横空出世,凭借独特的地质特色、完整的生态系统、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以及千变万化的云雾,成为武陵山脉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也是贵州最独特的地标。在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梵净山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

  山: 崔嵬不减五岳 有山则名

  梵净山位于贵州省东北部铜仁市的江口、印江、松桃三县交界处,是横亘于贵州、重庆、湖南与湖北四省(直辖市)的武陵山脉的最高主峰,最高海拔2572米,方圆567平方公里,气势磅礴,景色秀丽。

  梵净山虽不是贵州最高的山,但却是最有名的一座。它集“黄山之奇、峨眉之秀、华山之险、泰山之雄”于一身,古人因其“崔嵬不减五岳,灵异足播千秋”而称其为“天下众名岳之宗”。

梵净山日出。图片来源: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

  很难想象,14亿年前,梵净山一带还是一片汪洋。然而,岁月流逝、气候变迁,古陆漂移碰撞、火山岩浆迸发,一片火海中,梵净山横空出世。之后,在漫长的地质史中,历经梵净-武陵、雪峰、燕山和喜马拉雅四期比较显著的地质构造运动后,梵净山地区不断被撕裂、挤压……十多亿年积蓄的能量终将大洋底部托起,使其成为高耸的雄伟山峰。

  傲立苍穹的红云金顶、巍然屹立的蘑菇石,佛光、云海、云瀑……古老地质运动形成的特殊地质结构,塑造了梵净山千姿百态、峥嵘奇伟的山岳地貌景观。屹立于老金顶台之上的蘑菇石,上粗下细,在风雨飘摇中历十亿年而不倒,成为山岳景观中少见的平衡石,也被视为梵净山独特的标志。新金顶顶端两峰间的天险仿若一柄金刀,将新金顶从峰顶至山腰劈为两半,唯有一线峡谷援铁链可攀,峡顶上有天生桥相连,险峻至极……

  这样的山,全世界独一无二。

  水:山自成渠水自流 有水则灵

  险峻的大山因为有了水的滋养而多了几分灵气。梵净山山体高大、植被茂密,在气候上有着先天的优越性。梵净山水分小循环系统自成一体,地表土壤里水分饱和,加上东来的湿润空气受山地阻挡后被迫上升,水汽在高空凝结,成云致雨,是一座“绿色水库”。

  这座天然水库犹如装了一个自我调节器,会看天“办事”。雨天,森林植被和土壤吸收大量雨水;晴天,树木的根、茎、叶又像一个个泉眼,源源不断地把土壤中的水分输送到空中。据估算,一棵壮龄阔叶树在夏季通过蒸发大约能向空中释放出200公斤水分,相当于十桶桶装矿泉水;而一亩阔叶林通过蒸发可释放出30万公斤水分,相当于一座县级水库容量。

  树木的贡献是巨大的。梵净山林区上空空气湿度大、气温低,易于成云降雨。据贵州省江口气象局在梵净山小黑弯河的观测记录显示,梵净山年降水量为2600毫米,降雨日在200天以上,比邻近的江口、印江地区多了近1倍。降水量多且地表径流缓慢使梵净山土壤含水量达到饱和状态。全山以30万亩森林植被面积计算,每立方米土壤含水量为400毫升,全山森林植被与地下蓄水约达8000万立方米,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绿色水库”。

  “绿色水库”维持着自然环境的生态平衡,也造就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景象。如果在夏秋多雨季节进入山区,常常可以见到飞瀑高悬、水珠四溅的壮丽奇景,一挂挂银色水帘高悬于青山绿水间,给梵净山平添了几分秀色。

  云雾:滚滚势如翻瀚海 飘飘人似上重霄

  山高雾浓,梵净山的雾也特别浓、特别多,一年365天之中,有200多天云遮雾绕,让人难识其“真面目”。

梵净山浓雾缭绕,入仙境一般。图片来源: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梵净山主峰及其附近常常被空濛散漫的雾,或白、或蓝、或浓、或淡地织成一个混沌的世界。虚虚幻幻、迷迷茫茫,人们的身上和脚下,万物全笼罩着一层薄烟。这时的你,分不清究竟是雾锁住了山还是山锁住了雾。

  到了正午后,雾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多姿多彩的云涛。这些随性的云时而如飞花碎玉般地在空中飞舞,时而汇聚成阵阵波涛倾泻于深渊,时而从天际徐徐荡漾过来吞吐着山山水水。尤其是在春夏之交,地面温度较高,空气对流强烈,空气中含有大量水汽,因而很容易凝结成云,从而形成梵净山的云海奇景:轻薄的淡云、稀薄的残云、艳丽的彩云……时隐时现、时明时暗、时多时少,令人惊叹。到了冬季,由于水汽凝结的位置降低,云层下降,白云常常缭绕在梵净山腰,像是给青山缠上了一条“白玉带”。

  座座峰峦宛如大海中的岛屿,时而隐没在云海之中,时而又露出其青黛容颜。如果你从山下抬头仰望,梵净诸峰在云雾间时隐时现,显得虚无缥缈;而当你站立峰顶往下看时,脚下云海苍茫,千变万化。有时,滚滚的云浪会扑面而来,将你站立的山峰吞没,使你感到飘飘然如身在九重天,产生“转眼风云相合处,平空一步作神仙”的遐想。

  黔金丝猴:中华国宝誉全球

  1902年,英国传教士布列里在梵净山偶然购得一张无头的残缺毛皮。这张毛皮所属的动物他从未见过:肩部有一道亮丽的白毛,背部灰黑,腹部灰白,肢体内侧为金黄色,一条长长的尾巴远远超出身体的长度。对动植物学颇有研究的布列里判定这是一种从未被人类知晓、定名的灵长类哺乳动物。

  这种动物就是黔金丝猴。

图为黔金丝猴。图片来源: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

  据贵州师范大学教授周江介绍,这个第三纪遗留下来的中国特有动物仅分布在梵净山。与我国川金丝猴、滇金丝猴、怒江金丝猴等其他猴类相比,黔金丝猴是数量最少、分布范围最窄、濒危程度最高的一种,号称“世界独生子”。

  周江说,早在80年代初,梵净山就被划为自然保护区,加强对该区的建设和管理可以为黔金丝猴在此生活提供保障。此外,黔金丝猴的人工繁殖已经取得成功,在防止、延缓黔金丝猴灭绝上取得了技术上的突破。

  黔金丝猴体型较大,背部长有细密的青灰色长毛,尾巴很长,似牛尾巴,当地群众形象地称其为“牛尾猴”。

  与其他猴类一样,黔金丝猴过着典型的树栖生活,主要在高大乔木的树冠层活动。它们爬树灵活敏捷,常爬到很高的树梢,站在树杈上向周围瞭望、窥探,或坐在树枝上休息,或采食周围树上的嫩叶。它也有着猴类共同的特长——很强的跳跃能力,两三米的距离一跃而过,如果从高往低跳,可以跳得更远。

  生性机敏是黔金丝猴的一大特点。它们对异常的声响特别敏感,稍有响动就会逃跑。一般情况下跑200-300米就停下来活动,并不会一下跑很远,但遇到强烈刺激时则会跑600-1000米,甚至跑更远一些才停下。

  黔金丝猴喜欢结群,一般情况下不会单独行动,少时几十只、多时可达两百多只成群生活在一起,每一猴群由一只身强力壮、富有经验的雄猴带领。它们常常相互帮助,在逃跑途中从来不会丢下受伤的猴子只顾自己,而是会去救援。

  当然,除了黔金丝猴,在梵净山中还生活着印度假吸血蝠、巢鼠、赤腹松鼠、大卫鼠耳蝠等动物。

  来自远古的植物使者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是梵净山气候的生动写照。由于地处亚热带中心地带,又受东亚季风和山体高差悬殊影响,梵净山在小区域内立体气候非常明显,常常是“山下桃花山上雪”。正是复杂的地形、特殊的立地条件和悬殊的高差造就了梵净山明显的气候差异和相应的立体生态。

  梵净山拥有最重要及显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态栖息地,是地球上同纬度保护最完好、最典型的亚热带山地原生植被地。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第三纪或第四纪的珙桐、梵净山冷杉、梵净报春、 梵净山铠兰等很多珍稀植物。

  作为与恐龙同时代的古老植物,珙桐曾广泛分布于北温带,后来由于地质与气候变迁,珙桐在地球上几乎消失殆尽。1869年,法国神父台维氏在我国四川境内第一次发现珙桐,如获至宝,珙桐随之扬名海外。在梵净山海拔1300米至1400米之间,生长着大量的珙桐。每当春末夏初时,美丽的珙桐花纷纷开放,如一群群白鸽栖息在绿油油的树丛之间,诗情画意溢满山。

  在梵净山,还生长着全球独一无二的水清冈林。水清冈林在全球分布非常稀少,梵净山保护区有三个水清冈属树种,其中两种都是成林的。这些古老植物孓遗群落是我国亚热带原始植物的“本底”,为研究古气候和近代气候变化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3日四版  责任编辑:苏杰西)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