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湖南行
锦绣潇湘中的气象经纬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10月24日09:41

  中国气象报记者 叶奕宏 宛霞 张永 尹婷

  三山环抱,四水交汇,大湖之南,是谓湖南。

  随着飞机缓缓下降,湖南逐渐展露它的风姿:先是绿,绿中又洇出碧色;然后,这份静谧的自然之美倏然流动起来,村舍楼阁,车水马龙,活色生香。仙都与人间,自然之美与烟火之气浑然一体,交织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鲜活长卷,仿佛在以画作答,答一个人类社会发展必须直面的问题——人与环境究竟应该是什么关系?

  对这个问题的探索和追问贯穿了整个湖湘文化史:这里独特的山水地貌,滋养出宜人气候和八百里洞庭“鱼米之乡”,也为洪涝、冰冻等灾害性天气的发生创造了条件;人们盛赞“湖广熟,天下足”的丰饶、“不到潇湘岂有诗”的美丽,但也一次又一次以“发展”为名将这份胜景逼入困境。如今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湖湘儿女正齐心协力为这片土地能够呈现最佳的“人与自然”关系而织就全新图景,其中“气象”被密密织进全局的每一处纹理,看似不起眼,但正是含蓄于山川画图中的湖南答卷。

  它在说,人与自然——

  应该相依相存

  美好生活与美丽湖南互为支撑

  在湖南,这种人与自然相依相存关系的深刻认识最直观地浓缩在洞庭湖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中。

  岳阳市气象局副局长朱浩介绍,洞庭湖是一个过水型湖泊,并不会出现特别严重的污染。尤其是在沿湖重污染企业相继关停,退田还湖、拆围还湖力度不断加大以后,洞庭湖调蓄面积持续扩大,水质也有了明显好转。“现在洞庭湖面临比较显著的问题不是‘毁容’,而是‘过敏’。”朱浩的调侃中不无认真。

  环洞庭湖区独特的气候、地理和自然生态环境,让这里对气候变化尤为敏感,极易受到气候变化不利影响。根据湖南省气候中心的数据,在全球变暖加剧的势头下,环洞庭湖区气温呈现出明显上升的趋势,再加上2003年之后洞庭湖流域年降水量总体偏少,让枯水期延长、枯水位偏低甚至区域性干旱成为常态。

  “湖区在7月上旬雨水集中期结束后,基本上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旱发生。”朱浩清楚地记得,在2009年枯水期,洞庭湖大片湖滩裸露,除了湘江航道里有水以外,其他地方都成了“草原”。

  水位下降,湖滩干涸,湿地失墒,威胁水生动植物的生命,也打断了依靠水生植物为食的越冬候鸟迁徙的步调。

  面对因气候变化及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引发的生态系统自我调节功能失常,气象部门精准预报、及时预警,发挥人工影响天气的独特优势,为“守护好一江碧水”贡献气象力量。

  2018年,又是一个夏秋连旱,6-11月降水持续偏少,山塘水库前期为了安全度汛腾空了部分库容,再加上10月份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上游来水骤减,导致洞庭湖又进入传统的枯水期。但这一次气象部门早有准备,9月6日和11月9日,省人影办在洞庭湖区开展飞机人工增雨作业,有效缓解了东洞庭湖湿地的旱情,改善了湿地生态状况。

  早在2018年6月,当时正值湖南传统的主汛期,岳阳市气象局根据省气象局、洞庭湖气候中心的中长期趋势预测,及当地水库库容和工农业用水状况,已经提前预测到湖区可能面临的严重旱情,并向地方党委、政府汇报。6月26日,岳阳市人影办召开了全市人工影响天气作业培训暨抗旱气象服务动员会,要求市县两级气象部门提前做好人工增雨抗旱的各项准备工作。

  而在2018年3月,岳阳市气象局与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座谈。会上就当前存在的问题和急需解决的问题,制定了相应的解决方案。针对需求,岳阳市气象局在东洞庭湖湿地保护区周边新增作业点9个,并高标准建成了广兴洲人工增雨标准化炮点,新调拨37毫米人工增雨高炮4门、BL-1型火箭炮1门,用于湿地生态修复人工增雨作业。

  现在,当地气象部门正利用岳阳国家气候观象台建设契机,与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等单位开展合作共建,以洞庭湖湿地生态监测与评估技术为科研主攻方向,打造开放研究平台,建立研究型业务,为应对洞庭湖湿地气候变化等提供科技支撑。

  可以说,自湖南擎起污染防治 “利剑”, 高举生活、生产、生态“三生共融”大旗,在绿色崛起的新道路上大步向前时,气象工作者就随时护航左右,守护着这片土地上日趋密切的人与自然关系,稳步成熟,甚至发展出更多的可能。

湖南山水美如画。

  它在说,人与自然——

  必然共融共生,两者终将形成命运共同体

  相依相存之外,人与环境的关系还可以再进一步,那就是,让“生态”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而要做到这一点,攻坚重点在于城市。在这方面,常德先走了一步。

  “别看我们常德只是三四线城市,但生态建设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常德市海绵办副主任李远国满脸骄傲。

  常德位于洞庭湖西、武陵山下,这里地势低平,水系发达,再加上城市建设前期对雨水调蓄缺乏重视,让这座城市常常遭受内涝之苦。在与城市内涝多年的抗争中,常德抢先将经验上升为理念,早在2004年就开始探索“海绵城市”建设。2015年常德正式获批成为国家海绵城市建设首批试点城市之一,2018年通过国家验收。

  说起“海绵城市”,李远国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什么叫‘海绵城市’,就是说城市像海绵一样能‘喝水’,这可不是夸张。”说着,他拧开一瓶矿泉水,随便找了一个路边,“咕嘟”一下往上倒了半瓶。

  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渗,被“喝”得只剩水痕。

  这“喝水”的“海绵”可不仅仅是地面一层透水材料,事实上它包括地上地下一整套材料。李远国打了一个比方,他说,为了治城市的“内涝病”,常德在地面上铺设“人工毛孔”——多孔改性水泥、透水沥青等,在地面下创造“皮下组织层”——过滤蓄留沙层和蓄留砾石,再往下还架设了“人工毛细血管”——雨水管网。“这是一项系统的、复杂的、长期的工程,要有动刀的,有定期清理创面的,有治理血液毒素的……而气象部门就是那位把脉和开方子的医生。”

  第一步,这位海绵城市的“医生”准备了详细“脉案”,为这座城市系统梳理“病情”,并对症下药。2015年“海绵城市”设计工作正式启动:当地气象部门迅速完成了常德市1985年1月至2014年12月近30年的气象资料数字化统编;而后基于这些数据,历时半年完成了暴雨强度公式修订、区域雨水排放环流制度等相关制度编制工作。“尤其是暴雨强度公式,它直接反映降雨规律,能够指导我们科学、合理规划和设计排水、排污、防洪排涝工程,大到工程规模,小到某地径流量具体需要控制在多少以内才算达标。”李远国对气象服务对“海绵城市”建设体现的基础支撑作用十分肯定。

  “医生”还负责密切监控、及时汇报城市的“健康状态”。在“海绵城市”建设中和建设完成后,气象部门与水利、住建、国土等部门搭建信息共享平台,为防涝减灾排水工程、水文化、水旅游、“亲水工程”建设出谋划策。“其中,雨情预警预报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海绵城市’不是万能的,超过一定的排水负荷量,积水是必然的,这时候就需要气象部门及时给天气‘把脉’,告诉我们降水量达到多少,回波是否在易内涝区域,我们才能判断启动什么程度的应急预案。”

  李远国清楚地记得,2018年7月的两场雨,险些给“海绵城市”带来“信任危机”。7月16日的那场雨,小时最大降雨量84.5毫米;而两天后的一场降雨,达到了85毫米,仅次于1973年7月23日的95.5毫米,雨量远远超过与“海绵城市”建设年径流总量控制率要求相对应设计的21毫米。但因为预报及时,应急到位,两场雨“没有阻断交通,没有形成内涝,只在地势低洼的几个地方有较大面积的积水,但6小时内就全排光了”。

  现在,在“海绵城市”的建设成果上,常德要更进一步,建设气候适宜型城市。“如果说建设‘海绵城市’主要针对的是‘水健康’,那么建设气候适宜型城市就是要全方位升级城市的气候免疫系统。”气象部门积极投身其中,参与规划编制、气候适宜型城市绩效考核标准研究,在项目建设中提供具体的气象支持。

  “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感觉特别有干劲!”在穿紫河畔,李远国眺望曾经的黑臭水、如今的绿腰带,只见岸边雨水抽水泵修建得颇具艺术风格,蓝黑相间、造型别致,引得游人争相合影。

海绵城市建设期间,常德市城区207条大小街道已进行了综合提质改造。图为正在演示路面吸水情况。

  它在说,人与自然——

  可以互惠互利,生态文明与经济建设同频共振

  在生态文明建设中,保护生态不等于停止发展、固步自封,而是要努力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绥宁县位于湖南西南部,是全国第一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和生态文明示范工程试点县,也在“乡村振兴”的长跑中成绩亮眼:2016年全县旅游总收入9亿元;2018年全县制种面积达9.4万亩,产值12.6亿元,已助推贫困户839户共3292人脱贫。

  这其中,气象部门贡献了最为关键的“两公里”。

  首先是气象信息到人们手中的“最后一公里”。为了服务信息及时有效地到达农户手里,气象部门赶了个“人机结合”的时髦。

  一方面,气象部门在重要农时季节及重大气象灾害发生前后组织专业的农气技术员深入田间,了解农情。另一方面,绥宁县气象局打通了 “从县到户”的现代化信息渠道网。“(气象部门)把我们制种大户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有什么天气变化,会第一时间发微信通知我们。”制种大户黄费奇对气象信息服务的便捷性赞不绝口。

  现在绥宁县气象局还着手与省气象局联合开发针对杂交水稻制种服务的“种子气象”APP,根据全省长期在杂交水稻制种气象服务工作中收集的气象气候资料形成湖南省杂交水稻制种专用数据库,并在湖南省气象科学研究所与本地专家联盟的指导下将资料与知识本土化,最终服务绥宁本地用户。

  与“最后一公里”同时开跑的还有气象服务到人们心中的“最初一公里”。这靠的是精准预报、贴心服务,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

  为了打响绥宁“生态旅游”的招牌,在重要旅游景区和重大文旅活动中,气象工作者一直守护在侧。“四月八姑娘节” 是绥宁主打的文旅项目,也是县气象局每年的重点服务对象。今年“四月八姑娘节” 有两场“重头戏”,一场是5月11日上午的开幕式,一场是5月12日晚上的音乐节,都是户外大型活动。但绥宁县气象局前期预报11日至12日可能有一次较大的降雨天气过程。这让县委、县政府紧张了起来。

  县气象局局长谢忠福不慌不忙,“我们气象局在活动期间会启动3小时临近预报服务,每三小时在组委会群里更新一次天气情况,这样主办方就能及时布局,随时调整。”

  果然,根据预报,活动进行得十分顺利。“气象预报确实精准,气象工作确实重要。”活动结束后,绥宁县分管旅游的副县长唐艳赞扬。

  而绥宁仅仅只是湖南生态文明与经济发展有机结合的一个切面。湖南正举全省之力,以“旅游”和“农业”为抓手,将全省生态资源转化为可观的绿色生产力:建设“锦绣潇湘”全域旅游基地,启动“一县一特”“国家气候标志”品牌创建,构建环洞庭生态经济带……

  其中气象身影随处可见:联合省文化和旅游厅启动了中国(湖南)气候旅游胜地系列评选活动,组织了新田大米、茅岩莓茶、沅江芦笋、辰溪稻花鱼、绥宁绞股蓝的农产品气候品质类国家气候标志申报工作,与省农业厅联合报送决策服务材料,与生态环境厅开通省级环保-气象专线,初步构建了全媒体气象信息服务传播网络……

  这些工作带来的经济效益相当可观,2018年获评优质农产品气候品质类国家气候标志的邵阳县油茶3年来为茶农增收3000万元以上经济效益,累计帮助4.4万名贫困群众脱贫增收,占全县累计脱贫人口的34.2% 。2019年获评 “夏季避暑旅游目的地”的江华瑶族自治县全县6-8月旅游人次比2018年增长15%,旅游收入增长一亿元;桂东县2019年6-8月旅游接待人数99.72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3.0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4.2%、23.8%。

  湖南气象部门用自己的方式从保障服务、业务科研、信息传播与共享等多个方面为湖南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找到支撑点,在经济发展中融入生态元素,延长经济产业链,在生态建设中增加产品的经济附加值,形成了生态优势与经济优势叠加效应。

2019年8月27日,冷空气到访岳阳,当地气象部门全力抢抓增雨时机。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0月24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