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致敬70年
方齐:披荆斩棘谱新篇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19年12月31日08:27

  方齐出生于1922年,毕业于私立北京辅仁大学理学院数学系,1947年开始从事观测工作。他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预报服务业务的管理工作,后又参与到相关业务发展中,见证了气象事业从基础薄弱到昂首发展的全过程。

1973年底,方齐在全国气象局长会上发言。

  初入气象之门

  1947年3月,方齐考入了中国航空公司北平办事处。经过初步培训,方齐便在西郊机场负责气象测报工作。

  上海解放后,当时在汕头机场从事测报工作的方齐,选择去了昆明。

  1949年10月20日,方齐到中航公司昆明办事处报到,后来义无反顾地参加了两航(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起义。1950年2月20日,解放军进驻昆明,原两航在昆明的办事处被接管,成为军委民航局下属昆明站。方齐又开始了机场的测报工作。

  新中国建立之初,气象专业人员寥寥无几,气象台站网的建立和气象服务工作的开展急需大量气象专业人员。1950年10月16日,为了解决技术干部缺乏和开展工作的需要,军委气象局向军委请示,拟于1950年冬在北京和华东(南京)开办气象观测人员训练班各一期,并在中央气象台成立“预报实习班”,抽调在职技术人员进行短期训练。

  身在昆明的方齐接到培训通知,只身前往北京学习。方齐先坐飞机到重庆,又等了十多天才搭飞机辗转到达北京,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即将参加的是预报员的短期培训。1950年10月21日,预报实习班正式在中央气象台开班。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举办的第一个预报员训练班。参与授课的老师有陶诗言、顾震潮、谢义炳、谢光道、朱和周、张丙辰、顾钧禧和冯秀藻等。这些老师多是当年中央气象台和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建立的联合天气分析预报中心(简称联心)的专家,他们亲自实践,和学员们一起值班、讨论并给予指导。

  结业后的方齐由军委气象局派到东北军区司令部气象处预报科从事天气预报工作,以填补原有人员的短缺,并加强对业务技术工作的领导。

  提升服务能力

  1953年3月,方齐到华东气象处参加预报会议。原本应该迈入春天的江淮大地被一片白色覆盖。当时地上白茫茫一片,本来该返青的小麦全都被冻死了,农民一年的收成也没有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方齐遇到的第一场大范围气象灾害。

  由于当时的预报技术相对落后,尽管顾震潮、谢义炳等权威人士都坐镇中央气象台,潜心研究制作天气预报,但由于历史资料欠缺,中央气象台的预报也会出现失误,造成一定损失。

  也是从这次严重的霜冻灾害开始,方齐和同事逐步认识到,因地形复杂、各地天气气候差异甚大等原因,以天气图为主要工具做出的区域性天气预报难以满足各地农业生产的需要。于是,气象工作者探索出了发布补充预报的路子,成为我国天气预报有效服务农业的一项重大创新。

  另一次“刺痛”来源于“吕泗洋海难”。1959年4月11日,江苏吕泗洋渔场遭受到狂风暴雨袭击。气象部门虽然在事前预报并发出海上大风警报,但预报风力较实况偏小,来自江苏、浙江、福建、辽宁、上海等地的数千条渔船没有或未能及时回港避风。在此次风灾中,死亡渔民1479人,沉没渔船278条,损坏渔船2000多条,渔具损失难以计数。当时大风到了上海已经是傍晚,气象部门虽然已经预报出会有更大级别的风,但是由于通信条件所限,气象预报未能及时发出,导致出现严重事故。

  党中央、国务院对此极其重视。1959年5月8日至10日,中央气象局召开黄海、渤海渔业生产服务座谈会,修订黄海、渤海预报区域划分,改进预报预警信息传播技术,积极主动组建渔业流动气象台,配合渔业生产。

  1959年5月,浙江省人民委员会正式批准建立舟山流动气象台。1959年6月,中央气象局在北京召开海洋水文气象工作座谈会。1960年2月,中央气象局和水产部在北京召开沿海七省一市海洋水产气象安全工作联席会议。

  此后,气象部门把小黄鱼汛作为每年的服务重点,每年由江苏、浙江、福建、上海等省(市)气象局派出气象服务人员,组成流动气象台,跟随东海渔业指挥部开展现场服务。从此,沿海渔业作业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因气象灾害引发的大的事故。

  整顿观测业务

  1972年11月,方齐结束在了江西省气象局“七五”干校的工作,被调回北京,正式恢复工作。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方齐被任命为中央气象局业务处处长,主要负责预报、通信、资料、观测、农业气象等工作。

  在气象事业发展中,对观测员的工作要求最为严格,例如值班规定、定时巡回监测、准时发报等。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基层测报工作受到了冲击。全国很多地方台站观测资料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不按时上报气象观测资料,缺报、漏报现象时有发生,有的甚至丢失原始资料。

  方奇向中央气象局副局长邹竞蒙汇报,准备召开一次全国测报工作研讨会,并希望在这次会议上,搞一次全国基层气象台站百班无错情的测报评比工作,以此来提高大家的责任意识和测报质量及水平。所谓百班无错情,就是指连续一百个测报班都无错情的情况,这在当时,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

  1973年,中央气象局在山西太原召开全国气象测报工作研讨会(又称全国业务处长会议)。会议由来自辽宁省气象局的王殿会代表基层台站,向全国各级气象台站的观测人员发出“百班无错情”的倡议。

  这场评比活动在基层观测员中产生了广泛影响,大家争相提高观测质量,最终带动了整个观测业务水平的上升,并一直延续至今。

  推进气候评价

  新中国成立以后,气象工作最被重视并得到率先发展的是气象预报,对于气候工作的认识仅停留在资料搜集、管理等方面。当时,中央气象台下设资料室,负责历史气候资料的搜集、管理,并不做气候服务。

  随着气象工作的发展,气候评价和气候分析工作的重要性,特别是对于农业生产的作用日益凸显。1983年5月,国家气象局在四川成都召开气候影响评价试点工作座谈会,几个前期做试点的省(市)在会上交流了经验,方齐也出席了此次会议。

  此次会议召开的背景是贯彻落实1983年全国气象局长会议提出的主要任务,尽快打开气候服务工作新局面,并为气候评价工作转入业务试运行做准备。此次座谈会确定开展气候评价和应用气候分析服务工作,指出加强应用气候分析是气候评价工作的必要基础,开展气候评价工作必须进一步加强应用气候分析,提出了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和做好气候评价的建议等。

  事实证明,资料室有必要而且完全有能力提供专题的气候分析服务。把单纯提供资料服务发展和扩大为同时进行专题气候分析服务,这是国民经济各部门的要求,也是气象为国民经济服务的重要内容之一。

1982年,方齐(前排右二)参加台风委员会会议。

  组织天气雷达联防

  进入20世纪80年代,大范围灾害性天气预报质量和时效已有明显提高,但小范围或局地强对流天气导致严重损失的情况屡有发生,越来越引起关注。

  我国在20世纪70年代陆续研制成功卫星云图接收设备和711、713天气雷达,为监测和探索预报局地强对流灾害性天气创造了必要条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及以后制定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等一系列方针政策,也极大地鼓舞和加速了这项工作的进程。

  711天气雷达的布点得到了各地政府的很大支持,发展很快。它在飑线、冰雹、暴雨等局地强对流天气的监测、预报、预警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气象部门逐步总结出以大形势做背景,加强实况监测,采用外推方法,做出预报判断的办法。

  随着各地开始大力建设、使用天气雷达,方齐慢慢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气象台内分工有预报组和雷达组,当预报员需要开雷达的时候,必须通过气象台台长,往往等开了机,天气过程也结束了。另外,有的地方雷达只为当地服务,各地之间没有联动,雷达使用效率很低。

1983年11月4日,方齐在北京中国照相馆拍照。

  当时,在江苏徐州到南京一线接连发生几次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影响范围小,移动速度快,造成损失大,但是雷达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为此,1980年,方齐开始筹划天气雷达联网和监测联防的试点。后来,气象部门选择在苏、浙、皖、沪进行试点,采取天气雷达实行定时与临时开机相结合和组织相邻雷达轮流开机等办法,加强监测和连续跟踪,用小功率短波单边带机作为雷达联防的通信手段,用高频通信建立向气象台站传输雷达信息的通信网,通过传真广播向台站提供雷达回波分析图。

  实践证明,雷达联防网在提高降水和强对流天气的短期、短时预报能力方面起到了明显作用。1983年,华东区域雷达联防组网正式投入业务运行。随后,逐步推广到中南、华南、华北区域,不少省份组织了本省份的雷达联防,开展了强对流灾害性天气的预报服务。

  另一方面,台风预报一直是预报中的难点和重点。为改进台风联防和促进台风科研工作,我国决定参加国际台风业务试验活动,活动从1981年持续到1983年,来自日本、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都参加了这一活动。方齐是中方的代表。

1990年7月16日,在哈尔滨飞机制造厂试飞站,方齐(左四)在运-12飞机前留影。

 

1995年11月16日,方齐(左四)参观江苏省盐城市气象台。

  当时,我国已经在沿海布设了很多雷达站点,我国会把参加试验业务站点的探测资料发送给参加试验的相关国家和地区,供其研究。同时,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探测资料也会发给中方共享。通过开展台风试验,我国进一步提高了台风预报服务水平,也增强了国际间的气象合作。

  从方齐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老一辈气象工作者在气象事业发展历史长河中攻坚克难、开拓创新的奋斗历程,看到老一辈气象工作者为气象现代化建设不懈拼搏的决心和信心。这将激励年轻一代气象工作者为全面推进气象现代化而努力奋斗。

  (图文来源:气象史料挖掘与研究工程 中国气象报记者张格苗整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2月30日4版 责任编辑:颜昕)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