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致敬70年
刘旭: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12月25日13:43

  在风雨如磐中,他勇敢追寻共产主义的“电波”;在百废待兴中,他白手起家组建广东省气象局;在方兴未艾中,他四处奔走“磨来”卫星站建设基地……他的一生,如同一部广东气象史。他就是广东气象事业的奠基者——刘旭。

  海归少年走上气象之路

  1933年,12岁的刘旭随父母由出生地新加坡回到祖国。但他面前的道路并不平坦——父母在一年内双双病重身故,与祖母相依为命。由于家境贫困,他只能到由华侨捐助的免费学校去读书。也是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学校里的党组织。

  小学毕业后,17岁的刘旭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被安排在学校做助教,以此为掩护开展地下交通工作。在工作岗位上,刘旭陆续完成了一系列重要任务,快速成长为一名勇敢、机智、忠诚、负责的地下交通员。

  经历四年的地下交通工作,刘旭领悟到,党的工作必须密切联系群众。出不得任何差错的严谨态度和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成为刘旭一生工作中贯彻的信条。

  1942年,华南组织活动停止,闽粤赣边地区党组织失去了与中央的联系。到了1944年,为了恢复与党中央的联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决定组建电台。搭建电台的工作,成就了刘旭与气象事业的缘分。

  电台成立时,包括刘旭在内一共有4个人。刘旭在老报务员的带领下,一边搭建电台,一边努力学习电台技术、密码、符号等知识。

  他们当时最重要的任务是寻找党中央的电台呼叫,恢复中断已久的联系。由于党中央的电台频率时常改动,又有国民党的电台干扰,这项工作很有难度。但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竟然成功接收到党的七大召开的新闻。对于整个韩江纵队而言,这都是鼓舞士气的大好事。

  此后,为了能够尽快上手电台工作,刘旭加紧学习,很快学会了辨听“滴滴嗒嗒”的电台声,掌握了机要密码编译等技能。

  1949年10月24日,汕头解放。刘旭因为精通电台被调回梅州军分区,担任通信科副科长兼电台台长。三年后,他接到任务在梅州建立气象台站。

  从此,刘旭便开启了他一生的气象生涯。

  为广东气象事业奠基

  1952年,广东武装工作部成立气象科,负责领导广东省的气象工作,为志愿军的军事活动提供服务。刘旭被任命为广东武装工作部气象科科长兼广州海洋气象台台长,负责组建气象科,成立气象领导机构,组织领导广东省气象工作。

  组建气象科完全是白手起家。凑来凑去,刘旭手中可用的只有12个人、两座气象台、3个测候所。

  建设气象科,首先要有一块合适的土地。农民的稻田不能征用,郊区的荒野距离太远供电不便。刘旭想来想去,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此时,中共中央华南分局警卫连的操场因准备用来建房而空了出来。刘旭立即向华南分局请示,能否将警卫连的操场作为气象科的建设用地。华南分局批准了这一申请。

1954年,广东武装工作部气象科第三次全省气象工作会议留念。第二排左起第三位为刘旭。  

  选址的问题解决了,但建房的资金却不足。刘旭找人搭建了三栋草房子——主体是木头架子,房顶用稻草盖着——一栋是办公室,一栋是宿舍,一栋是厨房。这就是如今广东省气象局的前身。广东气象事业就在这样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了。

  1953年,我国开始第一个五年计划,气象服务对经济建设的意义凸显,气象部门由军队建制转为地方建制。当时,气象职工普遍对于转制地方的做法不是很理解,很多人都不愿意转制到地方,不愿意脱下军装、脱离军队。

  刘旭是一名军人,更是气象科的科长。虽然不舍得身上的军装,但是他想到,如果自己都不支持转制,那全省的气象工作怎么开展得下去?身为老革命的刘旭时刻把党和国家、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坚决服从党的安排,努力做好广东省气象建制改革工作。他慢慢做工作、做动员,终于顺利完成了建制改革。

广东武装工作部气象科成立之初建立的草房子办公区及观测场。 

广东武装工作部气象科拆掉后,建起的砖木结构办公楼。 

   

  1955年1月31日,刘旭被任命为广东省气象局副局长。很快,广东省气象局组织架构和领导班子建立起来,广东省气象工作步入正轨。

  组建站网 推动气象专业化

  1958年2月,国务院指出:“今后气象工作的建设重点应放在农业气象方面。”气象工作为了适应为农业服务的需要,提出以三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建成“专专(即专区)有台、县县有站、社社有哨、队队有组”的气象服务网。

  在建设全省气象站网、发展县气象站补充预报的过程中,刘旭遇到了不少问题。首先是在推广县站补充预报工作过程中,有些县站的人员不太愿意配合。开展补充预报工作需要一天发布8次观测数据,工作任务重,专业人员缺乏。为了能开展这项业务,很多县站纷纷向省局提出增加人员的申请。其次,省气象台对县站预报的监督指导工作遇到了挑战。为此,省气象局对省气象台提出“大中小结合、长中短结合”的预报方针。

  “大”就是指全省、“中”指专区(市)、“小”指县。省台负责做全省的预报,市台在省台预报的基础上,研究本区域范围内的天气,县站则在收听市台预报的基础上,再根据群众看天的经验,制作出本县的补充预报。“中长短结合”则指长期、中期、短期天气预报相结合。

  1958年底,广东基本建成了全省气象台、站、哨网络,并在此基础上开展了县站补充预报业务,极大地提高了天气预报的准确性。科学预测加上经验总结,这是中国气象界的一个创举。县站开展预报工作是广东省气象事业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奠定了广东气象服务工作基础,为本省农业生产提供了重要的帮助和保障。

  服务生产 打开工作新局面

  在20世纪50年代的广东,气象服务是一个新鲜的概念。人们不知何为气象服务,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服务。以渔民为例,他们住在渔船上,出海不看气象而是拜娘娘、求菩萨保佑。气象服务工作的开展,亟待在社会上宣传。

  刘旭提出要大力向群众宣传气象工作。1955年,广东省气象工作提出“预报下乡”的口号,一是让气象工作者深入田间地头,深入农业生产过程,熟悉广东省的主导农业、特色农业;二是让农民、渔民了解气象对生产的作用。

  “预报下乡”的试点推行并不是盲目的,而是有针对性的,重点就是农业气象灾害预报服务。通过大力宣传天气预报在这方面的作用,农民们逐渐了解到气象预报服务的重要性。

  1956年,天气预报通过大众媒体传播,引起了各级党委和广大群众的关注,成为了人民群众每日必听必看的项目之一。

  过去渔民出海生命都没有保障,渔民中盛传“出海是鬼,返港是人”的说法。有了气象广播后,渔民纷纷买收音机收听广播,由原来菩萨的信众变成了气象台的听众。

  广东省地处热带、副热带地区,是中国光、热和水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但天气和气候灾害种类也较多,经常给农业生产带来巨大损失。

  1958年4月,当时的中央气象局提出“以服务为纲,以农业生产服务为重点”的气象工作方针。广东省气象局随之确立以灾害性天气服务为重点,围绕生产建设全过程,趋利避害开展全面服务工作的方针。1958年下半年,吉林省因严重干旱首次进行飞机人工降水实验,取得一定效果。1958年11月,刘旭率领人员在广州市郊首次用高炮输送干冰进行人工降水试验,这是中国最早的人工降水试验之一,从此开启了广东省人工降水的历史。

  1960年,广东出现春旱,在前期人工降水试验的基础上,广东省气象局组织开展了人工增雨作业,对缓解当地旱情起到了很好的作用。1977年的抗旱救灾,在广东省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下,气象部门开展了规模空前的人工增雨活动,增雨效果显著,大幅减轻了农业经济损失。

  遇挫折失声十年终康复

  1968年,刘旭调动到广东省农业委员会办公室,担任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农林水办公室生产组副组长。不久之后,刘旭再次调任,负责筹建中南地震大队。

  1972年夏天,刘旭到新丰江的地震台蹲点监测调研,与3个队的同事一同工作约两个月。其间,刘旭患上了重感冒,发高烧到39℃,连续好几天降不下来。新丰江位置偏僻,地震台也没有很好的医疗条件,当地医生建议刘旭回广州医治,刘旭却一直坚守岗位。10天以后,监测任务完成了,刘旭的健康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从新丰江地震台回到广州,刘旭就不能发声了。医生初诊为“声带水肿发炎,声带肥大闭合不全”。

  刘旭下决心抓紧治疗,吃中药、吃西药,同时采取针灸治疗,渐渐有了效果。他发现经过针灸治疗,能在拔针后不久正常发声2小时左右。因此每当刘旭有重要会议要讲话时,他就先去针灸,针灸后再去会场。1974年,刘旭调回广东省气象局工作。当年9月,从化气象学校开学,刘旭做完针灸,抓紧时间往开学典礼会场赶,做动员报告大约1小时。刚好报告做完了,声音也消失了,于是又回到医院治疗。医院的同志开玩笑说,刘旭的“发音机”又没电了,该换电池了。

  此时,经过进一步的检查,刘旭被确诊为声带功能受损导致的“功能性失音”。刘旭意识到,功能性的疾病要恢复是很困难的,治疗的时间肯定很漫长,于是渐渐转变了自己求医心切的心态。同时他也感到,自己靠药物治疗,身体越来越虚弱。刘旭认为,只有增强体质才能应对各种挑战。于是除了每三个月的例行检查,他逐渐减少了治疗次数,将重心转移到工作上来。

  失音后,即便无法开口讲话,刘旭也依然没有停止工作。他在工作中随时随地带着小本子,开会发言、指导工作、做报告等,他经常写好内容让秘书代讲。有时候刘旭急着想要表达观点,就边写边让秘书念。数年来,他一直用这种方法“说话”。

  从1974年开始,刘旭每天坚持晨练,早上五六点钟从家里出发,跑五公里,结束后按时上班。功夫不负有心人,1984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刘旭突然感到声带发音略有加大,从此慢慢地竟恢复了正常发音。

  “始之足行,形成习惯,适量运动,坚持下去必有好处,乐观坦然,克疾制胜”,这是刘旭对自己战胜顽疾整个过程的总结。

  为新时期发展再出力

  1978年,国务院批准并开始筹建我国极轨卫星资料接收处理系统,并且确定成立中央气象局卫星气象中心。很快,广东省气象局接到建设卫星地面站的通知。

  为了选择到合适的地点,刘旭一路从南海找到了番禺,从番禺找到了花都,找遍了广州市的郊区,都没有合适的。他不甘心,又把广州郊区重新找了一遍,最后发现石牌这个地方比较符合要求。

  这块地原本属于华南农学院(今华南农业大学)的学生实习留用地,对方不同意将这块地给气象局建卫星地面站。刘旭四处奔走请求,用干涸喑哑的嗓子、迅疾挥舞的笔尖和真挚渴盼的眼神与省农业办公室、农学院一遍一遍地沟通协商。终于,省委、省政府从全国卫星事业、全省气象事业发展的角度出发,批准了刘旭选定石牌地区建立卫星地面站的申请报告。

  当刘旭拿着省委、省政府的批示去找到农学院时,农学院却提出,因该院属中国农业部直接领导,因此还需要农业部的批准。再次碰壁的刘旭并没有放弃,他又继续向农业部申请,全面陈述建设卫星地面站的重要性、位置的关键性以及协调方案的合理性,最终如愿拿到了批文。

  2006年7月,离休后的刘旭参观广东省气象台。

  1998年7月,刘旭在中国共产党广东省气象局委员会纪念建党七十七周年大会上发言。

  这一次,刘旭一手拿着省委、省政府的批示,一手拿着农业部的批示,再访农学院。农学院最终同意了,但是有一个条件:将来气象局不用这块地了,要还给农学院,而且要写明在文件上。

  就这样,经过了无数次的测量、勘察,又经过了无数次的沟通协商,广州卫星地面站的站址终于落实。后来,刘旭在指导地面站工作时常常讲,要珍惜卫星站现在的地方,不然别人拿出来文件要我们还地,我们就没有协商的余地了。

  时至今日,当初刘旭费尽心力筹到的卫星站用地,在原来的基础上已经扩建成了“珠江三角洲中小尺度气象灾害监测预警中心”,成为广东省气象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成为广东省新时期气象事业发展的基地,成为孕育“世界先进、中国特色、广东风格”气象现代化的沃土。

  1983年,62岁的刘旭完成交接工作正式离休。离休后的刘旭并没有闲下来。筹建学校、关心老区建设、坚持学习、时刻关注党的方针政策,为气象事业贡献着余热。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2月25日4版 责任编辑:颜昕)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