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碧流河,山清水秀,春去秋来,尽显风流,百余年来,大连气象站这个“百年老字号”静观潮起潮落。她从岁月中走出,又在新时代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大连气象站是首批被认定的中国百年气象站之一。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4年(光绪二十年),比大连建市还要早5年,最初是英国侵略者进入大连,出于收集气象数据、进行商业活动的需求而建站。此后多年间,大连市又先后沦落在沙俄、日本列强的统治下,他们陆续在这里建起了气象观测所。今天的大连市气象局所在地,曾经是日本侵华时期在南山建立的气象厅所。"> “百年老字号”跨越发展之路

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致敬70年
大连国家基本气象站:
“百年老字号”跨越发展之路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19年09月27日08:45

  2019年6月12日,第18次世界气象大会召开。世界气象组织(WMO)在日内瓦向最新一批获认定的23个百年气象站颁发证书。大连国家基本气象站(简称大连气象站)获此殊荣,成为我国8个百年气象站之一。

  悠悠碧流河,山清水秀,春去秋来,尽显风流,百余年来,大连气象站这个“百年老字号”静观潮起潮落。她从岁月中走出,又在新时代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李倩

    历经战火洗礼的“百年老字号”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沙俄殖民者在大连胜利桥东北方向海边建立测候所。

  大连气象站是首批被认定的中国百年气象站之一。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94年(光绪二十年),比大连建市还要早5年,最初是英国侵略者进入大连,出于收集气象数据、进行商业活动的需求而建站。此后多年间,大连市又先后沦落在沙俄、日本列强的统治下,他们陆续在这里建起了气象观测所。今天的大连市气象局所在地,曾经是日本侵华时期在南山建立的气象厅所。

  1860年2月,英舰4艘轮船侵扰大连湾,并把三山岛以内大连湾海域改称“维多利亚湾”。1863年,英国人赫德担任清政府海关总税务司。1865年1月6日,赫德将建立灯塔纳入海关职权范围。1869年,赫德又要求各地海关建立测候所。根据赫德的要求,1892年,旅顺老铁山灯塔建成。1894年,在同一地点,大连最早的测候所落成。1894年4月至1898年4月这4年间的观测资料,现存于中国气象局档案馆内。这是迄今为止辽东半岛南端见于史料的关于气象台站及其气象资料的最早记录。

  随后,沙俄入侵大连,为巩固和扩大殖民势力,沙俄在进行全面规划、建设城市的同时,对半岛气象亦非常重视。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沙俄殖民者在大连胜利桥东北方向海边建立了测候所。在日本1938年出版的《满洲气象累年报告》中还印有该所的照片。那是一座掩映在绿树丛中的俄式建筑的小楼,小楼的墙上嵌有一个小小的门牌,门牌上的蝇头小字用放大镜方可看清:滨町十四番地二号。

  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为确保军事航线的安全,当时的日本政府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地区进行气象观测并设置相应机构。根据当时战况变化,日本明治天皇连发两道命令,要求日本中央气象台在以上地区设立临时观测所并扩大临时观测所业务范围。1904年8月5日,根据日本文部大臣指令,日军在大连青泥洼设立第六临时观测所。9月7日,日本中央气象台第六临时观测所在当时的露西亚街设立,详细地址为后来的大连日本街区——乃木町二丁目。由于这期间日俄交战正酣,第六临时观测所设备不全。上文提及的沙俄测候所(当时位于日本海军大连湾防备队院内)也被日军征用。

  1905年9月5日,在美国调停下,日俄双方签订了《朴次茅斯条约》,俄国将旅顺大连租借地转手给日本。1906年,日本明治天皇发布《第196号令》,施行关东都督府官制,将各临时观测所及派出机构移交给关东都督府统辖。在此后几年内出版的《满洲气象报告》上,出版者均署名关东都督府观测所,各测站则改称测候所。

  此后,日本统治下的大连测候所几经改制,名称一再变动。值得一提的是1918年建成的大连观测所。这是一幢白色的3层小楼,一直沿用至2003年3月,是现在的大连市气象局7号办公楼前身。它便是为大连气象人所熟知的“南山小白楼”。

伪满洲国时期,中华民国27年(1938年)的关东观测所。

  1941年,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关东观测所及其支所业务相继停止。1945年以后,占领大连的苏联军队也进行过气象观测,直到1950年按中苏双方协议,苏军移交南山气象台,但未移交气象资料。这些资料都被苏军销毁或带走,导致大连气象资料记录一度中断。

  从废墟中复兴:艰辛的开拓路

  经历了日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等战争洗礼,大连满目疮痍。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大连的气象事业也开始迅速恢复和发展。1950年6月1日,新组建的大连气象台正式开展工作,大连气象站随之恢复运行。

  人民气象事业的开拓,也伴随着诸多波折。

20世纪70年代,大连气象工作人员聚集在无线电接收设备前。

  最初,大连气象台本拟使用南山原日伪时期的气象台作为台址。但当时房屋为苏军占用,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利用位于沙河口区兴工街886号原日本神社的房屋作为临时用房。这一台址并不理想,周边多工厂,轨道交通、居民住房密集,视野狭窄,难以保证观测和通信的正常进行。1950年10月,市政府根据气象台的建议,经与苏军协商,决定将苏军占用的南山原日伪时期气象台及一切设备移交大连气象台使用。1952年1月1日,新气象台建成,观测站也随之恢复运行,观测项目包括气压、干湿球温度、风向风速、降水、小型蒸发、云量、云状、能见度、天气现象及浅层地温等。

  南山的条件虽然比沙河口要好,但仍不符合气象观测规范。观测场位于南山的一个小山顶上,周围都是小山、树丛,观测场面积很小,达不到观测记录须具有代表性、准确性和可比较性的规范要求。1957年1月1日,大连气象站观测场迁至大连湾南山靠近海边的地方。经几年观测对比,该处测得的气温、湿度和风等气象要素代表性较差。1969年4月1日,大连湾地面和高空观测又重新迁回原址。

1972年,工作人员刚刚施放完探空气球。右侧为移动式侧风雷达车。

  1950年,年仅19岁的李素勤作为第一批大连气象站地面观测员,参与了新中国成立后大连气象站的位置选择、场地铺设、仪器安装和工作制度制定。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李素勤回忆,对于那个年代,一个“苦”字最能概括。“我们要常到海边挖草皮铺设观测场地、冬天值班时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宿舍里经常有老鼠从身上爬过……”李素勤回忆道。

  1955年,18岁的夏维信从成都气象学校毕业,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由四川一路搭乘火车、汽车,经过几天辗转来到东北。

  “那时候的观测任务十分繁重,人员又少。虽然这样,我们还是每周坚持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虽然工作环境艰苦,但大家自我要求非常严格。”提起当年的事,夏维信记忆深刻,“那时候什么苦都无所畏惧,但还是怕每天抬头望天、低头看山的枯燥单调的生活。1957年观测站搬迁至大连湾观测场时,站址选在海边的一个小山坡上,三面环海,只有一面与陆地相连。那里荒无人烟,导致年轻的观测员们思家心切。观测站饮水难,最初要到山下挑水,为解决气象站吃水问题,我们走遍山上山下,才找到一处合适的水源。”

  自1950年建站以来,大连观测站观测时次多次变更,台站几经搬迁,条件艰苦,但大连气象人克服重重困难,不断探索、改建、调整和完善,逐步形成了适应当时需求的气象业务,还陆续引进了无线电收发机和测风雷达等设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大连气象业务受到严重干扰,但广大气象工作者怀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仍坚持日常业务工作,保证了各类气象信息收集、传递和天气预报的发布。

  突飞猛进的气象现代化

俯瞰大连的多普勒天气雷达,已成为一道亮丽的城市风景。

  斗转星移,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大江南北迎来改革开放大潮。

  大连,是中国改革开放后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是东北亚重要的航运基地,大连气象台更是国家级的海洋气象预报台。生活、工作在大连的气象人,听到了新的时代在召唤。

  从此,深刻的变化发生并延伸。

  1986年2月1日,大连气象站正式在地面观测业务中使用SUPERPC-1500袖珍计算机,计算观测数据,自动编发地面气象电报。到1987年底,又更新为PC-1500袖珍计算机。1988年,大连引进微机制作地面气象记录月报表系统,地面观测正式进入气象现代化起步阶段。

  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713型天气雷达和气象卫星在天气预报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数值预报技术有了新的发展,天气预报准确率不断提高,气象服务领域逐步扩大。2002年12月至2003年9月,仅用12个月时间,大连便建成了新一代多普勒天气雷达。这被当时的中国气象局副局长郑国光誉为“大连速度”。

  多普勒雷达像一颗晶莹的珍珠闪烁在浓绿的山巅,与新建成的综合办公楼相映生辉,成为滨城一道亮丽的风景。横空出世的多普勒雷达,展露出功能强大、灵敏度高、持续性好、故障率小的特点,在当时大连气象探测大舞台上成了“实力派”新星。

  综合探测能力提升的同时,大连气象部门观测技术手段也不断进步。继2002年实现自动气象站观测范围覆盖全市后,2003年,大连市气象局又建成11个地面加密自动气象站,市区空间监测密度达到5千米,为开展精细化天气预报奠定了基础。

  进入21世纪,气象现代化建设突飞猛进,成就斐然。

  时代在进步,生活在变迁。今年84岁的侯延河曾从事台站管理工作。他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赶上了好时候,以前老一辈气象工作者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这座荒凉崎岖的小山头上,是何等的艰辛、何等的执着,荆棘丛生的山路都不知道刮破了多少人的衣裤。

  曾经,大家对气象工作的记忆停留在简单的百叶箱中。如今,取而代之的是气象卫星、多普勒天气雷达、L波段探空雷达、风廓线雷达、车载双偏振天气雷达、激光雷达、地波雷达、GPS/MET水汽遥感探测仪、海上浮标,以及遍布全市城乡的自动气象站组成的海陆空全方位立体气象监测系统。由9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200多个区域自动气象站组成的地面自动气象站观测网,站点平均间隔为7公里,重点区域小于5公里。另外还有卫星雷达遥感监测网、雷电监测网、能见度监测网、农业及生态监测网、大气成分监测网,编织成捕捉天气变化的“天罗地网”。

  “就在2017年,我们顺利完成了10米大型气象浮标的大修工作,进一步完善了海陆空一体化气象观测体系,大连市三套路面状况监测站建设更是填补了大连市路面状况监测的空白。”现任气象装备保障中心主任童建平自豪地说。

  一桩桩、一件件,无数气象工作的前进和改变,铸就大连气象事业的灿烂和辉煌;一点点、一步步,德高望重的前辈和初出茅庐的青年如愚公移山,传承百年台站历史积淀,携手并肩在气象发展的征途中奋斗。

大连市气象局地面观测场。

(来源:《中国气象报》9月3日四版 责任编辑:王敬涛)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