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致敬70年
一份“甲”级报表字码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6月26日08:24

  张廷栋

  我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参加工作,如今已经退休十几年了,可刚工作时的情景却记忆犹新。

  甘肃省华家岭气象站是全国艰苦台站之一,气象要素复杂多变。6月份的一次大夜班,刚参加工作的我观测记录了结冰(蒸发皿里出现冰层),接班员提出了疑问。月底,领导召集全体业务人员开会讨论我的记录,有经验的老同志拿出了自记记录说明降温过程,给我解了围,并且当众表扬了我的认真。因为按他的经验,新同志往往会漏记6月结冰,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在我身上。

  这个事情对我触动很大,让我对每一项观测记录有了敬畏。后来,我干了几十年地面测报工作,业务上这样那样的失误总难免,但自记纸读数却从没出过错。关于自记纸换错的事,同事不时出现,有时候是温度和湿度自记纸换错,有时候是气压与温度、湿度中的一个换错……

  那时,在华家岭气象站,天气好的季节换纸不会出现什么大麻烦,可是一旦遇到刮大风,纸有时会被刮跑;冬天,手指冻得生疼,手会粘到钟筒上扯掉皮……这些难忘的经历,如今都在记忆中。每当有降水换下自记纸时,读出数据和人工、遥测所得值做比较时的快乐,至今难忘。

  还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站领导要求我必须胜任报表的抄录,一天必须练写两页字码,直到省气象局审核报表字码为“甲”才算过关。 为了赢得省局的“甲”,我一有空闲就认真练写字码。两个月后,我独立当班,所抄报表、字码得“甲”让我欣喜异常,因为报表合格,除了没有错之外,抄写的字码整齐又漂亮,报表整洁无污损,而且一页上抄错更改不能超过5个数字,整本报表抄错更改不能超过15个数字。要知道,那时的测报表一页上面有几百几千个数字(字母或文字),整本报表上有几万个数字(字母或文字),抄录的报表一式两份,要在三天内完成。困难可想而知,因此,挑灯夜战,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运气好,一气呵成;运气不好,抄错更改超过5处就要从头再来。

  那段时间,人工发报每个数字的念法有固定发音标准,为流利读出报文,我常常在夕阳下拿着纸条练读……对气象测报工作怀着敬畏心,我每个时次观测读数时,总感觉写到观测本上的云码和现象符号及每个数字都是我的孩子,我常常入神地注视它们。那时候,每个月18号是地面观测员清洁各种仪器的日子,将药棉沾上酒精,轻轻擦拭自记钟笔杆笔尖,像给我的孩子洗脸一样小心。后来,随着气象业务不断发展,手工制作报表成为历史。

  岁月流逝,世事沉浮,生活总让我满怀感恩。现在的我,越来越怀念那些曾真诚帮助过我的老师、朋友和同事,深深地敬佩着解放初期建站的老一代气象人!(作者系甘肃省舟曲县气象局退休职工 本报通讯员魏新功整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6月2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