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湖北行
记者手记:一条大江 也是一方沃土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6月18日10:43

  中国气象报记者 张格苗

  长江流域的暴雨和洪水,是他一辈子研究的课题,他叫郑启松;

  不远千里带麋鹿回家,从此一直与它们相依相伴,他叫李鹏飞;

  身为西北人,却把江汉平原农业做成了毕生事业,他叫朱建强。

  这条奔流的大江,是母亲河,也是干事创业的一方沃土,让不同领域的人才得以成长和闪光。

  见到郑启松的时候,距离他“第二次退休”已经7年了。在那之前,他被湖北省气象台(长江流域气象中心)返聘了12年,实实在在为气象事业工作了50多年。问他在长江边上做天气预报和在其他地方有何不同,“压力更大,自豪感也更强。”他脱口而出,“感觉这辈子没有白活。”在江边出生长大的他,看惯了洪水带给人们的悲喜,所以从做天气预报员的第一天起,他就明白自己的使命:把预报报准,让喜多一些,悲减几分。

  他守着长江流域,研究暴雨和洪水的关系。长江的一次次水患,变成了一次次学习的机会。在一次次历练中,1996年引发长江洪水的那场大暴雨,1998年,那场造成牵动全国长江大洪水的二度梅雨,他都成功预报,荣获一等功。

  在石首长江故道天鹅洲的麋鹿自然保护区里,我们远远看见了成群的麋鹿。李鹏飞小心地在一旁提醒,不要再靠近了。他爱这些麋鹿,像爱自己的孩子。当年,他和同事带着两辆大卡车,从北京麋鹿苑跨越1000公里把64头麋鹿带回石首;砍芦苇、搭拦网,春夏要去湿地割草喂食,冬季自己采购黄豆炼油自制豆粕,为麋鹿配置饲料;因为麋鹿逃出保护区破坏庄稼而向农民道歉……

  1993年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他,还是一个普通的生物系本科毕业生;彼时的中国,麋鹿已消失了100年。而现在,辛苦钻研已让他成为首屈一指的麋鹿技术专家,保护区的麋鹿已超过1600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种群。“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那个古老的美景,又部分变成了现实。

  长江大学农学院博士生导师朱建强则是个地道的北方人,大学读的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专业是水利工程。哪里最需要水利?他这么一想,1997年就到了湖北。

  几十年里,他与荆州市气象局合作,研究稻田培肥增效和稻田控水消减面源污染、稻虾模式水量水质调控及专用肥研发等工作,作为首席专家参与麋鹿生境保护与修复工作……相较于留在西北的同学,江汉平原给了他更多空间和可能性。

  他们,不过是在长江流域奋斗拼搏的千千万万人的缩影。他们奔波在这条奔腾的大江旁,深耕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寻找和实现着自己的价值,也输出和奉献着造福社会和人民的智慧。

  而我们有理由相信,长江经济带发展和长江大保护赋予母亲河的新生机,也将给更多这样的人以更多可能性。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6月18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