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要闻
雄安,当梦想照进现实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19年05月21日08:57

  中国气象报记者 段昊书 谢盼 通讯员 王雷

  “水乡花县今新邑,北地江南古渥城。”自2017年4月1日中央关于设立雄安新区的决定公布以来,两年间,这里成为了万千双眼睛聚焦之地。

  如今的雄安新区究竟是什么样子,它的未来又将怎样?

  对于生活、工作于这片土地的人们来说,梦想当如何照进现实?

  

  “你都想象不出,当雄安开了第一家麦当劳、星巴克时,我们有多兴奋。”一年多之前,张佳佳从北京的一家中央媒体,来到雄安新区工作。此时的雄安三县,仍是“再普通不过的县城”。

图为雄安高铁站采用雾炮机降尘,实现环保施工。 段昊书摄影

  对这些从“北上广深”一线城市而来的“新雄安人”来说,这里有些简陋的生活、工作环境,曾让他们有些“不适应”。

  而随着更多外乡人到来,土生土长的“老雄安人”刘洋也感到了一些“不适应”。在容城县,粤菜、淮扬菜、韩式烧烤、日本料理等中高档餐厅陆续开张;一些经营本地传统风味,如牛肉罩饼、驴肉火烧的食肆,却在经营上日渐感到压力。过去,坐落着县人民医院、容城宾馆的金台路,曾是人流量最大的一条街,生意火红;而在许多央企入驻后,奥威路则变成了城市“热区”。

  2018年,刘洋把自己在金台路的铺面租了出去,专心跑起了“滴滴”。也是在这一年,在白洋淀环境综合整治开展后,养了8年水产的安新县赵庄子村村民赵辉,带头清理了渔网:“刚开始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多的时候,一年能赚几十万。”

  而在新区市民服务中心西北方向约7公里处,原本的容城县气象局又挂上了雄安新区气象局筹备处的牌子。想到新区一些机构还需要租住办公场地,筹备处常务副处长董占强总对老朋友、容城县气象局局长黄强开玩笑说,我不仅占了你一半地盘,还要一起搭伙吃一个灶台呢。

  2018年,新区管委会及相关部门收到的服务专报上,落款已标注为“雄安新区气象台”。

  改变,是新老雄安人共同面临的“关键词”。

  

  2019年4月1日,雄安新区首家4K影院在市民服务中心开业。三周后,张佳佳和同事在这里观看了《复仇者联盟4》的首映。这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在加紧编制新区规划的日子里,雄安人不轻易动“一砖一瓦”,但诸多工作却在满负荷推进。每天晚饭后,管委会各部门的办公室里,都是灯火通明。数千名国内外各领域的专家先后来到这里,在为谋划这张“蓝图”而努力。新区“1+4+26”的规划体系,就是这样加班加点编制完成的。

  董占强到任两个多月,为尽快熟悉情况,落实新区气象局筹备工作,并做好气象服务保障,他几乎走遍新区所有乡镇和每条入淀河流。“感觉时间不够用。要谋划好新区气象事业的未来,要为新区的国家气候观象台选址,要做好新区规划建设的气象服务。”

 

图为雄安新区气象局筹备处。段昊书摄影

  气象部门是新区首批入驻政务服务中心的单位。在新区规划体系中,多项内容对气象工作提出具体任务或需求。而每项工作,都如同在为未来夯下基石。

  黄强等原本雄安三县的气象工作人员同样感到服务需求在增多、工作节奏在变快。包括千年秀林、雄安高铁站、容西一号搅拌站等基础工程,其建设安全与效率都离不开气象保障。譬如,当风力达到阈值,塔吊就要停工,并根据风向转移角度,一刻也不得犹疑!

  刘洋的生意不错,开车要比开店时更忙。在这个城市,随时都有行色匆匆的人们。

  忙碌,也是雄安建设者的“关键词”。

  

  出于保密纪律,张佳佳不能向朋友透露新区设计方案细节和规划出炉过程。但那近三百家国内外顶级设计团队提出方案、各领域专家层层评审把关的激烈竞争场面,至今想起,仍令他心潮澎湃。

  2019年5月7日,雄安新区首次发布征地公告。相较于征迁带来的实惠,刘洋最期待的,是规划中描绘“步行15分钟进林带,蓝绿空间占比70%”的景致。

图为白洋淀航拍。中国雄安官网记者 刘东尧摄 

  按照规划,新区建筑不搞大面积玻璃幕墙,旨在减少光化学污染;构建通风廊道连通淀区等生态补偿空间,让自然之风进入城市。

  而根据生态环境、气象等部门的监测、评估,白洋淀生态两年来得到明显改善。“我期待,现在的‘牺牲’能有助于未来发展特色小镇等绿色产业。”赵辉没有读过《荷花淀》,但听说过孙犁。只有重现当年的浩渺烟波、苍苍芦苇,才能让作家写出那如诗的文字。

  当白洋淀水域面积恢复、100公里的生态型大堤建设完成,雄安新区起步区的防洪标准将达到200年一遇。参考气象历史资料及暴雨强度公式等,不难得出结论,这样的“华北江南”是安全宜居的。

  “智慧”则是雄安的另一特征。在 “数字雄安”,大数据、物联网、5G技术将在这里率先落地;无人车、无人超市、智慧灯柱也在这里勾勒出未来雏形。董占强和同事们正在努力对接,争取在这些灯柱上加装数千套气象感知设备。在深圳等地,类似的探索正在进行。雄安则期待从一开始,就拥有一套智能、可交互的“智慧气象网络”。

  期待,这个“关键词”,正凝聚在对未来的眺望之中。

  (本文中“张佳佳”因工作原因为化名,作者注)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5月21日二版 责任编辑:颜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