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走基层>有我
独守戈壁滩 穿行“雪窝子”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2月25日08:59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张琪 记者 金泉才

  和往年一样,春节期间的青海高原洋溢着浓郁的节日气氛,家家户户欢聚一堂,把酒言欢;大街小巷张灯结彩,每个人都在享受着节日带来的欢乐和幸福。然而,在距离西宁市几百公里外的戈壁深处和青南牧区,有一群气象工作者,正在默默坚守。

  戈壁深处的“空城”三人行

  从德令哈市出发,在戈壁滩里朝着西北方向行驶550公里左右,便到了冷湖镇。这是一座没有农牧业、没有乡村的小镇,也是一座“空城”。这里多风少雨、四季不明,常驻人口只有两千人;医院诊疗水平和医疗器械落后,购买药物困难,看急病、看大病难上加难;唯一一所学校,中小学生加起来只有30名,要读高中就必须转送到240多公里外的敦煌市就读。

  近年来,为解决艰苦气象台站人才引进难、轮换难、就医难、子女上学难等问题,青海省气象局在2017年和2018年完成全省7个高海拔无人值守艰苦台站的建设,冷湖气象站也位列其中。“目前站内无人值守业务改造已经完成,今年应该是建站以来最后一次有人在这里值守过年了。但越到最后,责任就越重大,每个环节都不能放松。”冷湖行委气象局负责人樊万珍说。

  大年三十,冷湖镇的大街变得异常冷清,本就不繁华的街道几乎看不到行人,偶尔有车辆穿过,也是搭伴回家过年的。除了各单位的值班人员外,没人愿意留下来过年。冷湖气象站的3个年轻人——1988年出生的甘肃小伙儿高翔,1990年出生、新婚不久的赵海霞和1991年出生的盛嘉荣,成了在这里跨年坚守岗位的“主力军”。从敦煌运往冷湖的最后一批新鲜果蔬以及日用百货商店里零散的方便食品,就是他们要置办的年货。为了采购随后十几天生活所需的物资,高翔和盛嘉荣忙了一下午。

  天色暗了下来,电视机里传出了春晚喜庆的音乐,3个年轻人顾不上准备年夜饭,分工后,便开始逐一巡检业务设备、通信网络及水电安全。确定一切正常,他们才在值班室里包起了饺子。“今天我值班,一会儿你俩喝点酒呗,看看到底谁的酒量好?”赵海霞调侃起了两个单身汉。年纪最小的盛嘉荣接话:“那我肯定不行,喝醉了没法和家里视频了。”家在省外的高翔正想着年迈的父母和白发苍苍的奶奶,“真想陪他们吃年夜饭啊。”

  吃完饺子后,3个人各自找了一个角落拿起手机,怀着愧疚和思念,给远在他乡的亲人拨通了酝酿已久的祝福电话。

  除夕夜,冷湖气象站的灯光通宵亮着。与其说是在“守岁”,不如说是在守着责任。

  穿行在“雪窝子”里的气象局长

  除夕夜,在距冷湖一千多公里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气象局,局长杨俊鹏正在给爱人打电话:“又要下雪了,我得赶紧到县委、县政府去。家里的事你多操心吧,先挂了,忙完了再说。”

  挂断电话后,杨俊鹏赶忙前往县委、县政府,向县委书记、县长和相关单位负责人汇报春节期间并不乐观的天气情况。这个河南籍的局长从青海民族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曲麻莱县气象局工作,在海拔4000多米的黄河源头工作了13个年头,常年缺氧使个头近一米八的他看起来并不那么健硕。本来,杨俊鹏打算春节休假带着爱人和孩子回河南老家,但牧区雪灾的出现和棘手的抗灾保畜工作,让他又对家人食言了。

  走出大门,看着地上厚厚的积雪,杨俊鹏对同事说:“都说瑞雪兆丰年,可今年的雪也太大了,咱们得抓紧时间做好各项服务工作,把预报产品做得再精细一些,这是眼前最重要的事。”这时,他突然想起单位的年货还没有置办。值守的同事买了些蔬菜回到单位,打扫卫生、贴对联、做饭,院子里这才有了些年味儿。晚上,杨俊鹏和家人通了电话,因为担心有新的灾情出现,只简单问候了几句、报了平安便挂了电话。

  大年初一一大早,在参加完天气会商和服务工作部署例会后,杨俊鹏和同事将制作好的服务产品发到各级领导和牧民手中。随后,他和民政、畜牧、交通等部门的同事驱车前往受灾严重的秋智乡、巴干乡调查灾情。

  每年严冬时节,位于曲麻莱县黄河源头的牧民便会搬到“冬窝子”居住,这是畜群防寒保暖、避风补饲的地方。从1月开始,玉树地区天气形势多变,降雪降温导致多地出现雪灾,对当地牧业生产和群众生活造成极大影响,曲麻莱的“冬窝子”彻底变成了“雪窝子”。

  这是杨俊鹏第六次下乡了解情况。一路上,随处可见倒下后无法站起的牛羊,因采食困难加上天寒地冻,有的牛羊已经死去。雪大路滑,车辆前行困难,汽车走走停停,杨俊鹏和同行人员下来推车好几次,最终还是无奈地选择徒步前行。80公里的路,走了足足6个小时。

  每次路过区域自动气象站,杨俊鹏都要仔细检查和维护。由于有些地方没有降雪监测点,每到一个村庄,他都要拿出测量工具,实地测量雪深数据;在受灾牧民家中,又仔细为他们普及气象和防灾减灾知识。

  大年初三,高原上的空气还是那么纯净,黄河源头的融水也依然清澈,只是天空再次飘下了雪花。杨俊鹏扒拉了几口早饭,穿上大衣直奔县委、县政府。值班室门前已被冰雪覆盖的路面上,又留下了一串匆忙的脚印。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2月25日二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