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1走基层>>走基层新闻
 
 

 

白云深处是我家——记北京佛爷顶气象站观测员
来源:新气象     发布时间: 2011年09月09日
 

海拔1224.7米的佛爷顶气象站,距离北京市延庆县气象局约40公里,是北京地区海拔最高且唯一高于1000米的气象站,同时,这里还是一个人的气象站。

 

守望北京的 “西北大门”

在上山的路上,即将换班的韩文兴顺路去附近市场采购了几样蔬菜放在车上。 “今年新买了个冰箱,菜比以前能放得久些了,”想到这些韩文兴就觉得踏实很多, “加上山上存放的大米,未来15天的口粮就算齐了。”

今年40岁的韩文兴1992年来到气象站,一干就是19年,是站里工作时间最长的观测员,另一位观测员孙立恒是2000年上山的,在这也已工作了10余年。他们独自吃住工作在山顶上,每隔15天互相换一次班。

佛爷顶气象站是国家一般气象观测站,每天早中晚的固定时间,观测员都要来到观测场,依次记录下云量、能见度、温度、湿度、气压、风力、风向等气象要素。由于佛爷顶地处北京天气系统上游,海拔高,观测数据可以作为探空观测的重要补充,所以对北京地区天气预报具有较好的指导作用。

“咱这边是北京的西北大门,有什么天气都是头一个知道。”这是韩文兴从事这项工作最大的骄傲。

 

恶劣环境下的孤独坚守

山上生活的艰苦和危险是在山下体会不到的,其中要数夏天电闪雷鸣的日子最难熬。 1993年的一个雨天,天空中闪电一道又一道划过,震耳的雷声在头顶不断炸响。眼看观测时间就要到了,韩文兴看看天,咬了咬牙,披上雨衣冲进了观测场。此时,一个闪电击中了他身边不足三米处的一个百叶箱,他甚至闻到了烧焦的味道,手中的铅笔也掉在了地上。惊魂未定的韩文兴连忙捡起笔来,强撑着完成了数据记录。回到屋里,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韩文兴瘫坐在床上,好久才缓过神来。

夏天的雷雨固然可怕,而冬天的大风和雾更是令人无处可藏。在这个历史最低气温达-33.2℃,全年8级以上大风日数达110天的气象站,冬天里几乎每天都是在呼啸的寒风中度过的。 “军大衣都抗不住大风,裹着大衣出去一圈回来心口都是冰的。”韩文兴描述着每年冬天的情景, “起雾的时候,就算坐在屋子里也是朦朦胧胧的,从山下看我们就是在云里,根本无处可躲。”

2010年1月,延庆遭遇几十年不遇的大雪,上佛爷顶的小路被封,已经在山上待了15天的韩文兴只好继续留下值守。土豆、白菜吃光了,大米也所剩无几。为了节约粮食,韩文兴把米饭改为稀粥,三顿饭改成两顿,每顿也只敢喝一碗稀粥。即使这样,韩文兴也没耽误过一次观测任务,一直坚持到十几天后路上的雪化了才离开。

比起恶劣的环境,寂寞令观测员更难忍受。山上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大把的时间给观测员带来了绕不开的寂寞。 “实在难受了,就对着大山喊几声,心里多少会舒坦点。 ”腼腆的韩文兴笑着说。

 

气象站就是半个家

虽然工作条件异常艰苦,但是在韩文兴看来,任何工作都有辛苦的一面,对于气象站目前的条件,他已经感到相当满意了。如今的气象站,已经从过去60平方米的三间瓦房,变成了有三间值班室的160平方米的大套房,设有锅炉房、厨房、客厅、卫生间和储藏室,工作生活条件有了质的改变。

在不观测的时候,韩文兴习惯随手清理观测场和周边的杂草,在气象站屋内也不停打扫卫生、收拾书橱,用他自己的话说,因为“气象站就是我的半个家”。一年中一半的时间都在气象站度过,观测员们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的一部分,而县气象局的职工也像一家人一样互相关心。

今年4月份,在第二届“感动延庆”十大人物评选中,韩文兴榜上有名。虽然这个活动影响力并不大,但是在当地,韩文兴还是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也成为了气象局里的 “明星”。像韩文兴这样“幸运”的“明星”气象工作者,全国并不多,但像观测员韩文兴一样默默坚守岗位的气象工作者,全国还有很多很多。

 

(来源:中国气象报 作者:徐文彬)

 

相关新闻
中国气象报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