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播报
 
 
记者手记:开拓气象认知的新境界
来源:新气象     发布时间: 2016年08月03日
 

  中国气象报社记者 卞赟

  “当时洪水顺流而下,涨水很快,几乎是一瞬间,我们村子几乎所有的房屋一层都被淹了,要不是收到乡长的通知,及时疏散,我们真不知道该如何办……”铜仁市碧江区漾头镇漾头社区花园组组长王学举也感到无奈。“村子里近百岁的老人都说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

  确实,作为一名气象学硕士,在书本中、老师的口中,曾经了解过无数的令人恐惧的气象灾害,干旱、暴雨、台风、低温冻害、风灾和雪灾等等,但直到到了现场后才发现,自己的认知实在太有限了,真正的气象灾害远比我想象中的可怕。

  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有来到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瓦屋侗族乡的花园组之前,真的很难想象洪水水位可以如此之高,受灾程度可以如此之重,几百亩的葡萄园瞬间化为乌有,村民们今年已经颗粒无收。

  降雨量是我们通常来衡量降水强度的标准,24小时内降下50毫米为暴雨、100毫米为大暴雨、250毫米为特大暴雨等等,以此类推。然而这个标准可以用来粗略评估平原地区的积水,却远远无法测算山区因强降雨而引发的洪水程度。

  通常情况下,山区出现降雨天气,受重力作用,雨水会汇聚起来,那么本该降至90%山坡上的雨水,就会被汇聚在约10%的河谷地区,而我国绝大部分的乡镇,都是沿河谷的河道两边建造,雨水汇入河道,必定会水位暴涨,沿着河道,自上而下冲击下来。

  以这次贵州铜仁的强降雨为例,当地24小时内降雨量达到287毫米,如果按照90%山地10%的河谷的配比来粗略计算的话,相当于在河道中下了287*10=2.87米高度的水。加上水是从山顶上游向山底下游冲击,水位高度再次叠加,那么到了真正的谷底,水位还会进一步抬升3-5倍。

  当然,由于河道都是底部窄、上部宽,因此真正涨水的高度不会有2.87*5=14.35米那么恐怖,但是细算一下,这样的降雨量,到了山脚下的乡镇,涨水3、4米左右很正常,加上高低落差上千米,流速很快,那么淹没甚至冲毁农田和房屋也是注定的了。

  科学的证明发现,这样的洪水是完全有可能出现的,但往往常识总是会蒙蔽我们的双眼,麻痹我们的神经,导致对于这样的灾害估计不足。庆幸的是,铜仁市气象局、碧江区气象局的同事们并没有和我一样,他们常年来的专业、专注、坚守和较真,保障了这里百姓们的生命。

  “责任在我们肩头,我们就必须有能力去预知、防范各类气象灾害,同时第一时间与市政府各防汛部门联动。”铜仁市气象局局长李勇,同时也是一名气象学博士,在带领全局做好气象工作的同时,也带领气象局的同事们不断提升自己的预报、预警能力,改善气象服务的效率和方式。

  针对此次强降雨天气过程,铜仁市气象局除了提前预报、预警,还在降雨当日的00:30与市政府各部门积极联动,为群众们的安全转移提供准确有效的信息,确保了洪水来袭时,没有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

  “生命高于一切,贵州的经济条件不如东部地区,但是可以利用现有的一切资源,来保障群众免于受灾。”铜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碧江区委书记陈代文对于气象局的工作有着高度的认可,“相对于1995年那场洪水,此次降雨过程强度、广度、影响程度都更大,但造成的损失远远低于1995年。气象部门在这一次百年不遇的暴雨防灾减灾中功不可没。”

  确实,暴雨、洪灾,本身是不可逃避的,但是对于气象灾害的认知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我想,对于每一名气象工作者来说,只有不能修炼内功,提升气象技术水平,同时提升自己对于气象灾害的认识,才能真正谈得上对公众、对社会的负责,对得起气象工作的初心。

 

相关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非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本文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接洽。
中国气象报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