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一江潮水记风云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08月31日08:13

  走上良渚古城中央的瑶山祭坛,这里四野开阔,太阳的光照在斑驳的土堆上,这一刻,仿佛真的可以与天对话。良渚的先辈们就是在这里升起浙江杭州气象的曙光。

  在古人的观念中,气象既是“天”的自然表征,也是“人”的观念塑造,这种天人合一的人本理解,为原本自然的万千气象增添了浓郁的神秘色彩和持久的人文属性。良渚先辈们在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长期实践中,逐渐认识了四时天象、气象、物候的变化,开展了积月为岁的观象工作,也留下了中国南方最早的风向标、云图、八角星图,成为气象科技史上最独特的文化资源之一。作为“天”的自然表征,气象知识也由此逐渐被人们认识、把握和利用,并持久影响着历代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

  良渚文化在距今4300年后便渐渐没落了,但气象文化却如同镌刻在玉器上的纹路,斑驳中依然清晰。汉代出现的相风铜乌,就烙下了良渚气象文化的鲜明印记,这个用于测风的仪器,在技术水平上比西方领先了近13个世纪。

  当海潮退去,钱塘初成,秀美终显。至隋开皇九年,“杭州”之名首现于世。随着杭州逐步繁荣和兴盛,杭州的气象发展也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古代气象记录注重实用,人们习惯将气象信息载诸天文书籍及小说笔记、方志野史等。古代杭州气象,就存在于这些典籍中。吴越国的写实性天文图、南宋宫廷的清台和候台代表着国家层面的气象成就;保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长达50年之久的清代杭州《晴雨录》以及251份雨情奏折,代表的是杭州地方气象的较高发展成果;至于沈括的《梦溪笔谈》和戴源的《测圆图解》,清代女科学家黄履的气象发明创造以及不胜枚举的文献典籍中所记载的珍贵气象资料,则展现了杭州人对气象规律的不懈探索。毋庸置言,古代的杭州气象,对丰富整个中国气象科技的内涵有着重要作用。

  到了近代,扶农兴邦的社会潮流席卷杭州大地,以推行农业变革为宗旨的蚕学馆在金沙港落地,省立农事试验场也在笕桥应运而生。1911年起,现代气象观测和教育教学正式走进杭州,成为杭州现代气象事业的发端。此后,在近现代气象学、地理学、科学史事业方面的奠基人——竺可桢先生的倡导下,杭州先后建成9个测候所、18处雨量站,同时在国立浙江大学(现为浙江大学)设立史地学系,并开展气象教学及科研。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为杭州气象事业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经过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和第一个五年计划后,杭州基本形成“专有台、县有站、社有哨、队有组”的气象台站网格局。通过几代人的不懈奋斗,预报预测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气象综合探测系统,建成了功能强大的气象信息网络,气象科研和技术开发成果丰硕、科学管理水平有了明显提高。如今,智慧气象以更先进的技术、更精准的预报、更智慧的服务,架起服务市民的“信息桥梁”“民生桥梁”,必将成为杭州气象服务的一座里程牌。

  五千年前,良渚人在这片土地用玉器测量风的来向;五千年后,气象人在荧幕前用科技计算雨的去向。江潮奔涌中,杭州气象的精神特质,必以勇立潮头的姿态奋楫争先、踏浪前行。

  (作者:麻碧华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