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暴雨中的“生死36小时”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08月27日08:18

  看到“被洪水‘冲跑’的气象局长”上了热搜,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不由得令人感慨万千。5年前,我和同事也经历过一场“生死36小时”,当时我差点连人带资料被冲走。

  2016年,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气象局正处于迁站建设前期,新旧两址同时办公:基础业务、气象服务工作在新址完成,老站是其他日常工作的主要阵地,同时还承担着自动气象站对比观测和区域雨量站的运行维护任务。

  那年夏季的一场雨,让我经历了惊心动魄的36小时,永生难忘。

  7月18日晚,强降水开始;19日7时,老站全线停电;10时,值班室内开始进水,单位外出的唯一出路水深已近1米……

  20日凌晨1时,由于上游水库泄洪,洺河水倒灌,老站水位突然快速上涨,室内已近1米,院内水深达两米。不会游泳的值班员艰难地爬上了屋顶,等待救援。漆黑的夜,大雨依然倾盆而下。无奈,等待救援的人太多,冲锋舟过不来。自此,区气象局开始组织自救……

  20日清晨6时,经过争分夺秒的营救和度日如年的内心煎熬,值班人员相继成功获救。

  值班员曹冲博和王冰获救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郭局长,自动气象站采集器已经6个小时没巡查了,不知道设备情况如何?”

  庆幸的是,在曹冲博和王冰两天两夜的值守和抢救下,自动气象站采集器完好无损,并且工作正常。他们用生命捍卫了气象记录的完整,在气象记录史上留下了珍贵的资料。

  洪水过后,区气象局老站处于一片淤泥之中,在太阳的照射下,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职工们开始用铁锹一点一点地清理淤泥。

  然而,正是这一场雨,让年轻的永年区气象人体会到了气象观测资料的重要性。正是这一场雨,我们的人生从此有了独特的记忆和非凡的厚度。

  从那之后,永年区气象局每年7月19日都会召开纪念会议。有一次,我问曹冲博:“那么大的水,你当时不害怕吗?”

  小伙子总是回答:“怕,也不怕。”18日晚,曹冲博被安排在老站值班。19日,值班室开始进水时,曹冲博拿铁锹往外铲水,并每隔两小时跑去观测场检查自动气象站采集器蓄电池电压情况。王冰来换班时,怕有突发状况,曹冲博留下没走。

  20日凌晨,当文件、电脑、各种网络设备、仪器等抬到桌子或柜子上时,曹冲博发现外面的积水最少有两米深,而他又不会游泳。当时,面对漆黑的夜和暴雨,曹冲博是真的害怕了。他和王冰用漂在屋里的木床做工具,成功漂到梯子附近,爬上屋顶。被困的职工里,只有王闯会游泳。当时,洺河倒灌,水流湍急,王闯没有放弃,依然和同事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那一瞬间,大家好像不害怕了。好在,我们最终都挺过来了,业务也没有中断。

  是呀,挺过一次极限,一切都会变好。

  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作为基层台站气象工作者,5年前的暴雨中,我和同事们自救成功,并用生命捍卫了气象资料记录的完整性,此生无憾。(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气象局局长郭江宁口述,张利萍、赵冬艳整理)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