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九日山祈风石刻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1年08月17日07:46

  历史悠久的泉州,是一座充满海洋记忆的港口城市。

  早在唐代,泉州的海上交通和对外贸易就已相当活跃。元祐二年(1087年),北宋政府在泉州设置福建路市舶提举司即“泉州市舶司”,泉州港成为法定的“放洋港”,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点之一。

  一艘艘尖首宽尾的福船或是阿拉伯三角帆船,将泉州与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东非和北非的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紧密联系起来。频繁往来的远洋贸易,让宋元时期的泉州早早地迈入“全球化”进程。无数商船将晋江到泉州湾的水域填满,带来了“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满足了中古世界对神秘富饶东方的所有想象。

  如今,22处遗产点完整地展现了泉州曾经富有特色的海外贸易体系与多元社会结构,见证着历史深处东亚帝国农业文明与世界海洋商业文明之间的交融互通。其中,属于行政管理机构与设施遗址之一的“九日山祈风石刻”,既是我国唯一关于“祈风”的石刻,也是研究宋代泉州港海外交通的珍贵史料。

  风帆时代的远洋航行,木质帆船全靠信风驱动。天气、气候是确保船舶顺利航行的重要因素,也是最大变数。

  “舶之至时与不时者,风也;而能使风之从律而不愆者,神也。”在没有气象预报的宋代,人们只能寄希望于神灵。每当商船扬帆起航前,泉州府、市舶司的官员乃至宗室皇族便会聚集在九日山南麓的延福寺,举行庄重盛大的仪式,向“通远王”祈求赐风,让海舶顺风顺水、畅行海上。仪式结束后,人们就把祈风之事刻写在山岩上,是为“九日山祈风石刻”。

  “无石不刻字”的九日山高约百米,山势层叠错落,景色优美别致,山脚下晋江碧水蜿蜒而过,建于西晋的延福寺静静矗立。山中现存北宋至清代摩崖石刻75方,其中祈风石刻10方,分布在东西两峰岩壁之间,蔚为大观。

  这些祈风石刻清晰地记录着祈风时间、地点、参加者姓名等历史信息。其中,最早的石刻记录为淳熙元年(1174年),最晚为咸淳丙寅(1266年),中间历经南宋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五位帝王,时间跨度近百年。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祈风石刻,才能让700多年后的人们了解到当时祈风的情形。

  《宋史》记载:“州县祭社稷,奠文宣王,祀风、雨,并如小祀。”由此可知,祈风乃是宋代通行于天下州县的官方祭礼制度,一般被划分为小型祭礼活动,并不特别受到重视。但是,“祈风”仪式对于泉州而言,却有着别样且重要的意义。

  “每岁之春冬,商贾市于南海暨番夷者,必祈谢于此。”海商、渔民会进行虔诚的祈风活动,相较于经济能力有限的渔民,海商的祈风场面华丽,祭品丰富;官方主持的祈风祭奠,更是隆重,“车马之迹盈其庭,水陆之物一充其俎,成物命不知其几百数焉”。不仅如此,祈风仪式还有一套符合礼制的完整仪轨。

  从《宋史》、宋人文集和祈风石刻等信息,大致可以还原当时的祈风仪式,包括参与人员、祭祀时间、祭礼程序和祭文宣讲等。

  执行祈风典礼仪式的主要人物是“执事者”或“缵祀官”,一般由泉州知州或市舶司提举主持,在九日山延福寺(也称昭惠庙)举行。其他参与人员还有泉州通判、晋江令、南安令等地方官,舶干、舶务等市舶司属官,以及管勾军马事的军事将领和宗正等皇族成员。

  祈风典礼前一日,众人要先斋戒沐浴。次日举行祭祀仪式,具体又分为“上香、奠弊、退诣、再诣、读祝、再拜、瘗弊”。其中,“读祝”也就是宣读《祈风祭文》,是最重要的环节。

  南宋理学大师真德秀曾两度出知泉州,他在《祈风文》中说:“守土之臣一岁而两祷焉……神其大彰厥灵,俾波涛晏清,舳舻安行,顺风扬帆,一日千里,毕至而无梗焉,是则吏与民之大愿也!”至于祈风典礼的目的,真德秀也说得清楚,令信风按期到来,“使番舶之至”,所得财货“足公私之用”。亦如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的诗句所云:“北风航海南风回,远物来输商贾乐。”

  祈风典礼结束后,官员们多会登九日山游赏,并留下祈风石刻以记其事。石刻内容多为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祷回舶南风”“祈风于延福寺通远王祠下,修岁祀也”“舶司岁两祈风于通远王庙,祀事既毕,登山泛溪,因为一日之游”。也偶有祈雨的记载,如“时农望方切,并以雨祷”。

  泉州祈风多选择在初夏或冬季举行。从祈风石刻记录的时间来看,冬季“谴舶”即商船出港的有7次,从农历十月到十二月,其中十一月有4次,祈祷蕃舶或海船在东北季风的吹拂之下顺利扬帆出海;夏季“回舶”即海船回港的有4次,为农历四月到五月,祈祷蕃舶或海船借助西南季风到达泉州港,如此一年两度,周而复始。

  “北风航海南风回”,这是古人利用冬、夏季风转换进行航海活动的经验总结。从气候角度看,回舶时间选在春夏之交,既能利用开始盛行的西南季风,又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开闽南地区炎热的盛暑和狂暴的“台风季”。其间,一旦海风不顺,船舶就有可能误期,甚至直到下一年才能返航;若稍有差池,或付出惨重代价,甚至导致舟毁人亡的后果。

  由此可见,古人对于祈风时段的选择还是颇费思量的。

  他们所祈求的,既是风调雨顺,也有来自远方的机遇。这是人与神之间最纯粹的契约,也是海上丝绸之路上最朴素的祈祷。在一年两次的祈祷声中,泉州开启了中国人的大航海时代。在九日山的石刻中,也记录了宋人海洋贸易与季风变换的历史运行周期。

  九日山祈风石刻的故事,远未结束。

  此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考察团,曾二度到达九日山。考察团成员对现存的海交祈风石刻赞叹不已,并就考察纪事留名刻石:“在九日山最后一次祈风典礼之后七百余年,我们,来自非洲、美洲、亚洲和欧洲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考察队员,乘坐阿曼苏丹提供的‘和平号’考察船来到这里。作为朝圣者,我们既重温这古老的祈祷,也带来了各国人民(祈愿)和平的信息,这也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对话之路综合研究项目的最终目标。为此,特留下这块象征对话与友谊的石刻。”

  由此,今日的九日山,又重新刻写下中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友好往来的珍贵史迹和深厚情谊。

  (作者:张立峰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