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那份牵挂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0年12月07日09:19

  某个午后,收到一位80多岁南京市浦口区老气象人王竞旺的书信。2020年1月26日《中国气象报》那篇 “关于西南边陲陇川县气象人的新春记录”,让他不禁追忆起老同事张惠仁。

  他用“追忆”一词,料是近半个世纪前的老同事已经作古。

  王竞旺在信中说,他曾在中缅边界的南宛河畔与景颇族同胞同吃住同劳动,后在瑞丽气象部门工作。而同事张惠仁,1956年从成都气象学校毕业后,带着马帮在哀牢山走了7天,1957年1月1日在镇康气象站建站。两年后,又在横断山走了5天,那雨量器像口小棺材,马帮不肯运,张惠仁独自背着“小棺材”翻山越岭,建陇川气象站。1988年9月,张惠仁被国家气象局授予突出贡献奖,后被评为云南省气象系统“优秀气象局长”;1996年12月,被云南省委、省政府授予“为云南边疆的解放和建设做出贡献者”称号。

  2014年,我认识了张惠仁老人。他转着轮椅来值班室,我们相谈甚欢。

  第一次到张惠仁老人家采访,保姆说他腰疼,一夜未眠。看过他褥疮和腹部切口的导管,他双手遮着眼睛,看起来非常疲倦的样子。我黯然,采访未成。

  第二次去,晴朗午后,精神好了,他直身坐床前。保姆说他爱看《中国气象报》,爱看摔跤的体育节目。和他一起的时光极静,我只问了三句话。17点儿子打饭来,儿媳领着两岁孙女在院子嬉闹。四世同堂,一饭一蔬间,一朝一暮过。

  第一次探访后,我不忍动笔写稿,因为不想让南京的王竞旺老人知道故人的健在是这样的方式……两个月未动笔。

  “2013年,张惠仁老人摔伤后经历性命攸关的手术,2019年褥疮感染,才脱离危险,老伴又去世了。老人意志力很顽强。”陇川县气象局原副局长杨东宝给了我另外一个角度。

  今年6月24日,陇川县户撒乡平山村大暴雨达172.2毫米,转移了6户人家。我这个观测员早已成气象台综合业务员,预报预警,打电话。16时,南京的王竞旺老人竟然打电话来,说他收到了我寄出的书信和照片,非常高兴。1978年,王竞旺老人从瑞丽调回南京,40多年了仍牵挂着云南。83岁的他耳背,但身体健朗。我终于坦然告知他张惠仁老人的近况,他连连感慨。

  这暴雨拉开了小城雨季序幕,雨后风烟俱净,草木尽葱茏。雨,是上天的汗水与眼泪,生命是一场雨后的远行,一路泥泞,却要从流飘荡。

  (作者:刘怡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