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兰州的雪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日期:2020年11月30日09:26

  初冬,兰州下雪了。天空中不时有精灵般的雪花冲破束缚,飞舞飘落。

  兰州的雪不像东北的雪下得粗犷豪迈——厚厚的雪压在房顶,顺着屋檐卷挂着长长的冰棱,整个冬季都不会消融;也不像南方的雪——湿漉漉地落在枝叶之上,甚至能听到轻轻的沙沙声。在兰州,雪下得悄无声息,纯白的世界听不到一丝声响。

  兰州人爱雪,好像一个冬天不下一场像样的雪,就少了作为北方人的自豪感。

  下雪的时候,人们会不约而同地来到中山桥、白塔山赏雪游玩。女孩子们撑起各种颜色的花伞,在雪中做出各种姿势。小伙子们三三两两,有说有笑,有的头上带着帽子,有的干脆迎着风扬起脸,任由雪花飘落在脸上。中山桥头,一位头发银白的老太太仰面喃喃自语:“下吧,下吧,下大些喽,下大些喽。”那神情仿佛孩童一般。

  兰州的冬天干燥少雨,静稳天气多,容易形成雾-霾。一场降雪过后,空气变得清新湿润,令人心旷神怡。这或许是兰州人爱雪、盼雪的原因之一。

  雪后的兰州宛若童话世界。从白塔山上往下看,树木披上了银装,远处的大厦在蒙蒙雾气中若隐若现。穿城而过的黄河,已没有了夏天的奔腾和喧嚣。河水在白雪映衬下泛出黄色,沿着河道穿过中山桥安静地流淌。水鸟在河面上飞翔,时而高空盘旋,时而低空掠过。河滩上,随处可见的黄河石像是盖上了一层雪白的棉被。一些没有被积雪覆盖的石头,又像是顽皮的孩子,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好奇地看着眼前这片白茫茫的世界。

  唐朝诗人岑参在《白雪送武判官归京》中描述的“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情景,只有在河西走廊一带才能看到。那里紧邻终年积雪的祁连山,高海拔山区夏季降雪也是常有的事,但兰州初雪没这么早。

  也曾经历兰州下半年较早初雪的日子。2017年国庆节长假结束,我从安徽合肥返回兰州,傍晚上飞机时还穿着短袖。当飞机在中川机场落地时,舷窗外雪花飞舞。从机场到市区,汽车行驶在大雪纷飞的黑夜,雪花在车灯的光亮中飞扑而来,我脑海中不禁地浮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画面。

  兰州的雪还以其独特魅力激发出当代诗人的灵感。2019年,余秀华以一首《兰州的雪》荣获“写一首情诗给兰州”大型征文活动特别奖。这首诗沿袭着她直率的风格,构建出的诗意空间直抵读者心灵深处。

  然而,无论诗人的心境如何,兰州的雪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飘飘洒洒,或疾或徐,当落则落,当停则停。

  兰州的雪也引起了科学家的关注。近30年来,西北地区气候暖湿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兰州每年入冬以后的降雪次数明显增多,这一现象已引起科学家广泛关注。如何顺应西北地区气候暖湿化的新趋势,促进区域生态环境良性循环,使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成为摆在决策者面前的又一重要课题。

  (作者:鲍文中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