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一个年降水量40毫米的地区 一场累积90毫米的降水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7月16日07:53

  李志宏 黄艳 何承浩

  新疆和田,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沿, 是一个以水定发展的地区。在这里,人们定居在融雪型洪水冲积而成的大小36条河流两边,却没有一座控制性水库。春秋抗旱,夏季抗洪是和田的常态,特别是夏涝时节,雨水也不甘示弱,世界性预报难题——中小尺度天气也常常伺机“作案”。与各种自然灾害“斗法”,是和田地区气象人的家常便饭。

  虽然身经百战,但6月下旬的强降水,也让和田人着实惊出一身冷汗——和田年均降水量不足40毫米,而今年6月下旬以来,这里局地累计降水近90毫米,和田市国家基准站日降水破建站以来历史极值。

  四个通宵 一份预报

  6月18日,和田地区气象局局长裴江文如坐针毡。他在焦急地等待首席预报员买买提·阿不都拉拿出预报结论——洛浦县、策勒县、和田市三地的降水预报服务产品。

  “和田境内有高原、戈壁、沙漠、绿洲等,特殊的地理环境,没有固定的水汽通道,降水天气难预报。报或不报,报强或报弱,均在一念之间。”裴江文说。

  对于这次天气过程,和田地区气象台的预报员很是纠结。同往常一样,明知道这次天气铁定会出现降水,但就是把握不好出现在哪个区域、量级有多大,这种折磨让预报员们吃不下,睡不香。参考5种预报模式给出的不同结论,买买提·阿不都拉、唐鹏、阿依夏木·托乎提等预报员在工位上煎熬着。

  作为在和田地区工作多年的预报员,他们都有过“不愿触及的痛”——误报。记得有一次报了暴雨天气过程,当天,降水区域水汽不理想、低层东风不给力,一场预报中的大暴雨就这样与和田市擦肩而过。当地政府部门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到防洪一线坚守,最后却被大风和沙尘暴“赶”了回来。

  6月22日凌晨3时,和田地区气象台灯火通明。这是预报员连续工作的第四个通宵。在电子显示屏上,一张张天气形势图、一帧帧卫星云图、一份份雷达回波图来回滚动……

  受几天来山区降水影响,和田平原地区高空系统强劲、水汽汇聚强劲、局地下垫面水汽湿润,万事俱备,就等着低层东风急流的形成。

  凌晨5时许,预报员们期盼已久的东风急流终于来了——暴雨将至!裴江文果断签发了降水天气预报,随后一份份短时临近预报、地质灾害预警等多种预报预警信息有序发出。

出现灾情后,当地相关部门运用已提前到位的救灾物资,连夜施救,抢通公路。

  拯救洛浦:36名村民 100万亩小麦 2000名游客

  险情首先出现在洛浦。6月24日8时,洛浦县阿其克乡央塔克勒村出现强降水。受其影响,通往该村的唯一一座桥梁被洪水冲毁,36人被困。当地消防部门赶到实地施救,面对湍急且不断上涨的河水,和田地区气象台对该河流区域降水情况和走势进行分析后认为,再过一个小时左右,该河流域来水有所减缓,但夜间山区还有强降水,建议在一个小时后、入夜前展开施救。根据这份建议,消防部门成功救出了被困的村民。

  这样的紧急状况,仅仅是前奏而已。

  在和田,乡亲们一年到头做梦都期盼有一场酣畅淋漓的降水,但麦收季节除外。而偏偏在每年这个时候,暴雨从不缺席。与内地不同的是,和田植被稀少,山体裸露,每到汛期,降水与融雪型洪水形成混合型洪水,危害极大,往往观测站出现10毫米左右的降水,下游就会出现洪水或泥石流。对于麦收而言,这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和田人多地少,为了保障其他产业快速发展,确保快速脱贫,地区明确规定必须保障农民人均一亩口粮田。和田气象台预报员们都深知保障粮食颗粒归仓的重要性。对此,在此次降水专题预报服务产品中,气象台专门就小麦抢收工作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和田地区专题召开会议部署抢收工作。通过多方协调,当天下午,一台台收割机从各地向和田各县市疾驰而去。经过两天两夜连续作业,在暴雨出现前,全区100多万亩小麦,全部入库。

  6月24日,随着降水,洛浦县出现洪水,326省道多处被毁,一些树木被洪水连根拨起,河床里满是被洪水带下来的树枝和杂草。但到了第二天,这里却是炎炎烈日,谁也无法把晴空烈日与前一天出现的暴雨联系到一起。

  烈日下,布亚乡阿亚格夏合勒克村村民多来提尼亚孜·亚森正在晾晒前几天抢收的小麦,他抓住乡干部的手感动地说:“多亏政府帮忙,否则今年的小麦就绝收了。”

  和粮食一样需要悉心保护的,还有洛浦县大大小小的景区。暴雨下,这些分布在山区的景点很容易发生衍生灾害。

  “县城一带有暴雨,必须通知游客离开这里,建议协调交管部门对进入该区域的车辆进行交通管制。”6月24日,洛浦县气象局局长贾新军在电话里向县领导和旅游文化局负责人建议。从参加工作至今,在这个县城工作了30年的贾新军心里清楚这次天气的强度和造成的影响。接到气象局通知后,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展开游客疏散工作,各景区2000多名游客全部被撤离至安全地带。当晚,该县多个景区不同程度出现了山洪和泥石流。

在受灾严重区域,交通部门按气象部门建议进行交通管制。

  保卫和田:八处积水 一场鏖战

  6月24日晚,强降水从洛浦县移动至和田市。观察到降雨从只有小雨滴发展到地面出现积水,裴江文先是笑了,继而又紧张起来。用手接了几点雨滴后,他快步走进气象台,表扬大家准确预报了这次降水天气过程,并鼓励全体业务人员打起精神继续做好后续服务,重点关注各区域自动站的降水数据和雷达回波。

  看到和田上空回波不断加强,雨势没有减弱的意思,气象台的氛围渐渐变得紧张起来。虽然和田地区气象台里都是老预报员,但谁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暴雨,也没有心理准备。他们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都围坐在电脑屏幕前,紧紧盯着不断刷新的降水数据和雷达回波图——因和田一些县市山洪站建设相对较少,加上各站点降水数据回传有一些滞后,最高级别的暴雨、泥石流、地质灾害预警和实况信息需要不断从和田地区气象台发出。

  裴江文同时向和田地区、和田市相关领导作了电话汇报,气象部门启动最高级别响应机制。虽已进入深夜,单位全体干部职工还是迅速全员到岗,90名和田气象信息员也纷纷上线,各县市气象部门同步视频连线,一场迎战前所未有强降水的战斗迅速打响。

  “和田很少出现持续强降水,市区规划设计无单独雨水收集管网,排水管网均采用雨污合流形式。遇到持续强降水,低洼路段就成了积水带,而这些区域有大量住户和商铺,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不堪设想。”裴江文说。

  在他看来,这么强的降水,不能发了天气预报和实况就万事大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和对和田市城市地形的了解,让他判断出北京西路、台北西路、二环北路等路段必定已经出现积水。他拨出了三通电话,分别打给市供排水公司、市政公司、环卫局负责人。得知市内路面积水的情况后,应急分队迅速出动,分别对市内8处出现积水的路面进行疏通。

  第二天,市内积水已退去,沿街的十多个店铺一大早便开始清扫淤泥。骆驼面粉店老板阿依谢木古丽刚刚度过惊魂一夜:晚上店里停电了,劳累了一天的她早早关了店门就睡了。当被敲门声惊醒后,才发现库房已进了水。所幸积水路段及时疏通,损失不大。

  强降水天气的密集袭扰,从6月17日持续到29日。和田地区气象人整整12个日夜坚守应对,工作没有丝毫懈怠。2000多人从山洪、泥石流途经之地提前转移、100多万亩小麦提前颗粒归仓、36位被困群众成功脱险……这背后,和田地区气象人付出了太多、太多。

强降水诱发大规模洪水,公路被洪水冲毁。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7月1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