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成为南海气象建设者是种什么体验?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7月09日08:11

  在距海南岛约1000公里之外的大海之上,散布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岛礁。这片海,是祖宗海,也是这一辈坚守开发的地方,更是子孙后代可以大展宏图的蓝色画卷。

  一代又一代气象工作者在这里传递着气象接力棒,让一个个气象台站在祖国的南海之端落地而起;还有那么一批气象工作者,他们带着使命开发新的热土,肩负起他们的职责,争得时代赋予的荣誉。那么,成为南海气象建设者,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中国气象报通讯员 许嘉 记者 符晓虹

  出海

  在与晕船“斗争”的漫长旅程中,再美的海景也失去了魅力

  海上航行度日如年。别人眼中美丽的海上日出、夕阳、晚霞都仿佛没有了生气——第一次长途出海,他们中大部分都没有经验。尽管晕船贴、晕船药、水、呕吐袋,甚至纸尿裤都备齐了,但千余公里的颠簸海路,仍是一场与头晕恶心“斗争”的漫长旅程。吃不下,睡不好,刚吃了两口就往卫生间跑,吐得实在难受,便只能蜷缩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要是执行任务,或是碰上大风要躲避,就得在海上漂个十天八天,几乎每天都是数着时间过。待到下船时,感觉腰都快断了,比超负荷体力劳动后还累。终于走出船舱,才仿佛得到了解脱,人也有了精气神。

  但任务并没有结束。码头上,炎炎烈日,一个人得搬二十多箱物品,每箱约五六十斤重。许多新手都会“大跌眼镜”——“原来以为从码头搬到甲板就可以了,谁知道,还得从甲板下下上上、七绕八拐,最终抵达指定的舱内。更难的是,从甲板下到舱里的梯子很陡,坡度超过60度。就是空手上下,都怕脚踩不稳,会打滑。”海南省三沙市气象台台长陈长丘对自己的“第一次”印象十分深刻。

  即便非常小心,受伤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有一回搬设备,陈长丘落地时右脚不稳,重重崴了一下,又不能马上休息或擦药治疗,后来就变成了老伤,负重大的时候,或走路久了就疼。

  建站

  和雨赛跑,把自己变黑,让南海有更多监测天气的“眼睛”

  远离大陆的岛上,长年高温、高湿、高盐,条件异常艰苦。气象站建设工作紧张而繁忙,同时又充满了未知。

  由于项目的特殊性,气象工作者只能在图档室查看图纸,宿舍又离图档室较远。之前交通不便,为了尽快熟悉图纸,他们就靠着双脚在工地、宿舍和图档室之间来回奔走。

  对陈长丘和同事郑鹏斌来说,每天在炎炎烈日下步行近8公里是常有的事儿,头顶着明晃晃的太阳,身上的汗不停往下滴,湿了上衣又湿了裤子。后来,他们为了节省来回时间,午饭就在工地简单解决,饭后又回到图档室继续查阅图纸。

  经过一天天的仔细查阅,他们统筹规划了台站的建设布局,确定了台站的水电、业务线路走线,及时更改了图纸中不符合台站建设规范的内容,避免了反复施工,确保了工程进度。当然,要掌握的可不仅是气象规范。

  白天盯钢筋绑扎、暗管铺设和防雷接点,晚上跟着看混凝土浇筑,还得会攀爬。有些在边角的防雷焊点,腰系安全绳,克服恐高心理,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爬到边缘,还得腾出双手来掰开模板或钢筋,查看是否虚焊及焊接面是否足够。

  2016年被海南省气象局先后两次派到南海岛礁参加建站工作的朱雪原体会很深——不过几个月时间,他原来挺白的脸黑得像涂了一层釉。日头毒辣,每天的生活是工地、码头项目部、工区三点一线。更让人紧张的是,要和时间赛跑。

  岛上雨水很多,工期又紧。有一回,朱雪原和同事安装室外某大型设备期间,每天都下间歇性大雨。半夜风呼呼地刮着,雨哗哗地下着,朱雪原和同事常要冒雨搬卸设备。趁着雨停的间歇,要到工地配合设备安装,协调厂家人员上下岛,最终确保了土建工程的质量和气象设备正常安装使用 。

  虽然变黑了,但朱雪原说,南海气象观测数据的密度又能提高了。

  是啊,气象站一步一步成型,一层一层加高,南海灾害性天气的监测预警能力和气象服务水平将得到进一步提升,他们心中怎能没有自豪感和成就感呢?

  想家

  海的那边是牵挂的人,海的这里是一点点被填补的气象观测空白

  远方的他们,常常思念在海那边的家人。

  紧张而忙碌的工作让陈长丘经常忘了时间,停下来才想起许久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家里了。拿起电话,走到高处,还好有微弱的信号。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熟悉的声音:“喂,忙完工作了?最近工作如何?进展顺利吗?”一连串关切的问候,让陈长丘更加愧疚:“刚刚忙完,工作挺顺利。孩子怎么样?真是辛苦你了,照顾一大家子人……”简单几句,通话结束了。

  这么多年来,与干气象工作相比,陈长丘对儿子学习和生活倾注的精力太少了。电话里虽是寥寥数语,但他的家人却给了他足够的理解和支持。“这让我干工作有了无穷动力。”陈长丘说。

  朱雪原上岛不久,就到了中秋节。白天,他在工地上忙活了一天,傍晚时分独自一个人来到海边,坐在大石头上,望着远方礁盘上海浪一个接一个拍打着,不禁叹了一口气。想到家中妻子一个人又要忙工作,又要照顾孩子…… 这几个月一定很辛苦,他真想飞到她身边,帮她分担家里的一切。后来,孩子4岁生日那天,他从岛上打电话回家。孩子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一个大男人,一下子没忍住,眼泪都出来了。

  谁不想日日跟家人在一起,平淡却幸福?但这是光荣的事情,是为守护更多人安全幸福生活的重要工作,总要有人去做。朱雪原抚平了自己的情绪:“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

  2018年10月31日,我国南沙群岛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气象观测站正式启用,可对气象要素实现24小时连续观测,意味着南沙部分海域气象观测空白得以填补。南海地区及周边国家的渔民和过往船只将获得更精准的气象预报预警信息。这些建设者,终于体会到领导临行前所说的,这是许多人都无法获得的荣誉与自豪。

  如今他们,仍然坚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与雷雨为伴,同高温、暴雨、台风作战。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7月9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