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误入”天气专业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7月08日07:22

  唐清富

  1979年春,班主任找到我,说全县前200名尖子生要前往青木关封闭学习备考。那一天回到家,我跟正在做棕绳(制作蓑衣的材料)的母亲商量封闭备考的事,母亲看着满脸自豪的我,依旧抿着嘴唇捻着手里的棕绒,说:“那就去吧,你哥哥姐姐都没读成大学,就你赶上了好时代,生活费会想办法寄给你。”

  得到父母的支持,我揣着第一个月20元生活费来到青木关。每个夜晚熄灯后,我们便打着手电筒争分夺秒地复习。才恢复高考两年,大学招生规模很小,考试竞争压力依然很大,我们不想浪费一分一秒。

  1979年7月7日,最紧张的日子终于来了,走进考场,我紧张得不停跺脚。环顾考场,我发现有不少人年龄都比较大,有些人看上去甚至比我大了近十岁,我突然冷静下来:“紧张什么呢?大不了明年重来!”想到此,我打开试卷,认真答题。

  成绩出来后,全家人满脸骄傲。激动之后,家人看着分数有点犯愁,报哪个学校呢?父亲提议报师范院校,我对此没兴趣,因为我喜欢电子机械。左看右看,天津民航学院发动机维修专业成为全家的焦点。

  填报志愿当天,班主任过来劝我:“你可要想清楚,这是专科学校,你的分数远不止这个学校。”我说:“没事,我对这个专业感兴趣。”“但这是个军事院校。”班主任继续说。我估摸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只能拿出招生简章继续筛选。

  成都气象学院雷达专业,就它了!跟电子沾边,服从分配!我刷刷几笔填完志愿,回家等消息去了。9月,邮递员骑着自行车送来了成都气象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然而好笑又无奈的是,由于高考数学成绩优异,录取的并不是我心仪的雷达专业,而是需要深入研究数学的天气专业。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南桐矿区气象局(现重庆万盛经开区气象局);1986年,调往重庆市气象局,先后从事气象预报、微机编程等多项工作。误打误撞中,与气象结下了不解之缘。(作者系重庆市气象局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 本报通讯员陈琛整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7月8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