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深更半夜的炸雷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7月01日08:29

  王元红

  “咔嚓”一声惊雷,戚相元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像一具直挺挺的尸体突然复活了。

  只是一声响雷而已,雷声很大,戚相元被惊醒了,但睡在身旁的妻子侯菊却依然处于深睡之中,甚至还有轻微的鼾声。

  是啊,一个公司里的会计是不会操心天下不下雨的,特别是在深更半夜处于美梦当中的时候,爱下下,爱下多少下多少。

  戚相元心里想着,轻轻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客厅。摸索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刚才受惊的情绪慢慢恢复了一些。

  他已经适应了黑暗,城市的灯光透射进来,尽管微弱,但屋内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在戚相元的眼睛当中了。他抓起茶几上的烟盒,点燃了一根烟,急吸了两口,然后走到阳台,坐在一个小凳子上。

  雨是会下的,这一点戚相元心里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这么多年,老天的脾气他是基本上摸清楚了。让戚相元略微有些不安的是,雨的量级是否能够达到暴雨,毕竟预报在下午就已经发出去了,而且在他的坚持下还发布了一个蓝色预警。唉,一个预报员,要了解的不光是天上的事情,还有地上的事情。城市内涝是否出现不光取决于降雨量,还取决于城市的地理位置,以及城市的排洪能力。

  戚相元在乎的不是那个蓝色预警是不是发错了,而是哪个地方可能会出现水灾。他宁肯自己错了,也不希望看到水灾。但戚相元心里明白,大范围的层云在向积云供给水汽,垂直发展会越来越旺盛,形成暴雨的概率极大。

  又一个刺眼的闪电,又一声炸雷猛地响起,鼓膜也在嗡嗡作响,戚相元手中的烟在这声炸雷中也掉到了地上。

  回到客厅,戚相元在手机上打开APP,调出雷达回波图,一切就都很明显了,再有几分钟雨就落到这里了,暴雨无疑。防灾减灾的事情是“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不是一个天气预报员所能够左右和完成得了的。

  再次躺在床上的那一刻,雨点劈里啪啦急促地落了下来。

  “下雨了。”侯菊梦呓地问。

  “嗯,下雨了,是一场暴雨啊。”戚相元感慨地说。

  “深更半夜不睡觉,你每到下雨的时候就折腾,下雨天好睡觉啊。”侯菊说完,转过身不再理戚相元。

  是啊,空气湿度大,负氧离子多,下雨天好睡觉,戚相元也想好好地睡一觉哩。

  别人在雨声中酣眠,戚相元在雨声中焦灼。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7月1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