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窗外寒雨窗里灯——从气象角度看窗的演进史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5月16日08:03

  张立峰

  从新石器时代到汉代,窗从屋顶开到了墙上

  窗,本作“囱”。《说文解字·穴部》记载:“囱,或从穴作窗”,“在墙曰牖,在屋曰囱。”窗开在墙上称为“牖”;开在屋顶上称作“囱”。西安半坡遗址发现,当时的屋顶已经开洞,借此排出屋内篝火产生的烟气,这种通风口可谓是窗的早期雏形。在距今4000多年的浙江良渚文化遗址中,曾出土过一个陶屋,屋顶的四个坡面上各开有一个三角形的窗,窗洞比较小,其大致形状类似今天的气窗,这也是目前最古老的窗的实物模型。

  向上开孔的“囱”,虽然能够解决排烟、通风问题,但在雨雪天气来袭时却无法抵御。于是,古代先民们便在“囱”上加顶盖,而后又将窗洞开在墙壁上,称之为“牖”。

  《论语·雍也》记载:“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这里的“牖”就是墙壁上的孔洞。商周时期,青铜器中已经可以见到墙窗的原型,在“刖人守门方鼎”两侧,有“田”字形的窗洞造型,其样式虽然简单,却表明窗从用来排烟、通气的屋盖孔洞发展为建筑构件之一。

  在先秦时期,窗的朝向不同,名称也不同。《说文解字注笺》记载:“室之前为牖,后为向。”这里的“向”,是指朝北的窗。我国地处季风气候区,为了防御严寒凛冽的北风侵袭,入冬前先民们就会把北边的窗户堵上。《诗经·幽风·七月》记载:“……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所谓的“塞向墐户”,就是封堵北窗、墁门缝儿,做好房屋保暖,才能确保顺利地过年、越冬。

余杭卞家山遗址出土的良渚陶屋。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汉代的窗与牖已经通用,都指开在墙上的窗。王充《论衡·别通》中说:“日光不能照幽,凿窗启牖,以助户明也。”此时,人们对窗的要求更高了,除了通风,更加注重采光问题。《淮南子·说山训》记载:“十牖毕开,不若一户之明。”显然,当时的窗的面积还非常小,采光并不理想,因为窗的面积若开得过大,避风保暖又成为难题。

  直到汉代“直棂窗”的出现,才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直棂窗是指用方形木条如栅栏般竖向排列,形成固定式的窗,随着汉代丝织物、纸张的大量出现,可以裱糊在窗格上,即实用又美观。直棂窗增大了窗的面积,从而提高了通风、采光的效率,是建筑门窗的一大进步。在出土的汉代画像石、陶楼中,展现了许多直棂窗的形态,有板根式、斜棂式等诸多样式。某种程度上说,直棂窗的出现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窗的诞生。

  不过,夏季我国南方地区素来高温炎热,直棂窗采光较好,但也意味着室内气温偏高。在缺少防暑降温设施的古代,这样的室内环境让人很是难受。

  东汉到南宋,通风纳凉的窗被赋予美学意义

  1979年,湖北云梦县出土了一个东汉时期的陶楼,在前楼外檐正面的下部,装饰有成排的百叶窗,其他如主楼、阁楼和碉楼上,也都有用木板条横嵌的百叶窗。这些避光透亮的百叶窗,兼顾了通风功能,这在我国建筑史中是极为罕见的。陶楼的出土,印证了《西京赋》记载的“交绮豁以疏寮”这句话,所谓的“疏寮”可能就是这类窗户。这件陶楼的发现,为我国早期历史中使用百叶窗的情况,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魏晋时期,人们开始大面积使用直棂窗,并于窗前悬挂竹帘,这在敦煌壁画中常能见到。这时的窗,还被赋予了某种美学意义,北朝乐府《木兰辞》中就有“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诗句。唐代以前,窗大多不能开启。唐代的建筑体量越来越大,窗的面积也随之增大,并增加了开启功能,使得通风、采光条件进一步得到改善。

湖北云梦东汉墓出土的陶楼。

  到了南宋时,直棂窗已经较少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屋檐到地面、包裹建筑外立面的木质格窗。这种“格窗”在南宋宫廷画作中屡屡出现。《华灯侍宴图》完整地展现了南宋宫苑建筑的正

  面形象,在建筑台基边缘,装满了格子长窗,仅在房屋正面中间卸去部分格窗以利于通风、采光,也为室内饮宴的人们留出欣赏室外风光的视野。

  在《仙馆秾花图》中,可以见到更多、更清晰的格窗细节:内外两层的格窗,外层掩盖檐下的斗拱与额枋,使建筑外观整体简洁大方;内层设在额枋之下直至地面,代替房屋四面的夯土墙或直棂窗。这种墙窗合一、便于安装拆卸的格窗,具有更好的控温、采光和通风性能。在窗上,还可以加挂卷起的帘幕,正午时放下遮阳,夜间也能减少凉风侵袭。

  杭州地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冬季湿冷阴寒、夏季高湿闷热的天气经常出现。从中原地区迁都杭州的南宋皇室贵族一时间很难适应杭州的这种气候。格窗的产生,正是统治阶层对杭州气候的适应方式之一,故而盛行于南宋宫苑和贵邸之间。

  《四景山水图》忠实地记录了格窗一年四季安装、拆卸的全过程。在冬景图中,正门房屋都装上了格窗,格窗裱糊窗纸,窗内加挂帘幕,将建筑物严密“包裹”起来,以抵御冬季严寒。春季天气转暖,建筑外层的格窗已经拆除。到了夏景图中,炎热的天气让主人拆去内外两层格窗,大大增加了通风面积,便于散热,延伸到湖中的房屋已经“变身”为凉堂。与春景图类似,秋景图中建筑表面的格窗,也是拆除一部分、保留一部分。

宋 马远 华灯侍宴图。

  明清至现代,从一扇窗的变化窥见一个时代的演进

  至明清时期,窗又有进一步的发展与演进,其中“支摘窗”成为这一时期民居用窗的主要形式。

  支摘窗一般是由上、下两段组成,分别称为“支窗”和“摘窗”。上段支窗的上边固定、下边活动,并配备有支撑杆,可以支起窗扇,并产生一定的坡度,从而达到通风、透气、遮阳的效果;下段摘窗一般是固定的,如有需要也能摘下来,从而进一步增加通风面积。在北方,支窗和摘窗的面积大体相当;在南方,为了更好地通风,支窗所占的比例通常要更大一些。支摘窗的出现,让《水浒传》中的西门庆发现了正在支窗的潘金莲。潘金莲失手使支撑杆掉落,打到了窗下的西门庆,从而牵扯出一段风流孽缘。

  清末民初以来,玻璃开始广泛应用在窗上,铝合金等新型材料、双层窗等新型结构的出现,也使得窗的密闭性、透光性和通风性越来越好,人们抵御不利天气、适应季节转换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如今,窗的制造和使用中加入了不少智能科技。人们利用电动装置和遥控装置,对窗的启闭进行自动控制;利用户外气象、环境监测设施的预警功能,在降雨、大风或污染天气来临前能让窗户实现自动关闭。

  小小的一扇窗,向我们展示了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展示了古人“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和生活状态。从古至今,人们不断改造生存环境,不断适应天气气候,才有了今天如此舒适的居住条件。在回顾前人的努力和成就之余,透过这扇窗,我们也应思考未来该如何与自然环境和谐相处。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5月1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