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姐姐的朋友圈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16日09:02

  莫雅淇

  “你姐又去非洲啦?”爸爸突然问我。

  我赶忙打开朋友圈,果然,只见姐姐穿着剪裁合身的粉色晚礼服,戴着非洲传统头饰,笑着站在某个签名墙前。

  我点进她的朋友圈,几个小时前她还发了许多和非洲小孩的合影,还有草原上的各种野生动物。“前几天还在欧洲呢,转移得真快!”我“酸酸”地说,“我算算,姐姐今年就是空中飞人,远一点的去了欧洲十几个国家,这又是非洲,近一点的就是香港、台湾,不算成都、武汉、杭州、西安这些“网红”城市,一年有一半时间都在出差。”

  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里,我和姐姐关系最好。姐姐大我五岁,是家族同辈中的老大。也许是因为长女的关系,她身上总有一股不肯服输的拼劲和体贴细心的温柔。

  姐姐家不算富裕,孩子也多,童年时期的姐姐经常一边做家务,一边照顾弟弟。回想起来,当时的姐姐从未抱怨过什么,每次见到她,都十分快乐地向我展示新掌握的技能——上次是剪窗花的技巧,这次是刚学的一首诗,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呢。

  学生时代的姐姐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编成两个马尾,显得格外活泼。这样的姐姐,连教我做家务都有自己独特又充满乐趣的技巧。

  “这是两只小船,马上要起航了,现在你要仔细检查船舱的每个部位。”姐姐指着泡在盆里的两只鞋子说道。

  “遵命!”指令一下来,我充满干劲地刷鞋。

  “海浪来啦,船翻啦!”我拿着两只鞋在水里翻滚。

  “海浪过去了,快上岸。”姐姐看我洗得差不多了,又下命令让我收工。

  “两只船完美靠岸,真棒。”

  那个下午,我和姐姐一起洗衣服、刷鞋、整理房间,看风吹树摇,听布谷歌唱,阳光洒在身上,浑身都暖融融的。

  我第一次觉得干家务居然这么有趣。

  有一年暑假,我和姐姐带了自家制作的油饼,拜访她住在乡下的同学。路途遥远,本来她不打算带着未满十岁还晕车的我。我不干,哭着在她家地上打滚。姐姐拿我没办法,心一横,问我敢不敢跟她走过去。我开心地跳起来,抢过一大包油饼出了门。

  姐姐同学家很远,在郊区的山里。开始的两个小时我还蹦蹦跳跳不觉累,可出了城,进了山,走过一条又一条望不到头的山路,吃了一口又一口绵密的尘土,心里开始打鼓了。

  姐姐见状不断给我打气——“就是前面那个村,看见杏树了吗,旁边的房子就是了。她家的杏子可好吃了,你到了随便摘!”“你今天要是能走过去,下学期体育长跑一百分!”“半途而废你都对不起今天吃的油饼。”

  原本坐车半小时就能到的路,姐姐带着我,愣是走了五个小时。带给同学的油饼,我们自己倒先吃了六个。

  今天的姐姐熬过初到北京时的困窘和艰难,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走上了证明自己的岗位。这一切,是那年走在山路上甩着辫子,满头灰尘的两个小姑娘不敢想象的。我欣赏姐姐的付出和勤奋,更庆幸我们身处一个只要足够努力就能取得成绩的时代,愿我们都不负青春。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1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