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反向春运 让爱流动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1月31日09:24

  春节临近,与很多人离开城市、回乡过年相反的是,不少人的老家亲戚来到大城市过年,这种现象被称为“反向春运”。

  “反向春运”无疑是一场爱的流动,是一场最美的“逆行”。春节就是团圆,父母在哪儿,哪里就是家;一家人在哪儿,哪里就是年。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此心安处是吾乡。

亲情在左 乡愁在右

  简菊芳

  北漂十余年,每到春节,我都义无反顾地加入春运大军回家过年。直到2016年,家里迎来了小宝宝,接下来的那个春节,我们没有回家。不仅如此,公公婆婆也就此开启了他们的老年北漂生活,在北京过了第一个春节。

  如果说,我们北漂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他们则完全离开了自己的舒适圈来帮助我们。亲情在左,乡愁在右,“逆行”过春节,公公婆婆出现了“不适感”。

  以往过年,厨艺极佳的婆婆都会给自家兄弟姐妹家里送一些五台豆腐丸子、烧肉等烩菜“素材”,也会收到来自各家的特色美食糕点等。婆婆会花大力气打扫房子,擦拭门窗玻璃。在老家过年,收拾完屋子,准备好一家老小吃喝用度,就该出去洗洗澡了,为自己除去一年的疲惫,迎接新年到来。

  在北京过年,意味着很多步骤都省了,老人感觉无所适从,想要准备什么却被我们阻拦了,理由是没有“必要”。尽管如此,公公婆婆仍尽力地维护着传统年俗,采买食材、打扫屋子、贴春联、做烧肉、炸丸子,用忙碌来冲淡离家的乡愁。

  “超市早上的蔬菜不仅新鲜,还比市场便宜五毛钱,马路西面那家烧饼小店老排着队……”生活经验丰富的老人很快“侦查”清楚了附近的情况,总结出一套省钱却优质的 “生活经”。

  我们租住的房子狭小、陈旧,厨房尤其小,两个人在厨房只能并排站着。“老赵,给你葱。”“快去倒点儿米酒来。”“晚上给孩子们做点啥?”公公婆婆的话题基本是一日三餐。

  刚到北京,看到这个厨房,婆婆一度以为我们天天吃着“没营养”的外卖。为此,公公去超市添置了一个电磁炉,婆婆淘汰了她用着不顺手的刀具,在这个不到三平方米的厨房里,为我们的胃口忙碌着。听到来看我的朋友说了一句“吃鲍鱼小米粥下奶”,负责采购食材的公公便在周边超市“蹲点”,以至于超市里海鲜区的大哥看到他就问“今天要点儿不”。

  除夕那天,公公一会儿在屋里转来转去,一会儿下楼看看,嘴里念叨着“咋没有旺火”,也不放鞭炮?在家乡,厂里社区已经垒起了旺火,旺火炭要一直烧到正月十五。工友们用钢铁焊出一个炮架子,专门用来放“二踢脚”。北京五环内禁止燃放烟花,我们租住的小区显得有些冷清,只有家里的电视上,每个频道都在热热闹闹地过年。在忙碌之余,爱热闹的公公看着电视发呆。待我们把孩子抱来,公公又害怕孩子会“看”电视伤眼睛赶紧关掉了电视。

  晚上,在跟亲戚视频时,婆婆说,这里买菜做饭挺方便的,就是物价有点儿高;公公说,孙子乖巧可爱,已经会冲着大人们笑了,“明年,孙子大了,我们就能回家过年了”。

  听到这些,我们心里有点儿酸楚。“等孩子大点儿,我们带老人到南方过年,出国过年。”我和丈夫商量。

  今年,孩子已经两岁了,我们已经买好票,带两位老人去广东旅游过年。在跟亲友聊天时,他们还是说不能回家过年,孩子们要带他们去广东过年了。这几天,除了看老家的天气预报,还要看看广州那边的天气。

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

  叶珊杉

  又是一年春节,再过两天,我也要踏上回家的路。不过,这不是我春运路上的终点,我将继续向南,带着父母去三亚。

  人们总说,与以前相比,现在的年味是越来越淡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节晚会、一起出门拜年……记忆中,一整套的过年流程,在长大后变得越来越简单。总是缺一两个人的年夜饭、与三五朋友喝酒、打麻将的守岁夜、害怕被亲戚问问题而变得无比抗拒的上门拜年……各式各样的状况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冲淡了年味,忽视了家人。

  家乡与我的工作地相隔千里。因工作繁忙,基本上每年只有春节才回家。与上学时相比,骤然减少的回家次数让父母有些不适应。以前个把月才打一次电话的父亲,开始每周和我通话,母亲也天天与我聊微信。“工作还顺利么?”“有没有什么想吃想用的,爸爸给你寄。”“我今天买了一条裙子,特别适合你,等你回家穿。”字里行间,没有重要的事情,但透露出来的是浓浓的思念和不愿打扰的关怀。

  现代生活的快节奏,让我奔走在繁忙和琐碎间,偶尔停歇的时间,才发现,我对父母有了亏欠。小时候,父母不舍得我离开他们半步,但为了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们放开手,让我去更大的城市追寻理想。但我似乎飞得有些远了,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安,或许,我该带上父母,一块儿去看看这个世界。

  现在,我结婚了,春节前两个月,母亲便开始问我:“今年春节你们打算怎么过?什么时候去他家吃饭,什么时候回来啊?”说实话,这是个让人难受的问题。按照传统,新媳妇儿得和公婆一块过年,但我的内心却十分想留在父母身边。且不说今年,明年、后年、大后年的春节,“回你家还是回我家”这个夫妻“世纪难题”应该如何解决?除夕只有一天,无论去了谁家,另一方心里都会有些难过。我与丈夫商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带上父母和公婆,一块儿去看看这个世界。

  将这个决定告诉父母和公婆时,他们都有些激动,他们说,没想到我们会愿意带着他们一块儿去旅游。听到时,我的眼睛微微有些发涩,其实,他们的要求很低,只要和我们在一块儿,就会感到开心,只要我们常常想着他们,他们就能感受到幸福。

  马上要到旅游的日子了,母亲已经购置了好几件新裙子,还买了一台新相机。她说:“太久没和你一起出去旅游了,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多拍些照片,以后留着看。”回家过年的我们,经常只是抱着电脑和手机,也许带着父母去旅游,能增加相处的时间,更能找到彼此间最熟悉、舒适的相处方式,找回温情。看到长辈如此期待的模样,我暗暗下决心,以后要多带他们出去看看,让他们更了解我们眼中的世界,让彼此的心贴得更近。

  虽然,外出旅游的春节不是“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所描述的传统场景,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家,就是最重要的。无论在哪儿,一家人整整齐齐,盼望新的一年平平安安,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就是年。

此心安处是吾乡

  姜喜颜

  春节即将到来,可回家这个词,对你来说,是沉重还是轻快?是更为欣喜还是平添担忧?每到过年前,在外的游子都会抱怨:真不想回家,又要被催婚了,又要被亲戚追问感情、收入……还要抱怨:车票真难买,机票真贵……拎着大包小包,挤火车、倒汽车,不远万里回老家过年,几天后再带着不舍和大包小包回到打拼之地。

  “不管多难,也要回家过年”,成了游子心中的执念。

  我们都曾认为回家才是过年,可爸妈不就是我们的家吗?近年来,有不少年轻人选择过年不返乡,而是让父母来到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春节过后再返回。既省钱又尽孝的“反向团圆”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成为不少在城市打拼的“80后”“90后”陪伴父母过年的妙招儿。

  曾经,思乡孝心让歌曲《常回家看看》在祖国大江南北流行,但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老百姓收入的提高,往来交通的极大便利,以前那种翻山越岭的长途跋涉,历经千辛万苦的探亲团圆之旅,变成了一种高速度、高舒适性的旅游享受。不但年轻人可以常回家看看,老人、孩子也可以多出来看看世界。父母亲人所在的地方,才是家;欢聚一堂的地方,才叫年。爱在哪里,人就在哪里;家在哪里,年就在哪里。

  “春运”无疑是一场爱的流动。春节就是团圆,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一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年。反向春运,老人来到城市子女家中,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听他们讲述独自打拼的点点滴滴,讲述一个人漂泊异地的辛酸和不易。辛苦了一年,思念了一年,终于可以一家人一起看春晚,一起吃年夜饭,其乐融融。

  还有人带着父母去风景胜地去体验别样的新年。小时候,或牵父母的手,或在父母的臂弯中,我们到过很多城市,赏过无数美景,父母在,到哪里玩都不害怕。

  后来,我们慢慢长大,旅伴换成了其他人,与父母一起旅游的机会越来越少。

  中秋国庆还远,不如,趁着春节做一次父母的导游,带他们去看看世界。一家人好好看看风景,在一起吃顿别样风味的大餐,让团聚的味道不再受地域的限制。趁他们还没苍老,趁他们还能回忆起年轻时的梦想,让他们再去追寻一次年轻时的冲动。

  回家过年,是品味乡愁,看看家乡的亲人,看看家乡的变化。回家,注定是漂泊者最深处的情怀,而这种逆向团圆中,或许还有更多的无可奈何和对现实的妥协。毕竟当下团圆就意味着前后的分别。在回不去的故乡与接来的亲人之间,流动的是情感的慰藉。歌手李健在《异乡人》里唱道:“不知不觉把他乡,当作了故乡。”虽然是无奈,也是出路。

  希望这场美丽的“逆行”成为过年回家焦虑氛围中的一股清流,能够让越来越多的游子感受到此心安处是吾乡。

 

  气象人的那份坚守

  2008年,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广西艰苦台站金秀瑶族自治县国家气象站上班,那一年,刚好南方遇到了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在万家灯火中,在绚烂的春节烟花中,气象人那忙碌在岗位的身影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时我明白了,气象工作者,无论在多么普通平凡的岗位,无论在什么节日,无论多么想家,只要工作需要,依然活跃在第一线。

  在成为气象人的十年来,春节基本是“反向春运”。看着别人匆匆往家赶,整个县城变得冷冷清清,那份浓浓的乡愁就涌上了心头。大年三十晚上20时,别人热热闹闹吃着年夜饭,远处隐约传来了春节晚会的声音,而自己正在忙碌着抄写数据发报。下了班以后,给远方的家人打电话,假装喜悦的声音中透露着思念,还不忘交代家人半夜守岁时不要打电话来道新年快乐,因为会影响了明天的早班。年后补休,早早踏上了回家的班车,那时已经错开了春运高峰,拿着行李袋,在返回的跋涉中藏不住归乡的笑容。(甘皓月)

  团圆与旅游一举两得

  前年春节前,负责排假日值班表的姜姐告诉我,大年初一轮到我值班。已经多年未和父母共度春节的我,原准备回故乡与父母团聚。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该如何是好呢?当我把情况和父母一说,父母当即决定让我安心工作,他们飞过来和我一起过年。

  避开了春运机票的高值期,父母提前来到了大理。云南是旅游大省,大理是风景秀丽的旅游城市。这个春节,我和父母一起感受了洱海的广博、冬日蝴蝶的灵动、茶花的多姿……

  因为父母的时间比上班族宽松了许多,我们又利用周末时间,逛了周边的丽江古城和腾冲热海。待到春运结束,父母避开拥挤的人潮,轻松回到了家乡。这次“反向春运”,让团圆不再奢侈,解决了工作和生活的矛盾。因为地理优势,在与父母团圆后,我们还在旅游中体会了当地的风土人情,真是一举两得。(章慧英)

  带着“少年”去旅行

  一个美好的春节应该怎么过?带着公公婆婆去旅行,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黑龙江的春节,正值寒冷的冬天。我将旅行的目的地,定在温暖湿润的海南。

  充满海风、椰树与阳光的行程开始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公公婆婆竟然在这次旅行中,成为新媒体社交达人。特别是退休前就热爱摄影的公公,用独特的角度成就一些高质量照片,甚至称霸了春节假日旅行朋友圈。婆婆则善于驾驭新工具,用短视频推开了另一扇门,运用新媒体社交渠道表达了自我。

  我不禁感叹,其实在父母的心中,可能还会有和少年一样的好奇心和创造力。作为子女,还有多少和父母朝夕相处的日子可挥霍呢?该轮到我们带他们去“诗和远方”了。或许就像小时候,他们利用每一个春节假期,带着孩子上游乐园一样。父母曾经希望旅行能让少年成长,而现在,我们也可以带着父母,让他们永远像少年那样去旅行。(高海虹)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月31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