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故事
李战超:“黑超”炼成记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9月17日06:43

  李冬梅

  李战超越来越黑了,看到朋友圈里别人晒恩爱、晒车、晒花,他照了照镜子,默默地说:又晒黑了……

  最近,他有些焦虑:气象局现代农牧业示范园里的伽师瓜进入生长关键期,每天天刚亮就要带着村里十几个老乡给瓜苗打尖;地马上要浇了,跟供水站协调一直是个麻烦事;还有一个月瓜就上市了,需要不时到附近的物流交易中心看看行情……

  李战超来自新疆兴农网(新疆农业气象台),目前是新疆气象局在喀什地区伽师县尤勒其村现代农牧业示范园的“执行总裁”,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超黑哥”“尤勒其黑”“泰森”。总之,和“黑”杠上了,他黑得休假回到乌鲁木齐时,自家小区的门禁系统都不识别了。

  无论再忙,他每天都写《乡村CEO》日记,趁他下地干活,大家打开看看,揭秘了黑的由来。

  ——3月18日,是我到示范园区的第三天,也是引种示范油蟠桃的日子。等树栽好,太阳也快落山了,突然,我想到老乡的新梅苗子用棉布包着都被野兔啃了,我们的苗子怎么办?如果不采取防护措施,一晚上就被啃光了。正急得脑门冒汗,工人随手扔掉的水瓶滚到脚下,瓶子光光的,套在树上兔子啃起来打滑!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是,一下子去哪儿找那么多瓶子呢?我骑着电瓶车,拿着编织袋,沿着公路开始“捡垃圾”。一次次停车,一次次弯腰,从尤勒其村捡到巴格托格拉克村,但瓶子还是不够。有人提醒我:“去垃圾池看看!”垃圾池散发的恶臭令人作呕,我屏住呼吸,翻了又翻,拣了又拣,实在忍不住就跑出来透透气,再扑进去拣……袋子终于装满了。月光下,所有的树苗都套上了瓶子,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李战超(左)在尤勒其村疏通水渠,心甘情愿变成泥腿子。

  ——7月12日。这天是我的生日。这一天晚上,工作队给我买了生日蛋糕,还做了一大桌子菜。我特别感动,但一点吃的心情都没有,因为这天甜瓜地要补种、灌水。我草草扒了两口饭,拿着手电筒直奔园区。我在地沟的这头,一个巴郎在地沟的那头,每当一个水沟灌满,我们就隔空喊话告诉对方,直到凌晨四点每条沟都灌满水,我才拖着两条泥巴腿回到宿舍。室友见面就训斥:“给你打了多少电话,怎么都不接?”大家在担心我的安全,但我忙得实在顾不上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把水灌到位。否则甜瓜无法补种,怎么交代?

  ——脱贫攻坚,是设立示范园区的目标,也是我在这工作的目的。劳务用工全是村里的贫困户,到这来不但能学到农业种植管理技能,还能挣工资。看着和我父母年龄差不多的婶婶、阿姨,我生怕她们在劳动中身体不适;看着跟我儿子一样大小的学生娃娃利用节假日勤工俭学,我就想到了远在乌鲁木齐的儿子。这些普通群众用自己的双手在奋斗、编织着幸福生活,我感到格外欣慰。有时,我帮他们照看孩子、送孩子上学,临别时不忘给5元、10元零花钱。一件件小事做下来,我真正赢得了民心,从一开始找个工人都很难,到现在常有人主动找我:“同志,地里需不需要劳动力?我想学点技术。”

  合上他的日记本,这个经常进行自我勉励的李战超,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不断进行着自我超越。园区建设这篇大文章,已被他打造成示范篇章,工整地写在村里的土地上。他用“黑”换来园区小麦亩产高于全乡均产16%,新品种伽师瓜“金秀”和“俊秀”已广收订单。他呼吁“吃瓜”群众“甜蜜秀恩爱,不忘帮贫困”,在让乡亲的腰包鼓起来、生活甜起来的路上,他情愿晒得更黑。

  “黑超”,其实挺帅的。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9月17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