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故事
风雨逆行者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5月07日08:09

  冀春燕

  4月8日晚上11时许,天上下着不急不缓的雨,一辆银灰色的皮卡车缓缓从南善村村口驶出,路上没有行人,也极少有车辆。

  将近午夜,而且天气也不好,整座城已进入梦乡,皮卡车上的人却聊得热火朝天。

  “郭局,要不咱们去撸个串儿?”说话的是正在开车的小贾,他有一个斯文秀气的名字——贾云霞,但却是个身高一米八、满脸胡茬的壮小伙子。据说是当年他妈妈执著于要一个女孩儿而预先起了名字,尽管生了男孩还是任性地取了这个名字。

  “你拉倒吧,这大半夜的,又不是夏天,哪里还开着门,厨房里还有花生米,要不回去炒盘花生米?”郭局说道。郭局名杰,河北省饶阳县气象局局长,家住衡水市里,来饶阳县工作已是第十个年头,常年住单位,戏称自己与老婆是“周末夫妻”。

  “我可不去了,明天老人出院,我得一大早去北京接他呢。”这会儿说话的是红振,家中老人住院一个多月了,明天是出院的日子。

  “我也不去了,这个点,老二又该闹腾了。”张凯也说,他家老大还没上幼儿园,老二才刚满两个月。

  马上到十二点了,车子到了县气象局,郭杰回宿舍,大家才各自开车回家休息。

  这一天,他们过得格外充实,他们开展了一场人影作业。

  当天中午,市人影办发来信息:“受冷空气和暖湿气流的共同影响,预计今天下午至4月9日白天,我市将出现较强降雨过程,全市人影作业队伍须对本次天气过程予以高度重视,认真做好增雨作业准备,严格按照市人影办指挥开展作业,今夜作业队伍全部值守待命。”

  接到消息后,郭杰在楼道里招呼人影办的小伙子们随时待命。

  我问贾云霞:“嘿,你第一次作业害怕吗?”“怕什么?”“万一操作错了怎么办?”“哈哈,我们都是经过培训考试才能去作业的,当然不会出错。要说害怕,第一次听见炮响,还是吓了一下子。”“最烦心的是什么?”“最烦心的,哪有那么多烦心事,不过有时候装好炮弹等半天,结果天气形势变弱了没法作业;有时候空域申请不下来,也没法作业,又得卸车,回去挺烦人的。”

  4月8日晚8时,皮卡车开到了南善标准化作业点。张凯撕去射表,露出防静电铜箔,然后去静电;小贾安装发射连接线;红振负责装填增雨弹;郭杰负责协调、联络、记录、留影像资料。四个人的合作搭配得当、有条不紊。

  21时54分,市人影办发来指令“空预申请成功,作业时间两分钟,请抓紧作业”。

  21时55分,成功发射火箭弹四枚。

  22时32分,再次发射火箭弹四枚,此时作业区的降水已经明显增强。

  这是自2月20日起,连续48天未出现降水的饶阳县“畅饮止渴”的时刻,也对县城居高不下的火险等级也起到了很好的缓解作用。

  在风雨欲来之时,人们往往会呆在屋檐下,但是有这么一群人总是顶着风雨行进,整装待命伺机实施人影作业。

  4月9日上午,“人影作业人员明天全部去市气象局进行培训,考试都必须过啊!”郭杰又在楼道里招呼了。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5月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