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故事
抱着一份决心 一路向前
——县局长赵孟的十八年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5月07日08:34

  中国气象报记者 杨春竹

  2001年,一个闷热的夜晚,赵孟独自一人走出家门,沿着河边奔跑着。

  那天,他接到通知,要离开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双亲,去一个完全陌生又艰难的环境工作。他的心情有些低落,想依靠奔跑释放内心不舍又不安的情绪。

  天气依然闷热,如同蒸笼一般,草丛里传出持续而聒噪的虫鸣声。奔跑中的赵孟却感受到了一丝空气流动,那微弱的风吹动了赵孟的心。“那一刻,我下定了决心,既然要去,就要干出一番新天地。”赵孟说。

  十八年,凭借一份决心,赵孟将县气象局“破败、落后”的烙印消除,打上了“优美、科技”的明亮标签。

  初上任便遇“拦路虎”

  十八年前,一纸调令,26岁的赵孟坐了近6个小时汽车,到离家260多公里的贵州省余庆县气象局担任局长。

  时任遵义市气象局局长刘建国给赵孟下了两道军令状——促进单位团结和谐、解决地方资金不足,以及推动当地气象事业的发展。

  汽车停在了余庆县气象局门口,下车后映入眼帘的是锈迹斑斑的铁门、陈旧破损的办公楼和院子里一人高的杂草,走进办公楼,办公室里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干活也是慢吞吞的,似在“磨洋工”。赵孟顿时有些无力的感觉。

  “几十岁的老领导都没干好的事,他一个毛头小伙还能翻出花儿来?”“才比我大两岁,能比我强多少,凭什么听你的!”余庆县气象局一共8名职工,不论是干了十多年的老同志,还是年纪相仿的年轻同志,对赵孟的初来乍到都有些轻视和抗拒。

  老同志做完手里的事就闪人,家里开的农家乐还得张罗,与人合伙开的店铺也要照看;气象工作是副业,单位的事就是领导的事,干好干坏一个样,出工不出力……在起初的几天里,对新环境的不适应和同事的不配合,让赵孟有些懊恼。“刚来的几天,我想了很多,为什么要来?我该怎么做?我能干好么?这些问题一直在脑子里打转。”赵孟说。

  余庆县在遵义市属于经济较落后的地区,地方财政紧张,等着“米开锅”的单位一个接着一个,属中央垂直管理的气象局在争取资金方面更是难上加难。

  “来这不就是为了干出一番新天地么,现在退缩,以后什么坎儿都迈不过去了!”纠结了好几天后,赵孟决定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图为2013年7月6日,赵孟到桐梓县新站镇开展干旱情况调查。王鑫馨 摄

  抓住关键问题解积弊

  有一位职工,一边上班,一边开着农家乐,农家乐年收入是工资的五六倍,精力大部分都放在农家乐上了;还有一些职工将气象工作当成副业。余庆县气象局的业务水平在全市一直处于“下游”。

  人心散搬米难。赵孟开始逐个进攻,找准弱点,一举“拿下”。

  “什么时候开始做副业?每年挣了多少钱?花费的时间精力多少?”8名职工,赵孟一个个问。问第一次人家支支吾吾,问第二次话说一半,再问才能问个大概。

  真实的情况是职工收入不高,想搞点副业补贴家用,赵孟决定先从增加职工收入入手。

  县委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分管副县长,财政局局长、副局长、具体管事的股长……赵孟一级级找,一级级说诉求。

  “气象局属中央垂直管理单位,怎么找到地方要钱了?”“业务上级部门管,考核上级部门考核,找地方要钱说不过去吧!”一次次的拒绝并没有浇灭赵孟的热情与决心。赵孟一边找地方领导,一边抓内部管理,他说:“气象服务能力增强了,说话底气才足。”

  赵孟将规范与人性化管理融合,采取分类处理、稳步推进的办法,及时解决复杂尖锐的矛盾;制定管理考核办法和规章制度,采取跟踪督查和补缺措施。渐渐地,迟到、早退、代班、不在岗等过去习以为常的情况没有了,过去办公室里聊的都是各家副业收入,如今已转变为探讨业务。

  2002年6月1日,余庆县花山乡、构皮滩镇出现大风、冰雹和暴雨灾害,冰雹最大直径30毫米,降雨量93毫米,最大风力10级。余庆县气象局提前两天向县领导汇报,并建议提前做好安全隐患排查及防御准备工作。在此次灾害性天气过程中两乡镇无一人死亡。

  “气象部门做的工作都是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安全的。”赵孟抓住机会又向县领导汇报。这一次,县领导没有立刻回绝,答应研究研究。几天后,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余庆县气象局职工的地方津补贴终于有了着落。县气象局职工的月工资从2002年前的人均600元涨到800余元,年终还能拿到与其他单位相同的目标考核奖。2001年到2006年,地方财政投入从2万元增加到60万元,全局气象科技服务收入从4.6万元增加至48万元;2003至2005年连续三年获遵义气象综合考核先进单位。

  干着副业的张燕毫不犹豫地将农家乐转给了弟弟,一心一意干着气象工作。“工资高了,做事儿都有干劲了,我就服赵局长!”张燕说。

  守住“基准站不能搬”的底线

  赵孟走马上任后,5年时间,余庆县气象局从一个垫底单位变成星级单位。人人都夸:“这小伙子不错,选对人了!”不久后,市气象局领导找到赵孟,谈了桐梓县气象局面临的困难,希望他再挑重任。

  2006年10月,赵孟从余庆县气象局到桐梓县气象局担任局长。这里与余庆县气象局有着相同的问题——人心涣散、地方经费不足,更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探测环境保护。

  桐梓县气象局属国家基准气候站,观测项目较一般站多,且气候观测必须长期稳定才能确保数据的准确性、代表性。如果搬迁,将对长期气候演变规律研究产生影响。

  人心涣散、地方经费不足已有经验可借鉴,但观测场的保护该如何寻找突破口?

  “每年给县气象局划拨经费不少,不发展经济钱从哪里来?”地方领导希望赵孟“通情达理”,但赵孟依旧“死脑筋”。他找到各种保护探测环境的法规和文件,大会小会能插上嘴就讲。经过三年大量的汇报协调,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终于理解国家基准气候站的重要性,对保护工作表示支持。最终气象探测环境保护纳入城镇建设总体规划,气象探测环境进入城规委专家组和领导组评审的重要必备条件。

  2011年,开发商在距离桐梓县气象局300米的地方开发楼盘。桐梓国家基准气候站的保护并不因此让步。经过十多次协调后,经法院判决和县领导亲自协调,开发商拆除超高楼层,调减了6万平方米。

  从2012年起,因气象探测环境保护需要,桐梓县的高楼调减30万平方米。2018年,“桐梓摩天大楼笋王”——桐梓第一高楼,高190米、垂直高差40米、水平距离1630米,也为桐梓国家基准气候站“让步”。

2017年8月24日,赵孟到高桥镇鸭塘村贫困户曹大志家走访,现场核实曹大志家“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落实情况。李茂成 摄

  换个角度看改革也能生机无限

  2016年,防雷减灾体制改革在全国拉开帷幕。“没了防雷检测这项业务,收入不就少了一大块吗?”“以前从事防雷工作的人员该何去何从?”面对此起彼伏的讨论,赵孟有自己的想法——凡事有两面性,防雷工作的风险不低,而且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放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赵孟越想越透彻,“依靠地方财政投入,保障事业发展的工作思路”越来越清晰。核定人员编制、人员经费、人工影响天气保障经费、目标考核奖……测算表一做好,赵孟就开始跑编制办、县政府。

  从2006年到2016年,有了近十年防灾减灾“战绩”,这一次比较顺利让职工津补贴、奖金等福利待遇和自动站维护、预警信息发布、人工影响天气经费等共计280万元纳入县财政预算。

  自此,桐梓县气象事业发展有了长远有力的保障支撑。

  2016年9月,桐梓县自然灾害应急指挥中心、突发公共事件应急指挥部、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县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设在气象局,与自然灾害应急指挥中心合并运行,组成“两部两中心”四机构合并运行的大应急构架。

  2018年,桐梓县气象局获县委、县政府各类批示12次,各级领导在气象平台值守3次65人,发布各类预警信息149次。桐梓县九坝村委会送锦旗给气象局,感谢开展人工增雨为农业生产提供保障。同年,桐梓县政府投入400万元建成以“一中心一平台”为支撑的“两部两中心”自然灾害综合应急指挥中心,形成常态化的综合防灾减灾决策指挥调度机制。贵州省气象局以桐梓县为试点开发“县级防灾减灾救灾决策支持平台”,形成“一中心一平台”的决策指挥调度科技大平台。

  十八年,因赵孟的出现,两个县的气象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靠的就是赵孟那份肯跑、肯磨的决心。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5月6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