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故事
又见时少英——她在山间 守冬奥之约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4月04日08:36

  郭战峰

  3月26日,我所在的党支部组织与冬奥气象服务延庆赛区团队临时党支部共同进行党日活动。

  这天,我又见到了时少英。这是2018年3月21日以来,我第四次见她了。

  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次能见到她,也并不知道她是冬奥气象服务延庆赛区团队临时党支部的书记,只知道是她负责冬奥气象预报服务工作。

  下车后,时少英看见我时很高兴,兴高采烈地上前与我握手。我问她受伤的腿是不是彻底好了,她像个孩子一样在地上蹦了几下,笑着说:“你看,彻底好了。”

  两个支部党员进行交流时,我才知道冬奥气象服务延庆赛区团队临时党支部成立仅仅20天。

  冬奥气象服务延庆赛区团队有11名成员,临时党支部由8名党员组成,分别来自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气象局和中央气象台、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等单位。他们比较年轻,看上去精神状态都很好,神色间透露出对这份工作充满了信心。我能从他们的言语和状态感觉到他们对于自己能参与重大的国际活动气象保障服务工作的自豪感。就像他们说的,“躬逢其盛,与有荣焉。”

  作为党支部书记,提起工作,时少英说:“临时党支部的成立正逢其时,党支部将团结带领全体党员不辜负期望,发挥好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克服困难、勤奋学习,把支部建设与业务相融合,不断积累山地天气预报经验,提高预报能力,为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气象服务保障工作圆满成功全力以赴。”

图为海陀山。2022年,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和雪橇雪车等项目将在“小海陀”举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时少英在介绍支部情况与冬奥气象服务保障工作时,我能感觉到,面对这次全新的挑战她胸有成竹。她的言语中无不“流淌”出她对海拔2198米、号称中国十大“非著名山峰”之一的“小海陀”的感情。我猜想,她是不是在第一次登上“小海陀”时就对其一见钟情了呢?

  时少英是不是酷爱登山,我没有问过她,也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她一定很喜欢运动,向往高山、大海。也许,投入“小海陀”的怀抱,是她那扎实的天气预报专业水平对她的赠予,才让她有了这片施展才能的阵地。

  2015年7月31日,北京申奥成功,“小海陀”成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场地。它位于延庆区西北部,属军都山系。海陀山有三个较大山峰,主峰“大海陀”居北,海拔2241米,为北京市第二高峰;“小海陀”居“大海陀”南侧,海拔2199米,具备打造国际一流高山滑雪场的先天条件。

  登山是一项勇敢者的探险活动,是人类向更快、更高、更强方向发展的进取精神的体现,更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积极向上的表现。同时,登山也是一种挑战,登山者要备尝艰难困苦,更有甚者,还要冒生命危险。

  时少英已无数次登上“小海陀”,在山脚和山顶之间往返,体验着各种天气。虽然谈起这些时,她表现得很轻松,但谁都知道,冬奥会对天气预报的空间精细程度要求达百米级,这要求一点儿都不轻松。况且目前,北京冬季山区天气预报仍然是“短板”,此前,观测数据少得可怜,预报经验就更少了。

  “小海陀”很美,但时少英无暇观赏风景。她眼巴巴地仰望天空,低头随着山势起伏,感受着风和体感温度的变化,然后摊开笔记本记录数据。

  等风来,是我们受雾霾困扰时的期盼。但是,风对体育比赛的影响特别大。时少英必须上山去体验呼啸而过的风。当然,山风与平原和城市的风不同,它可以让你摇摆,也可以让你跌落山谷。大风来时,人只能艰难地挪着步子。而且,冬天的狂风带着寒气,把人的脸冻得发紫,耳朵冻得麻木。就连手机和仪器,有时候也被冻得停止工作。

时少英在山顶测量气象要素。图/北京市气象局机关党委办公室

  夜已经很深了,时少英这才回到山下。在山上折腾了一天,时少英睡不着,她打开电脑,写下了一篇又一篇上山日记。这是她给自己和团队成员布置的作业,每天都要记录天气的变化,并分析难点、积累资料、查漏补缺。

  我在网上查到了她的“冬训日记”:“下雪时,山顶能见度不好,但赛道尚可。”“云如帽子扣在山顶,雪量很小,风很大,卷着雪吹散在四处,预报时可报零星小雪。”“降雪4点多才结束,比预报晚了一个多小时。”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2020年高山滑雪测试赛很快就要到了,届时时少英团队就要像奥运会正式开始一样提供天气预报服务。“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时少英笑着说。这笑容,饱含压力之下的自信。

  我不由得想起2018年3月21日优秀女职工报告会,时少英作为代表第二个出场作报告。她拄着双拐,却提前近1个小时到了会场,黑色上衣,配了一条小花丝巾,个子不高,说话声却洪亮有力,看着特别精神。我与她简单聊了几句,才得知她的腿是在延庆赛区工作时不小心受伤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之后,我找她问过几次北京的天气,给中央和国家机关几个单位运动会提供参考。也偶尔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在中国气象局机关办公楼遇见了,说了几句话;一次是在紫竹院路的一个天桥上遇见了,她与弟弟两个人挽着胳膊。

  支部活动结束,与她告别,她仍然握着我手笑嘻嘻地说:“欢迎您有时间再来。”我开玩笑说:“有时间在这里住几天,体验一下你们的工作。”

  走出了一段路,回头看,时少英仍一直向大家挥手告别。我忽然发现,她的上衣与去年报告会上穿的上衣是一个颜色,都是坚定沉稳的黑色。我相信,未来她一定能带领她的团队出色完成任务,拿到属于她的金牌,为国争光,为气象人争光。

  车窗外,时少英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我却想起了当年我负责牵头组织撰写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气象决策服务材料时的情景:有外部门负责人笑说,“许多事情我们都能搞定,唯独搞不定‘老天爷’,希望你们气象局能搞定。”

  时少英和她的团队未来能搞定“老天爷”么?如果搞定“老天爷”指的是准确的精细化气象预报服务,我看行!谁看见时少英灿烂又自信的笑容,也都会觉得行!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4月4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