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记者之家>>传媒了望
 
 

 

影响上稿率的六个问题
来源:新气象     发布时间: 2013年04月15日
 

  从事新闻报道工作时间不长的年轻同志,常常发出这样的感叹:“生活按部就班,发现好新闻难,写出好新闻更难!”要说这些同志学习不刻苦,工作不勤奋,也着实委屈了他们。这些同志新闻业务书籍读得不少,老新闻工作者的经验体会学得不少,工作上也兢兢业业,下的工夫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少。但日复一日,忙忙碌碌,每到盘点成绩时,却总是难以发现期望中的“硕果满枝”。其实,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同志的问题往往出在不善于找教训上。鉴于此,笔者试图来找一找这些年轻同志上稿率不高的原因,以期从种种“教训”中获得一些启示。

  问题之一:不善于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中“寻宝”

  大凡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同志,每年参加各种级别的会议都不少。可能够从会议中发现好新闻的同志还真不多。

  我们逛文化市场,面对各种各样的文化产品,有的人一眼就能发现文物,而有的人却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甚至会被赝品所蒙骗。原因就在于前者一是有“寻宝”的意识,二是有“识宝”的慧眼,即发现的能力。而后者却不具备这种素质。如果在参加各种会议时,我们也能有“寻宝”的意识和“识宝”的慧眼,就能在完成会议报道的同时捉住“大鱼”,甚至抱回“金娃娃”。

  前卫报社原社长李启科同志在担任《解放军报》驻武汉军区记者时,应邀参加军区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议,主要内容是由军区领导和机关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部署新年度的任务。按说,这样的会议写不出什么新东西。然而,李启科同志在会上听说军区领导决定将机关原准备新年度召开的21个会议砍掉11个时,觉得这是一条新闻,因为当时“搬文山填会海”的呼声很高。于是,他连夜赶写了一篇题为《武汉部队领导机关新年伊始大刀阔斧砍掉一些会议》的消息,发往《解放军报》不到一个星期,就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出来了。后来,《人民日报》还就这篇消息提出的问题,在“今日谈”栏目发表了一篇赞扬“砍会”的评论。

  问题之二:不善于从人之所是中见其非

  这个问题的典型特征是习惯于赶浪头,追风向,顺竿爬,人云亦云。照着葫芦画瓢,似曾相识,个个面熟,了无新意。这样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吃别人嚼过的馍,思想熟,套路熟,写起来当然不太费劲,但永远也写不出令人“眼前一亮”的好新闻。

  军营建起大大小小的局域网后,使官兵的工作变得轻松、快捷:查询资料、调阅情况、上通下达,只需将鼠标轻轻一点。于是,关于网上政工、网上指挥、网上管理、网上后勤的稿件铺天盖地,好像任何工作一“网”就灵。然而,前卫报社原副社长桑世新、编辑鲁晨等同志却从中发现,过分依赖于局域网,沉湎其中,有腿不往基层迈,有眼不去现场看,则“一线指挥部”就真的成了悬于机关和连队之间的那一根“线”了。于是,他们通过调查采写了《“键对键”不能代替“面对面”》的新闻,揭示了加速现代化进程中不容忽视的问题,获得了1999年度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一等奖。

  问题之三:不善于用司空见惯的小事引出大道理

  正如本文开头所讲的那样,有些同志常抱怨“生活按部就班”,都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小事,难以擦出火花,捕捉亮点。于是,就出现了两种现象:一是坐等新闻出现,幻想哪一天天上的馅饼砸到自己的头上;二是把眼睛盯在重大事件上,幻想哪一天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突然冒出一个重大新闻事件。有的甚至产生猎奇心理,编造虚假新闻。这样做,都是不可取的。尤其是编造虚假新闻,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只要我们善于发现和挖掘那些发生在官兵身边的凡人小事,是能够引出发人深思的大道理的。

  《前卫报》获1993年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三等奖的精短通讯《下连就餐带零钱》,说的是某团政委孙本清下连就餐坚持交伙食费的事,这样的事不可谓不小。说实话,这样的事写成新闻稿件,想发表都不容易。但前卫报社原副社长刘万胜同志当年在编此稿拟标题时特地突出了“零钱”二字,不仅把这篇小稿救活了,而且一下画出了这篇小稿的“新闻眼”。尤其是在文后配上“捎上几句话”的编辑感言,指出在现实生活中,有的机关干部到基层就餐时,常常掏出10元、50元的“大票”,当连队司务长以找不开为由婉拒时,他也就心安理得地坐车走了,这可谓指到了痛处。

  《前卫报》获1999年度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三等奖、山东新闻奖一等奖的消息《“你们的成果为啥署我的名字?”》,是笔者通过发生在有些人身上的“发表文章总要给领导挂名”的事例,揭示出“有些人之所以喜欢往领导脸上‘贴金’,无非是为了讨领导欢心,以达到个人某种目的”的现象,因而提醒人们警惕和纠正发生在生活中的一种歪风——“精神贿赂”,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问题之四:不善于写出人物、事件与时代的联系

  如果写典型人物和典型事件,大都能从时代这一大背景下着笔,写出人物、事件与时代的血肉联系。但在写一般人物、一般事件,尤其是凡人小事时,就没有这种意识,往往使人物、事件游离于时代之外,有的甚至成为“孤家寡人”、“空中楼阁”。可是,重大典型的采写,往往是带有指令性的。其主题的确立,也是通过多人甚至多个部门反复研究共同定下的。从事新闻报道工作时间不长的年轻同志,尤其是基层报道员,很少有独立采写重大典型的机会,这就要通过凡人小事来弹拨时代弦音。

  其实,凡人小事是与生活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它们大都取材于军营生活中的一幅幅小景,有人物的,有事件的。这些小景看似很小,大都局限在一时一地,一人一事,但如果细细品味,小景其实不小,它们是部队现代化建设中的分镜头,是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中的朵朵浪花,是现实军事斗争准备中的小小视窗。

  《前卫报》获1989年总政举办的“军队基层人物风采”征文优秀作品奖的通讯《说说孩他爹》,写的是一位普通军嫂讲述当司务长的丈夫的故事。两人的身份、地位不可谓不“小”,讲的事情也非常普通平凡。然而,前卫报社原社长孙延昭同志以朴实的笔触,通过“恩爱夫妻情深似海,理想追求渐趋一致”的军嫂讲述,揭示了“丈夫军营建功业,妻子自豪心中甜”这一主题,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问题之五:不善于在深度开掘上着力

  工作中,我们接触的新闻大都不以情节的跌宕起伏见长,不以矛盾冲突的尖锐诱人,也不以题材的重大取胜(如果有这样的新闻当然很好,但事实上这样的新闻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我们接触的更多的是一些凡人小事。要让读者在读了你写的或编的“凡人小事”后,能领悟到什么,琢磨出什么,思考点什么,就必须揭示出新闻表面所没能显示的信息。这个信息,就是我们常说的新闻深度。

  《前卫报》获1989年总政举办的“军队基层人物风采”征文优秀作品奖的通讯《忠诚不会改变》,就是一篇以深度见长的新闻。这篇稿件本来是报道装甲兵某部连长范六一探索《装甲兵部队军事训练管理条例》的事迹的。按说这是一个比较单一的新闻,但作者在采写时,出人意料地把范六一的父亲当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寻求救国之道的事迹穿插交织其间,揭示了两代人对伟大事业的忠诚这一主题,使通讯有深度有厚度,具有历史纵深感。

  还有《前卫报》获1999年度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一等奖的精短通讯《“会游泳的站前排!”》,说的是某侦察船运大队抗洪抢险的事。但第二编辑室主编罗茂夫等同志在采写时,就没有像报纸上司空见惯的抗洪稿件那样,展现官兵不怕牺牲、奋勇抗洪的场景,而是在深度开掘上着力,巧妙地写出了抗洪抢险中的一种求实精神、一种科学精神,这就使新闻有了出奇制胜的效果。这种效果就是新闻人苦苦追求的新闻深度。

  问题之六:不善于抓住个性把文章做大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善于紧紧地抓住报道对象的个性,集中笔墨写出个性,是新闻传播规律的客观要求。当我们感叹地方新闻多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地方同行正在羡慕我们。地方的读者其实对军事新闻非常感兴趣。军事新闻有着地方新闻无法比拟的优势。因此,我们切不可“身在宝山不识宝”,而应该抓住军事新闻的特点把文章做大、做好。

  前卫报社社长王宏林等同志采写的消息《抱着炸药包炸碉堡的历史宣告结束》,就是一篇很有个性的军事新闻,因此获得了2003年度军区军兵种报纸好新闻一等奖。后来,他采写的消息《参演万余人 不见几个兵》,又因反映新军事变革时期我军信息化建设的成就,一举摘取了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消息类一等奖。这是中国新闻奖设立15年来,军区军兵种报纸第一次获此殊荣。把这两篇消息放到一起就可以看出,作者非常注重抓反映我军现代化建设进程的重大军事新闻。而这也正是军事新闻的显著特征之一。事实上,抓住了这样的问题,就能一碰就响。譬如,反映我军思想解放的《蓝军司令》、反映我军现代化建设的《我军告别骡马化》等新闻名篇,无不说明了这一点。从中我们可以得出启示:只要善于抓住个性把文章做大,军事新闻完全可以写出深度来,写出思想来,写出刚性来。

  (来源:青年记者 作者:济南军区前卫报社第一编辑室主编李昌斌 责任编辑:颜昕)

 

相关新闻
中国气象报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