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党媒平台
三问汛期气象防灾减灾①
何处破题?准确识变迎挑战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20年04月21日08:27

  中国气象报记者 谷星月

  汛期,是检视气象部门责任意识和专业技能的一次大考,也是考察多方统筹协作、高效应对气象及次生衍生灾害的一场实战。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仍处于吃劲之时;华南前汛期提早到来,南方降雨、强对流天气频发,“汛期我国气候状况总体偏差”的预判已初见端倪。今年,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圆满收官“十三五”规划的年度目标必须如期实现——多条战线、多重任务催人奋进。

  面对这组考题,不光要答,还要答好。立足今年严峻复杂的气候形势,各级气象部门迅速展开汛期自查和需求调研,以刀刃向内的勇气聚焦薄弱环节查漏补缺。一份周密、细致、严谨的解题计划就此展开。

  多线作战,自我加压只为安全加码

  4月8日,随着与外界的通道重新开启,湖北武汉按下“重启键”,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位于武汉的长江流域气象中心,早已拧紧发条,积极备战汛期。

  “预计今年长江流域主汛期旱涝并重,梅雨期长江中下游可能发生暴雨洪涝灾害,出现较重汛情,要做好长江中下游汛情防御准备。”长江流域气象中心副主任田刚说。

  疫情不可避免地为湖北备汛增加了难度,但汛情等不得、汛期气象服务晚不得,气象工作者必须掌握主动权。加速扫除区域仪器巡检“盲区”,补齐设备故障短板,抢回基础设施建设工程进度……非常之时当有非常之策。在多线并行的备汛自查自纠、梳理重点难点、加强装备运维备份、强化技术准备中,湖北气象部门不断自我加压,只为将延误的时间抢回来、造成的损失补回来,不降标准、不折不扣做好今年汛期长江流域气象保障服务工作。

  同样抢工时、赶工期的还有广西在建的左江治旱驮英水库及灌区工程。“广西3月25日全面入汛,较常年提前29天。”广西壮族自治区气候中心主任陆虹表示,3月以来,广西大部分地区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1倍到2.9倍。

  这给广西境内包括驮英水库在内的各大工程建设增加了难度。“今年是水库工程下闸蓄水前关键的一年,一旦库区突发强降雨,极易造成雨水集聚,如预估准备不足,将严重威胁大坝施工安全和下游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崇左市左江治旱工程管理中心负责人滕振敏说。

  有需求,行动就得跟得上。由于施工区域属原始森林和边境地区,历史观测数据较少,定点定时预报存在难度。崇左市气象局发挥预报创新团队作用,开发短时临近强降水预报系统,并配合工程管理部门在库区建设3个自动气象站,实时获取库区观测资料,提高预报预测准确率,最大限度保障水库工程安全度汛。

  黄河流域今年防汛形势同样复杂严峻。气候预测表明,主汛期黄河流域大部降水偏多,上中游可能发生区域性暴雨洪水,加之黄河小浪底至花园口区间还有1.8万平方公里无工程控制区,一旦出现洪水极易造成严重影响。“要加强与气象部门联合攻关,扩大监测预报信息覆盖范围,进一步提高‘小花间’暴雨洪水预报精度,编制超标准洪水测报预案,及时发布预警信息。”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岳中明提出方案。

  而黄河流域气象中心正着手完善信息共享机制,强化水文气象预测预报协作,利用多源降水信息同化技术实现降水在时间、空间上的精细监测;同时开展降雨、径流一体模型研究,提高预报精度、延长预见期。

  打破常规,一地一策力求未雨绸缪

  下好先手棋,把握主动权。2月24日,中国气象局党组对汛期气象服务工作发出早部署、早准备、早检查、早落实的动员令:务必做细做实监测预报预警各个环节。3月13日,中国气象局对汛期气象服务准备工作再动员再部署。4月8日,中国气象局气象服务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对抓紧抓实安全生产、森林草原防火、防汛抗旱等防灾减灾工作进行再统筹再谋划……部署之密集、要求之严格、筹划之细微见责任见真章见巧思,做好今年汛期气象服务的极端重要性不言而喻。

  3月23日至24日,中国气象局联合水利部,组织应急管理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专家,对2020年汛期全国气候趋势及主要气象灾害进行会商预测。研讨要素之多、考量内容之深、综合信息之全、覆盖面之广均远超常年。根据预测,今年登陆我国的台风个数略偏多、强度偏强,盛夏可能有北上台风影响我国,对华东和华南东部沿海地区影响较大。面对大考,除了准确识变、科学应变,还要有打破常规、主动求变的胆识和魄力。一方面,强化监测预报预警,深化部门联动,做到监测精密、预报精准、服务精细;另一方面,创新工作方式方法,狠抓督促检查,排查整改每一处风险隐患,才能筑牢气象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

  奔着短板去,浙江省气象部门专门对应对台风“利奇马”过程中暴露的问题进行“回头看”,逐条梳理能力与需求的差距。“今年以来,我们深入企业、群众和基层跑调研、摸情况、解决实际问题,重点了解汛期气象服务需求,力求靶向输出针对性气象服务。”在浙江省气象局局长苗长明看来,面对汛期气象服务这道难题,必须切中要点。

  作为濒江临海的超大城市,上海人口、产业、建筑高度密集,城市安全度汛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容疏漏。“今年气象年景总体偏差,预计区域性暴雨洪水和干旱灾害重于常年,有发生流域性大洪水的可能。”上海市气象局减灾处副处长杨捷说。4月7日,上海市气象局“严”字当头,采用事前不打招呼的方式进行汛期检查,重点对比去年汛期检查、台风“利奇马”期间出现问题的整改情况,放大审视减灾、观测、预报每个细微环节。一张张问题清单、责任清单、整改清单及时列出,督促各单位即知即改。

  而在既是经济大省又是气象灾害多发之地的广东,不仅前汛期来势汹汹,汛期整体形势同样不容乐观——阶段性、局地性、区域性气象灾害突出,台风带来的强降雨可能导致局地洪涝灾害偏重,全省464处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需重点防御……广东气象部门上紧发条,抢在3月5日前完成全省安全生产、汛期自查,并由局领导带队7个检查组分赴各地检查,为备战防大汛、抗强台、抢大险、救大灾各项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地处我国最北端的黑龙江,尽管尚未进入防汛最关键时段,当地气象部门却早已超前部署、未雨绸缪——从完善智能网格省市两级订正业务流程,到做好网格编辑订正平台双备份,多项强化精准预报“内功”的务实之举,为备战汛期、保障粮食生产增添底气。

  受地形复杂、防灾减灾意识和能力不足等诸多因素影响,农村、山区等重点地区是汛期防灾减灾薄弱之地,更需特别关注。“及时准确、有针对性的气象预报预警,是山区防范气象灾害诱发次生灾害的有力前哨,而这个‘吹哨人’就是预报员。”贵州省贵阳市气象局副局长谢明说。目前,乌当区气象局已完成“三个叫应”服务对象更新工作,并为推动气象大喇叭融入应急广播系统积极奔走,填补农村预警信息发布盲区。(韩嘉乐、潘汉海、周爱春、朱晔、谢丽萍、石奎、黄世芹、高迅芝、杨群娜、张晓晨、韩志鹏、张月、袁长焕、于仕琪对本文有重要贡献)

  (来源:《中国气象报》2020年4月21日一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